|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444章 他有取死之道
  第444章他有取死之道

  虽然唐爱莲很是失望,澳门赌博网站:但还是将他扶起为他把脉,发现他还有微弱的气息。马上拿出一瓶灵液,倒了几滴到那男人的嘴里。

  那男人终于醒来,睁开眼看到唐爱莲,神情立马显出警惕之色:“你是谁?”

  唐爱莲叹了口气:“我叫唐爱莲,是来找爸爸的,请问您见过一个穿着绿军装,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的国字脸男人吗?”

  其实父亲已经差不多四十岁了,但因为喝着唐爱莲给的灵液,又练了巫体功法,他的外表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因此唐爱莲才这样说。

  那男人看着唐爱莲,却不回答她的话,反而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怕救错了我吗?”

  唐爱莲觉得奇怪,救人还有救错?以她现在的功力,这一界都没有人能打得过她吧?她说:“我是来找爸爸的,我指望着救了你,你能帮助我找到我爸呢——你见过我爸吗?”

  男人看着唐爱莲的眼睛:“若是我不能帮到你呢,你岂不是白救了?我能感受得到,你给我喝的是非常珍贵的灵液,一滴就能卖出天价!”

  唐爱莲笑了一下:“东西再珍贵,有人命珍贵吗?能救人一命,这东西就不可惜。【零↑九△小↓說△網】”

  男人低头叹息一声,低声道:“是啊,东西再珍贵,有人命贵重吗?”他抬头看着唐爱莲:“你可听过外甥塘的故事?你觉得那个财主为了不让他的外甥泄秘就杀掉他的外甥是不是该死?”

  唐爱莲眼中闪了一下,心中警惕起来:“外甥塘的故事当然听过,那个财主固然该死,不过,那个外甥也有取死之道啊。”

  那男人眼中闪过愤怒之色,但马上又平静地问道:“哦,愿闻其详。”

  唐爱莲心中微动,叹息道:“第一,作为外甥,能够跟他舅舅抬动一大担财宝,说明这外甥年龄不小,应该已经有了一定的社会经验。都说君子不立危墙下,可他居然跟舅舅一起去埋财宝,普通人都会想到,知道一个人的秘密是件危险的事,他还参与了,等于立在了危墙之下;

  第二,作为外甥,他应该了解舅舅的性格特点,应该主动避嫌,远离舅舅的秘密,但没有避嫌,又拿住了舅舅不能告知于人的秘密,被舅舅杀掉也是迟早的事。

  第三,舅舅原本还没有想起来要杀他灭口,可他居然提醒舅舅,这财宝被外人挖走了怎么办?他忘记了,在舅舅的心中,他也是一个外人;

  第四,财主为了不泄秘,将外甥杀掉,做外甥的难道就让他杀吗?舅舅年纪应该比他大,如果他奋起反抗,肯定不会被舅舅杀掉,但他却被舅舅杀掉了,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根本一点都不提防舅舅。【零↑九△小↓說△網】俗话说,害人子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连丁点提防心都没有。”

  唐爱莲见那人呆呆的,怕他名想明白,又说:“人性本就这样,面临威胁到自己的利益的危险因素时,都会选择将危险因素扼杀于摇篮之中,在埋财宝这件事之中,对那个舅舅来说,那个外甥就是那个导致危险的因素,而他却不自知,反而还在提醒舅舅,这就是他的取死之道!”

  那男人听着唐爱莲的话,眼神不断闪烁,最后,他长叹了一口气:“可笑我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居然还不如你一个小丫头想得透彻。谢谢你!”

  唐爱莲奇怪:“谢我作什么?”

  男人看了唐爱莲一阵,忽然笑了:“我就是那个外甥啊,一直以来,我因想不通舅舅杀我之事,怨气郁结,不得申曲,不能重入轮回,今日听你一席话,只感觉豁然开朗。”

  见唐爱莲震惊的样子,他又笑了一笑,说:“也罢,当年之祸我也算咎由自取,我如今得解脱了,要去重入轮回,今天得你点拨之恩,这里的财宝就送给你当报酬吧。”

  唐爱莲实在太震惊了,这个男人就是那个传说中守着财宝不得入轮回的外甥?那他不是鬼吗?不对,她之前明明把过他的脉,是活生生的人!

  唐爱莲差点就要动手杀人,但一种说不清的玄懊却让她心神感受到一点:只要一动手,她就会后悔终生。

  再说,就算对方是鬼,她也并不害怕,不说她戒指中的驱邪符,仅就她没有感受对方的恶意,她就不能动手,这是巫医法则所规定的。

  她微微一笑:“财宝?我什么也没看见啊!而且,我不要财宝,我要我的爸爸!希望你能帮我指点一下寻找我爸爸的方法。”

  “你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财宝属于你了,你爸爸也交给你了。”那男人大笑,笑着笑着,便倒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唐爱莲大吃一惊,伸手去探测那男人的脉搏,却发现那男人的脉搏比之前更微弱了。她连忙又倒了几滴灵液到他嘴里。想了一下,又拿出一瓶灵髓,倒了一滴到他嘴里。

  感受到男人的脉搏慢慢变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放开了他,转身查看周围的情况。

  这个十亩左右的湖呈圆筒形,这湖中的水颜色很奇怪,似乎五颜六色都有,而且,很有质感,唐爱莲将手伸入水中,感觉水的密度非常大,她的手居然有点插不进去!

  “呃——”后面传来一声呻吟,唐爱莲连忙回头,只见亭子里的人已经醒了,正朝着唐爱莲看过来。

  唐爱莲只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就惊呆了。因为,她发现,那个男人居然是自己的爸爸唐大龙!

  唐爱莲马上又感觉不对,之前这个明明不是爸爸,怎么这一下就变成了爸爸呢?难道,还是那个外甥搞的鬼?

  她一脚踢翻了亭子:“你老实说,你到底是谁?”

  “阿莲?你是阿莲吗?”唐大龙却象是刚刚醒过来的样子。

  唐爱莲呆了一下,这声音,分明是自己的爸爸。忽然,她想起了刚才那“外甥”说的话:“你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财宝属于你了,你爸爸也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