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440章 你是真忘了还是想悔亲
  第440章你是真忘了还是想悔亲

  唐大龙终于怀疑,他遇上“鬼打墙”了哪有他一个人走了半天,这周围都没有一个人的?

  唐大龙听说过,所谓的鬼打墙,其实是一种喜欢捉弄人的小精怪下的一种幻阵,进入其中的人走不出来,只能在里面打转转。他还记得有人说过,如果遇上鬼打墙,就狠狠地骂上几声粗话,或者拉上一泡尿,鬼打墙就解了。

  不知道这土法是否有用?

  唐大龙此时没有办法出去,只得试试出口骂了几声,是真的骂。这次回家,在老太太那里受了不少气,但她是自己的老娘不能骂,因此这气都憋在了心头,此时得了这个由头,便痛快地骂了起来。

  “是哪个短命鬼给大爷我指的路,是哪个短命鬼做的好事把爷关在这里,快把爷放了,再不放爷,我操你十八代祖宗”

  开始还因为平时的修养骂得很斯文,澳门赌博网站:后来却是越骂越顺,越骂越有经验,越骂越痛快,将耳朵里听到过的,书里看来的,脑袋里能想起的所有的脏话都骂了出来!

  终于,有个声音插了进来:“呵呵,我从来不知道,你唐大龙居然这么粗俗。”

  “谁?”唐大龙马上警惕了起来。

  “我,李秋雨!”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李秋雨?唐大龙松了一口气,从材料中知道,李秋雨跟他一同参的军,他当班长的时候,李秋雨还是个兵,他报名去南山剿匪的时候李秋雨没去,后来他当了连长,李秋雨还是个班长。再后来,他当上副营长,李秋雨就复员,两人就很少见面了,只是听说他受了伤,断了腿才复员的。

  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出现。

  不过,走了大半天都没有看到个人,能见到老战友他还是高兴的:“秋雨?真的是你啊。你的腿好了?”

  其实唐大龙心中是奇怪的,明明他走了大半天都不见人,怎么他痛快骂了一顿脏话,就骂出了李秋雨?

  而且,他听说李秋雨的腿是粉碎性骨折,哪怕治好了,也会留下残疾,怎么现在看来一点都不碍事的样子?

  “我的腿早好啦,听说,你今天回来给老婆孩子迁户口随军?”李秋雨看着唐大龙:这个男人,就是原主的好战友,那个女孩失忆了的父亲?他身上,似乎带有灵气!

  难道,他也是个修炼者?

  “秋雨你知道的,我跟老婆已经分居十七年多,不能再继续分居下去了,所以,我想让她带着孩子们随军,上面已经批下来了。”

  李秋雨呵了一声:“真要随军啊,恭喜了呢。这么说,我的媳妇也要随军了啊。”

  唐大龙愣了一下:“你的媳妇也要随军?”

  他觉得奇怪,以前在部队,李秋雨对他还蛮恭敬的,怎么复员了,对他态度就变了?这语气,这态度,怎么还带上了一点高高在上的感觉?

  自己没有弄错吧?

  而且,他早就复员了,他自己都不在部队,他的媳妇要怎么随军呢?

  唐大龙并没有领会错,现在的李秋雨哪还是当初那个躺在床上等着老婆送饭的那个颓废的李秋雨?他被一个度劫期失败的修真者夺舍了。

  一个度劫期的修真者,面对一个普通凡人,哪怕他想装恭敬也装不来啊。

  李秋雨嘴角一拉:“是啊,你家阿莲跟我家阿野可是订了娃娃亲呢,他是我儿子的老婆,可不就是我的媳妇?”北方人称自己妻子为媳妇,南方称自己妻子为老婆,称儿子的妻子为媳妇

  唐大龙心头一抖:“不是吧?那不过你家婆娘的戏言而已,怎么可能作数?”

  这事可没有在材料里有记载,但是,凭感觉,这事不能是真的!以刘秀娟当姑娘时就当副社长,副乡长的见识,以她对唐爱莲的宝贝程度,绝对不可能同意给唐爱莲定个娃娃亲。

  “怎么不作数?当初这事还是我复员时我们俩亲自敲定的呢,我家阿野手里还有你这个岳父给的表礼呢。不是你官当大了,觉得我们阿野配不起你家阿莲了,想食言而肥?”李秋雨有点不满了。

  他不是封了他的记忆吗?他怎么那么肯定,没有订亲?

  “我什么时候给你家阿野表礼了?”唐大龙也有点生气,就算他不当官,自家神秘的女儿阿莲也不是普通的男孩能般配的,他不可能脑抽给女儿定上这么一门娃娃亲。

  “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李秋雨已经带上了嘲讽的语气:“你家的怀表,我家的凤珰,不就是结亲的信物吗?”

  唐大龙气了:“什么表礼,那是你复员时我们的临别纪念物罢了,哪里是什么定亲表礼?”

  李秋雨忽然凑近唐大龙:“你是真忘了还是想悔亲?我当初明明说得很清楚,这是订亲的表礼。”

  从李秋雨的记忆中他知道,这礼物的确是他复员时跟唐大龙互换的礼物,但他说的也没有错,他当时的的确确曾经说过,让儿子李新野跟唐大龙的女儿唐爱莲订亲,这怀表和凤珰就当作订亲表礼的。

  但是,当时唐大龙也的确反对给两个孩子订娃娃亲,理由是现在婚事新办,包办婚姻要不得。而且,现在的社会也的确是这个风气,提倡自由恋爱结婚。

  他想不通的是,他明明封了这个唐大龙的记忆,他怎么就还记得,这怀表和凤珰只是两人之间的纪念礼物,而不是订亲表礼?

  唐大龙愤怒地:“别以为我失忆了你就能欺骗我,我是个讲原则的人,不可能违反婚姻法给女儿定下娃娃亲,这什么怀表和凤珰肯定就只是你跟我之间互送的纪念礼物!这门娃娃亲,我当时应该没有同意,现在也坚决不同意!”

  订娃娃亲,一般都是两个利益家族联姻,而从材料上看,李秋雨跟他的地位一直不对等,因家族利益而联姻之说不能成立,那么还有可能的的就是报恩了,而从材料里并没有看出,他受过李秋雨什么恩,他们两家来往密切,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同乡,而他的妻子刘美兰跟自己的妻子刘秀娟是同一个村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