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401章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第401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唐大龙听到王师长这话,澳门赌博网站:一股自豪感从心中油然升起。但听到刘秀娟最后那句“别的什么女人穿过的什么香的臭的衣服,我统统不会要”时,又觉得愧疚。

  有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孩子,他居然还想着撇开这些人,跟张丽丽另立炉灶!自己是不是昏煳了?

  张丽丽和祁桂花听着刘秀娟说的话,有点目瞪口呆:这个乡下女人,居然当过副社长,副乡长?

  一个副乡长,居然为了唐大龙就心甘情愿成了一个普通社员,给唐大龙管老的,养小的?这也太太太过伟大了吧?这一定是吹牛的,就算不是吹牛,也是装的,好让唐大龙对她死心塌地!

  反应过来之后,张丽丽有点气急败坏:“不过几件衣服而已,你要就要,不要就算了,说那么多干什么?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刘秀娟却是一点都不让步:“我说这么多,是因为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了我不要你的衣服,你偏要跟我讲什么大道理,还说什么不要搞资产阶级那一套。我穿件好衣服怎么啦,我女儿给我买好衣服就成了资产阶级了?

  行了,我也不多说,拿起你的衣服走吧,好走不送!”

  张丽丽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平静,她深唿吸了一口,又平静了下来:“你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难道你不知道,唐哥哥根本就不爱你?”

  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

  到了这个时候,刘秀娟自然已经清楚,唐大龙真的在外面有了女人,而这个女人,还拿着自己的旧衣服跑到她家里来逼她来了!

  刘秀娟哼了一声:“我跟大龙是因为自由恋爱而结婚的,并非那些盲婚哑嫁的包办婚姻,他能跟我结婚,自然是因为爱我。你说他不爱我,我也不跟你辩解,因为现在他失去了记忆,记不得我们之间的那一段情是正常的。不过,我相信他,就算失忆了,人品还在,他不会放下自己的责任,去做出不正确的选择。所以,你就不要来这里挑拨离间。”

  张丽丽嘲讽地笑了一下:“什么叫正确,什么叫不正确,不过是一部分人的标准罢了。在你认为是正确的,也许实际上并不正确,不是说,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吗?

  你也说了,唐哥哥现在失忆了,他现在就等于是一个全新的人,如果他爱上了别人,就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

  难道,你明明知道他已经不爱你了,明明知道他已经爱上了别的女人,你也要死皮赖脸地巴着他,不肯跟他离婚吗?你知道不知道,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

  刘秀娟冷笑:“噢,你说的这个他爱上的女人是谁?不会是你吧?”

  张丽丽脸上一红:“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只是跟你打个比方而已。”

  “噢,只是打比方啊。”刘秀娟将掉下的头发拢到耳后去:“爱情,不是婚姻的全部,男人两字,意味着责任和担当。我的大龙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他哪怕就是失去了记忆,也不会丢下自己的责任。所以,就算他因为失忆一时思想上有点出轨,只要及时醒悟过来,就马上会回头,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至于你说的什么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谁能保证,自己的婚姻一直有爱情?这男女因为爱情走进婚姻,爱情是有保质期的,能保持多久呢?最后不都会因为父母子女的牵绊变成了亲情么?难道,爱情没有了就成了不道德的婚姻?就必须离婚?

  按照你的说法,恐怕这世界上的婚姻百分之九十九的婚姻都是不道德的婚姻,都得解体。家庭是组成国家的细胞,这细胞坏了,我们的国家还能稳定吗?

  刘秀娟不屑地看着张丽丽:“再说,如果这十几二十年的夫妻爱情变成了亲情就不道德,那么,那种抢人家的丈夫,破坏别人的家庭,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让原配失去丈夫的宠爱,让孩子失去家庭的凭仗,让军人失去稳固的后方的第三者不是更不道德吗?”

  “更何况,军人的家庭不同于一般的家庭,因为,军人是构筑祖国坚固长城的一分子,如果军人的家庭被破坏,军人的后方不稳,祖国的长城还能稳吗?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插足军人家庭小三是挖祖国长城的罪人?”

  转角处的唐爱莲听着妈妈的话,很想为妈妈竖大拇指。妈妈说得对啊。对恩说的那句被出轨者拿来当挡箭牌的名言,唐爱莲也是非常鄙视。

  前世,李新野提出跟她分手的时候,也借用过恩的这句话。为了恩话里的道德婚姻,他义无反顾地将牺牲自己念大学机会赚钱供他读书七年的唐爱莲无情地抛弃了。

  不但是唐爱莲,就连王师长和唐大龙,也都因为刘秀娟的话陷入了深思。

  是啊,这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别的不说,就说军人吧,长期两地分居的军人有几个能在家里跟老婆谈情说爱?

  更多的时候,是责任和道义在维护着军人的家庭,稳固着军人的后方,如果所有的军人婚姻都按照这句话来离婚,军人的后方不稳,国家还能稳吗?

  从这方面来说,插足军人家庭的小三还真是挖祖国长城的罪人,难怪,破坏军婚要上军事法庭!

  唐大龙想到自己跟张丽丽的关系,更是冷汗津津冒出。

  张丽丽听着刘秀娟的话,有点恼怒成羞,刘秀娟最后一句话,分明是点出了她插入军人家庭第三者的身份。

  张丽丽做了几个深唿吸,这才压下胸中怒气,堆出一个笑容:“哎,其实我来找嫂子,送给你衣服是次要的,嫂子不想要就不要吧,不用说那些有的没的。不过,另外一件事,却是请嫂子配合一下。”

  “什么事,说吧。”

  刘秀娟面带微笑。似乎,站在眼前的女人不是想来插足自己家的第三者,而是来洽谈工作的合作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