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410章 奇葩邻居
  第410章奇葩邻居

  唐大龙走后,唐爱莲问妈妈:“妈妈,你打算怎么办?”

  刘秀娟叹口气:“我也不知道。”

  “妈妈,我倒觉得,这次的事也许是件好事,把你们的矛盾暴露出来了,处理好了,你们的感情会更加牢固。”

  唐爱莲想着,要不要将爸爸感情记忆被重点封印,跟一般人的失忆不同?但她又感觉,不说出来也有好处。

  因为,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时间这把杀猪刀,他们长期两地分居,也许真的已经淡了感情,不如让他们借着这次的事情,重新相爱,感情会更稳固。

  “但愿吧。”刘秀娟叹着气说。忽然间,她又朝着唐爱莲吼了一声:“你个小孩子家家的,怎么懂这么多?”

  唐爱莲头垂黑线,她都帮着妈妈说了那么多的话,妈妈居然现在才发现!

  爱乐拉着爱武走过来对妈妈说:“妈妈,你放心,我跟阿武是站在你这边的。阿武你说是不是?”

  阿武重重地点头:“我跟妈妈是一边的。”

  刘秀娟先是感动,接着心软软的,对啊,她有五个孩子,个个都能干,都是她的宝贝。

  她很快就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过来:“放心吧,你们爸爸不会离婚,为了你们,我也不想离婚,剩下的事就看你爸爸的表现了。

  相信妈妈,妈妈会处理好这事的,天跌不下来的,就算跌下来也有大人顶着,大人的事小孩子别多管,你们去玩吧!”

  唐爱莲见妈妈短短时间就已经平静了,也想清了自己要怎么做。难怪能在那么年轻就当过副社长,果然是不一般的女人啊。

  隔壁的金副团长爱人祁桂花原本在王师长一到就赶紧跳过矮墙回了自己家中,现在见众人走了,马上又从矮墙跳过来,进入了唐爱莲的家。

  她开口就埋怨着刘秀娟:“你呀,我怎么说你?那么好的衣服,你怎么就不先接下来,你不要可以给我啊。”

  祁桂花眼尖,她看到张丽丽回去时,将拿来的两套衣服又拿走了,这让她很是不满。

  唐爱莲简直要对这个祁桂花跪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奇葩啊,人家这里又是夫妻与小三之间大战了几个回合,她的脑袋里居然只装着小三拿来打压原配的几件旧衣服!

  刘秀娟闭了一下眼睛,不想理她。

  但祁桂花却是根本不管别人的冷淡,在屋里这里看看,那里模模。

  最后,她发现唐爱莲家的床单窗帘桌布都是同一种布,一眼看去不怎么样,再看时才能看到上面的流光溢彩,这布,绝对不是普通的布料!

  她心中马上就动起了这些布的念头。

  祁桂花伸手去抓摸桌布:“刘,呃,我好象听他们叫你刘秀娟吧。刘秀娟,你这是什么布啊,怎么能发光啊?”

  她恨不得将这块桌布拿回自己家去做一件衣服穿。

  祁桂花心中嘀咕,之前就发现,这个唐团长的家弄得很漂亮,不过没认真看,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些布的原因吧?

  终于,祁桂花发现了床上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的大半匹蜘蛛秀。

  她惊喜地伸手去扯那布:“你这布还剩下这么多啊,能不能让俺家军子做一套衣服?他都几年没有缝过新衣服了。”

  唐爱莲很想翻白眼:你孩子才三四岁,几年没缝衣服,难道能一直穿一岁时候的衣服?

  见刘秀娟不理她,祁桂花又说:“反正你们这也是剩下的,你们不说话我就当答应啦。谢谢了啊。”

  祁桂花不管刘秀娟答不答应,抱着大半匹布就想往门口走。

  只是,她刚刚走到门口,就被人堵住了:“那是我师父送我的东西,你不能拿走,把布放下!”

  祁桂花一听说这布是别人送的,更加肯定这是好布,哪里舍得放下?

  她堆起笑脸:“唉,不就几尺布嘛,这点东西都舍不得,也太小气了吧?邻居嘛,就该互通有无,你们刚才扯了我家的葱花呢,就应该送几尺布给我家才对。”

  唐爱莲指着祁桂花手上那匹布跟她分辨:“第一,这不是几尺布,这一匹布才剪了一丈多,还有差不多一整匹。

  第二,我说了,这是师父送我的,师父送的东西,我不能送人。

  第三,我是个小孩,我就是小气了又怎么样?我不是大人,用不着大气。

  第四,我们没进过你的院子里,扯你家葱花一说不成立!”

  祁桂花眼睛一瞪:“你没进我家的院子就不能扯我家的葱花了?我告诉你,这个院子里的葱花就是我种的,是属于我家的。你们没有问过主人就扯了,这就是偷!

  我要去告你,偷东西!”

  看着这祁桂花的脸,唐爱莲终于知道张丽丽那意味深长的笑是什么意思了,也知道为什么这一排就祁桂花和远远的另一头有人住了。

  应该是这祁桂花的性格很难和人,随军家属们都不愿意挨着她住。因此,原本住她左右两边的人都搬走了。

  张丽丽让人将刘秀娟母子安排在祁桂花的左边,显然也是为了恶心自己妈妈。

  刘秀娟气笑了:“奇怪啦,这房子是分配我们住的,院子自然也是属于我们的,我们在自己的院子里扯自己的院子里的葱花入菜,怎么就成了偷呢?

  这个我倒要去问问领导,是不是以后别人明目张胆地把东西放到我屋里,都能诬陷我偷东西了?”

  祁桂花涨红了脸,大声说道:“这个院子原来没有人住,我怎么不能种菜了?你一新来的,没在院子里做过一天活就在院子里扯菜吃,你问过谁了?

  我不管,反正,你用了我的葱花,我就拿你的布来抵。”说罢抱着布就向门外冲。

  唐爱莲拦住了祁桂花的路,祁桂花顿了一下,便将布顶在头上往前冲,一边冲还大声喊着:“不要碰着我啊,我身上的衣服可都是很贵的,要是碰坏了,你们拿全屋子的东西来都赔不起。”

  刘秀娟和唐爱莲都惊呆了,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两人都是皱紧了眉头,如果去抢她手上的布,碰上了她,恐怕她真会赖上。为了一匹布被她赖上实在有点不值得。

  一时之间,两人都有点呆住了。

  唐爱乐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喊道:“骗鬼啊,你这一身衣服都旧了,全部加起来也不超过两块钱。

  就算我妈扯了几根葱花,这葱花能值几分钱,我家这布可要几两金子呢,你几分钱的葱花,几块钱的衣服就想要我们几两金子的布来抵?。”

  祁桂花见一个小女孩也敢来拦她,恶狠狠地瞪着爱乐:“你一个死孩子说什么,你妈是偷了我的菜,就算只偷几根那也是偷了,我拿你家的布是那是惩罚她,惩罚,你懂吗?那不是用同样价格的东西来抵的。”

  祁桂花说罢,将布紧紧地抱在怀里昂首挺胸就要往外走。

  因为是做窗帘,唐爱莲选了戒指里最上层的布之中最漂亮的一匹布,否则她完全可以用别的布,而不必用蜘蛛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