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66章 我是你姐夫
  第366章我是你姐夫

  本来,澳门赌博网站:村里谁家死了人,只要哭声一出来,村里人知道了,都会主动上门,去帮着料理后事。 幸好,阿秀只有三十岁,村里人都嫌晦气,只要没有人去请,就没有人愿意来帮着办她的后事,唯一的来人三嫂又去买棺材了。不如趁着人没来,先将他杀了吧。

  阿欢终于将双手伸到了阿凡的脖子上,掐了下去。

  忽然,一道镁光灯闪过,阿欢感觉眼前一亮一黑,登时看不清东西了,下一刻,他头就是一痛,忙将双手缩回,抱住了头,啊的一声惨叫起来。

  他这一声长长的惨叫,终于将族里的人招来了。他这一支虽然只剩下他一人,但大爷爷那一支还是有不少人的。不一会,就来了一帮个人,阿凡的大伯父也在其中。

  阿丹的大伯父席年见堂弟的儿子阿凡昏倒在地,旁边有两个陌生的少年男女,男的象一根标杆一般站在那里,女的却将手搭在阿凡的手腕上在把脉,而阿欢却抱着头在惨叫。

  他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两人:“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干了什么?我的堂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唐爱莲刚要搭话,凤鸣抢先已经说话了:“你问我们是谁,是不是应该先介绍一下你是谁?”

  阿凡的大伯父见凤鸣的神色,有点意外:“我是这个正在惨叫的阿欢的大堂哥,正躺在那里被你的朋友把脉的阿凡的大伯父席年。”

  “原来是大伯父,我们是席不凡的朋友,路过这里,就想顺便来看看阿凡,谁知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这个你说叫阿欢的男人正要掐死阿凡,我朋友一时阻拦不及,手头刚好有相机,便干脆按下相机,以镁光灯的强光照射,让他暂时视力受阻,无法行凶,谁知他就突然抱头大叫了,然后你们就来了。”

  大年见他说得顺溜,不象撒谎,又指着倒在地上的席不凡问:“那阿凡又是怎么回事?怎么昏倒地上了?”

  凤鸣皱皱眉头:“这个恐怕得问这个阿欢了。我们来的时候他正在行凶要杀阿凡,我估计,应该是被他打昏的。”

  大年后面的矮胖壮实少年马上反驳:“你胡说,他是阿凡的阿爸,他怎么会打昏阿凡,又怎么会想要杀了阿凡?”

  凤鸣看向那壮实的少年:“你又是谁?”

  那少年愣了一下:“我叫大牛。”想了一下又补充:“我是阿凡的堂哥,席年是我的爸爸。”

  凤鸣这才说道:“原来是阿凡的堂哥啊,你说他是阿凡的阿爸不会打他,可我们刚才的确亲眼看到他伸手掐阿凡的脖子了,就算我们眼睛看到的有错,可相机照的相不会有错,刚才他用双手掐阿凡的时候,我朋友按下快门,可是将他要杀阿凡那一幕给拍了下来。不信的话,咱明天一起去照相馆把相片洗出来就能看明白了。”

  大伯父一听说唐爱莲照了相,心中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地看看唐爱莲,又看看凤鸣,想着怎么才能将他们相机里的胶卷给要过来。

  这个时候,他才现,这两个少年男女身材虽然长得蛮高,但面容却还十分稚嫩,他们自说是阿凡的朋友,应该也是十岁吧。

  “你们真是阿凡的朋友?”席年不是不相信人,而是因为,阿凡除了被拐卖的那一次,他几乎就没出过远门,最远,就是到离渔村大约三里路的集上卖点赶海的东西。

  唐爱莲放开了阿凡的手腕,又拿出一只瓶子,给他喂灵液,听到大伯父的问话,抬头答道:“我是阿凡认的大姐!”

  “你就是阿凡的那个大姐?”大牛一听就上前跨了一步,满脸兴奋:“我阿凡说过你,你给了阿凡很多钱替他还债。可惜——”

  “可惜什么?”唐爱莲皱着眉问,清清冷冷的样子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可惜他拿回来的钱除了还给我阿爸一百块钱,剩下的都被他阿爸拿走去帮村下头那个女人起房子了,他上学交的学费还是跟我一起赶海捡东西卖的钱。”大牛说。

  唐爱莲的眼中登时射出一股戾气,射向抱头痛叫的阿欢,阿欢登时叫得更大声了。

  大伯父看看唐爱莲,又看看凤鸣,说了一声:“把阿黄叫来看看阿欢吧。”

  他后面的一个女人担心:“阿欢这个样子,阿黄只是赤脚医生,恐怕看不了。”

  大伯父哼了一声:“看不了又怎么样?在家丢人也罢了,难道还能把人丢到镇上去?”

  “你们这是——?”阿凡终于醒了,他睁开眼睛,便听到大伯那句话。而且,他现大伯看向阿爸的眼神,带着不屑。

  他以前一直以为,阿爸在大伯父面前总是矮一头,是因为借了他一百块的原因,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大伯父早就知道了阿爸的那件事,阿爸在他面前才直不起腰。

  “阿凡,告诉大伯娘,刚才是谁把你打昏的?”那大伯父身后的女人见阿凡醒来,连忙问道,她的眼光不断看向唐爱莲:“你别怕,只要你指出凶手,大伯娘一定为你作主。”

  阿凡顺着她的视线看到唐爱莲,眼神顿时亮了,不敢肯定地:“大姐?”

  唐爱莲点点头:“是我!”

  凤鸣连忙上前一步:“还有我!”

  阿凡奇怪地看向凤鸣:“他是谁?”

  凤鸣将身子前倾:“我是你姐夫!”

  不但是席不凡,所有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这一对孩子虽然长得高,但看面容也就十来岁,这么的年纪,居然是一对夫妻?

  唐爱莲白了凤鸣一眼,对阿凡说:“别理他,他是凤鸣,你忘了?当初一起被拐的,你叫他凤哥就行了。”

  席不凡这才想起了那个抢他功法的男孩:“原来是你!”他的眼中,登时射出了不服:明明是他先认识大姐的!

  凤鸣嘴角一勾:“是啊,是我,我已经跟阿莲订婚了,你叫阿莲大姐,自然该叫我姐夫。”

  席不凡顿时妒嫉了:那是他的大姐,明明他跟大姐先认识的,他凭什么就成了大姐的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