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443章 救了一个人
  第443章救了个人

  唐爱莲记得,她从外面看到的阵法明明只有百平方左右,可现在她匹米宽两百尺长的暖丝布,剪成十公分宽条,可剪百十条,接起来有万二千米,可整匹布都用完了,依然感觉没有走完。|

  唐爱莲觉得奇怪,个纵横十米的空间,不可能用完万二千米的布还走不出来,难道,自己在外面看到的阵法面积不对?或者,这个阵法会随着人在里面走而增加面积?

  她再次拿了匹暖丝布出来,又开始接上布条,继续走。她就不信,走不完这个空间。

  然而,当她剪完第十匹布的时候,她终于想到,这方法是不是太笨了?匹布万二千米,十匹布就是十二万米,也即百二十公里。

  这整片绝命谷沿周边走也就不到四公里的长度,怎么可能,走了百二十公里还走不完,还感觉是黑松林的中心?

  唐爱莲马上感觉到不对,她现在的念力探索范围已经到了方圆十公里左右,应该能够将整个这个绝命谷都能笼罩才对,可她自从进入这片松林,却直没有探索到边的感觉!

  唐爱莲心中寒:这说明了什么?这根本不是因为她的走动导致阵法能知的范围增加,而是她闯入了个自成空间的地方!这个空间很大,恐怕她将全部布条剪出来,也不定能够走到边。

  她放弃了剪布的笨办法,改为在树上刻记号。边走边大声叫了起来:

  “爸爸,我是阿莲,你在哪里?”

  “爸爸,我来找你来啦,妈妈在等着你回家呢。”

  “爸爸,你听到我的话了吗?”

  唐爱莲不知不觉之间就走了夜,开始还是在地上走,后来就御剑飞到松林的上空低飞,澳门赌博网站:边以念力搜索,却连个人影子都没有找到。

  太阳升起,白天到来,因为不断使用念力,唐爱莲感觉非常累,便将念力收了回来,选了地方坐下,拿出只水果来吃。

  但想到爸爸还不知在哪里饿着肚子,也许已经奄奄息,又赶忙喝了点灵液,站了起来,继续走路。

  唐爱莲这走就走了三天,算起来,爸爸已经被困了九天了。

  唐爱莲的心越来越浮躁,不知道,困了九天,爸爸还活着吗?这个时候,她非常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给爸爸配只百宝囊?就因为他跟张丽丽扯不清,他就不想给百宝囊给他。

  如果她给了百宝囊,肯定会百宝囊起放些粮米,就算没地方煮,吃生米也不至会饿死。

  唐爱莲烦躁地快走着,她明明没有走回头路,明明她走或飞的度很快,但就是走不到头!

  终于,她身心俱疲,实在挺不下去,逼得不已进入了空间休息。

  只是,喝了肚子的药井水,她才感觉自己恢复了过来。她没有急着出去,而是从空间里看出去,探测外面。她进入通灵期之后,就多了这个功能,能够从空间里将念力伸出,看到外面的切,跟人在外面样。

  可是,当她从空间里将念力探出时,却是大吃惊!

  唐爱莲看到了个纵横十里左右的空间,最外围的松树,被她的暖丝布围了圈又圈,

  绕着圈向里圈进,最外围绕圈大约有2o公里长,越往里绕圈的长度越越短,在绕了大约十来圈之后,便不再绕。就如同蜘蛛般。

  后来在树上刻的记号,虽然不象蜘蛛,但认真看起来,也是圈圈地往里圈进。

  天啊,她直以为是向前方前面,谁知道,她直在围着这个松林绕圈圈。因为是不断往里绕,所以原本走过的地方也就不重复,没有现自己实际上在绕圈。

  黑松林最中心的地方,并没有松树,而是个湖泊,湖的中心有个亭子,亭子里有人个躺在那里,唐爱莲念扫,从他身上的绿军装,唐爱莲便认出来,那个人应该就是她的父亲唐大龙,只是,生死不知!

  唐爱莲的心颤,几乎马上就冲出了空间,只是,人站到空间里,周围的景色马上就变了,变成了之前直走路时看到的样,连念力探测到的也跟视力所见的样。

  这切,跟人笑空间里探测到的根本不样!

  唐爱莲再次回到空间,如同蜘蛛似的布条又出现了,湖泊、亭子以及亭子里的人也出现了。

  到底何为真何为幻?唐爱莲也无法确定。

  唐爱莲终于下定决心,她出了空间,关闭了身体的五感,然后单将念力放出,果然,她终于在空间外也“看”到了自己留下的“蜘蛛”,以及松林中心低洼处的湖泊,亭子里的人。

  她靠着念力的指引,朝着那湖泊走去。

  终于,她站到了湖边,打开五感,眼前是个大约十亩左右的湖,中心处建着个亭子,亭子里的爸爸象是睡着了。

  只是,没有船,也没有桥通往中心亭。

  唐爱莲御剑而起,想要飞过去,但刚刚靠近水面,整个人就往下坠去,唐爱莲大吃惊,连忙从戒指中拿出张桌子丢到水面上,然后踩了下,跳回岸边。

  看着亭子里如同睡着般的爸爸,唐爱莲困惑,爸爸是怎么跑到亭子里去的?

  因为无法过去,又不知道爸爸到底怎么样了,每多耗刻,爸爸的生命就多危险分,唐爱莲守在岸边抓耳挠腮的烦躁不安。

  突然,湖中的水动了起来,开始还只是有点波纹,后来波动越来越大,最后湖中的水竟然如同沸水般翻滚起来。

  紧接着,竟然从水中冒出样东西,那东西从岸边连到亭箫,从水面升出来的东西越来越高,最后,从水面完全露出,居然是座弯弯曲曲的桥梁,桥上的水还在往两边倾泄。

  唐爱莲见大喜,顾不得危险,马上飞身而起,如同蜻蜓点水般踩着桥梁飞奔而去,不会就到了亭子里,她扑到了爸爸身边。

  只是,当她将人翻过身来时,却现那人的脸并非是爸爸,而是个陌生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