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93章 一窝土包子
  第393章窝土包子

  “那,如果你老婆同意离婚,你可愿意娶我?”张丽丽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着看着唐大龙,眼中满是祈求。

  她的心中却是狂跳着:上次,因为她没有完成任务,师父已经抛弃了她,如果她能将唐大龙勾到手,师父会不会又重新接受她呢?

  面对着张丽丽满含情意的丹凤眼,唐大龙毅然说道:“好,只要我老婆心甘情愿地主动跟我离婚,那就说明她自己不够爱我,我就娶你。”

  唐爱莲的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这边还没有跟妈妈离婚呢,那边已经跟跟张丽丽搂上了。

  真没想到,她的爸爸真的渣了!

  唐爱莲忽然知道那个张丽丽的阴谋了,她先是让人冒充自己打电报给爸爸,说不来探亲了,然后派了人去接自己家人,将本应送到招待所的他们引到只有床架空柜子裸桌子的空房间的家属院去,让他们无法安家。

  这还罢了,她还借故意拖延唐大龙知道他们来部队的消息,让他们家人感受下唐大龙的无情无意!

  这个女人实在太恶毒了!

  哼,有我唐爱莲在,你张丽丽的阴谋是不可能得逞的!爸爸并无情无意之人,他对妈妈仅仅是因为长期两地分居造成感情淡漠使得失忆后没有印象而已,相反,他是个责任感很重的人,也许,趁着这个机会,让他重新唤起对妈妈的爱,还能促进两人的感情展

  可是,怎么做才能让爸爸看清这个张丽丽的真面目,看到妈妈的好,回到妈妈身边呢?

  “姐姐,我饿了!”爱武的声音将唐爱莲的念力拉了回来。

  唐爱莲低头看,爱武正拉着她的腿要吃饭呢,他的手还是湿的,阿乐正端着盆水往外走。

  唐爱莲刚刚从修真界回来的时候,爱武还不到岁,现在已经三岁多了。

  唐爱莲两岁的时候,什么都是自己来,但爱武最而且,是阿乐五岁的时候他才出生的,小时候有阿乐全天专门照看,因此最是娇气,都差不多四岁了,还等着别人帮他舀饭。

  咦,妈妈去哪啦?唐爱莲念力扫,就现妈妈还在厨房那里呆,手中还端着碗红烧鹿肉,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烁。

  妈妈在伤心!

  肉自然是唐爱莲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今天唐爱莲拿出来的是鹿肉。

  自从唐爱莲送了妈妈个“师父送的”百宝囊,不但有十七立方的空间,而且还有保鲜功能,东西放在里面最少年不会坏之后,妈妈就从不问她为什么能拿出那么些东西出来。

  唐爱莲在修真界的时候,自从找到了回家的办法,她就有意识地在那界买了大量的物资,大米最多,布类次之,而肉类,却是他们遇上就打下来的,有五百多头野猪,两百多头野鹿,千多头野羊,两百多头野牛,如老虎、熊、狗子等也有上千头。

  而且,那边的野物都比这边的大个,头野猪就有上千斤,有的野牛,更是有两三千斤。

  虽然分手时给了些给徒弟们,但他们的百宝囊只有十几个立方,小东西的能装个十几头,大的装几头就满了,因此,绝大部分的野味还在她的戒指里。

  因此,他们家根本不缺肉食。

  “好的,吃饭喽,我家阿武是个小吃货,可别饿坏了我家阿武。”唐爱莲大声笑着,帮阿武舀饭,故意将碗筷子弄得叮当响。

  爱武极力反对:“阿武不是吃货,姐姐才是吃货。”

  唐爱莲拿出颗红色的小果子,那是空间里的特产,有微量的灵气。

  “哈哈哈,阿武当吃货也没什么不好啊,姐姐有好多好多的好东西,只给吃货吃。”

  爱武马上背叛了自己刚刚的坚持:“阿武要当吃货,姐姐快把好东西给阿武吃。”

  厨房里的刘秀娟被唐爱莲姐弟两个的笑闹声惊醒过来,擦了下眼睛,便端着鹿肉出了客厅,边走还边叫着:“肉来啦,阿武最喜欢的红烧肉出来喽。”

  整餐饭都能听到刘秀娟的笑声,但唐爱莲知道,妈妈是在强颜欢笑。

  唐爱莲能爱看出的异常,妈妈自然也能看到。妈妈的心里,可比自己要难过多了。

  如果被妈妈知道,爸爸没有来看他们,是在跟个女人在讨论跟她离婚的事,她肯定更难受。按她的性子,是不屑于大闹的,恐怕会马上卷铺盖走吧?

  不行,她必须做点什么,将爸爸从张丽丽的温柔乡里引出来,让他知道,妈妈和他们三姐弟已经到了军区大院里来看他了。到那时,就看他的表现了,

  如果爸爸真的渣了,她绝对要动员妈妈离开爸爸,还给妈妈找个心意对姐妹的好男人

  吃过午饭,唐爱莲借口要熟悉环境,马上带着爱乐爱武出来了:她必须要想办法制造点事端,然后将爸爸引出来。

  “这路好干净啊,可以在地上打滚都不脏衣裳。”唐爱乐学着大人感叹道。

  她的话音刚落,旁边忽然响起了“哧”的声笑。

  爱乐回头去看,正好看到个大约十来岁的绿衣女孩站在冬青的后面。脸上是股从来没有见过的傲气,那叽笑的面容,对他们三姐弟看不上眼的神情根本都不屑掩饰。

  “你笑什么?”唐爱乐有些不服气。

  “笑你这个土包子。”

  “你才是土包子,你全家都是土包子。”爱乐很不服气。

  “居然想在地上打滚,不是土包子是什么?”绿衣女孩不屑指着阿乐笑着:“大家快来看啊,这个土包子居然想在地上打滚啦。”

  忽啦下,从远处跑来群男孩子,都在岁十来岁上下。正是人憎狗厌的时候,个个指着唐爱莲等人肆无忌惮地议论着:

  “你们谁知道,这几个家伙是打哪冒出来的?”

  “不知道,不过从他们这土得掉渣的样子来看,应该是刚刚从农村来的。”

  “恩,好象从南方农村来的南蛮子。”

  “就是说话口个咱,为什么叫为啥,名字前面加上个阿,知道叫晓得的南方农村吗?唉哟喂,真是的,个个都土得掉渣渣。”

  “窝子土包子,怎么就进了我们军区大院呢?他们爸爸什么级别?”

  “这个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们是住在平房区。”

  “平房区啊”几个孩子的眼中,充满不屑。

  住进这个军区大院的并非都是高级长,也有不少只是营级或副团级干部的家属,他们大都被安排在最开始起的平房区域里。而职位到了团级以上的,澳门赌博网站:都住进了楼房区。

  张丽丽将唐爱莲家子安排在平房区,自然是打着折辱他们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