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65章 他在杀与不杀之间挣扎
  第365章他在杀与不杀之间挣扎

  阿凡心中怎么能不恨,他大姐给他的钱,他当初就不该拿出来,结果,他拿出来给了妈妈,却还是被他逼着妈妈拿出来给他,都被他拿去给那个女人起了房子。

  他的心里,就只有那个阿春和她生的儿子,平时对自己非打即骂,对他阿妈更是几次用皮带抽。

  至于用钱?他根本就没有管过自己,连他读书的钱,还是自己悄悄去赶海捉些海货卖了得的钱。他根本不配做自己的父亲!

  三伯娘见阿凡铁心要告父亲,连忙拉住:“不行,你不能去告,那是你的父亲,告了要天打雷劈的。你先坐下,好好考虑一下再说。”

  于是,一个要去告,一个要他好好考虑,两人就那么扭住了。

  阿凡心中狠,刚要用力推开三伯娘,就有人闪身进了屋,而且,那人一进来,就一棍朝着阿凡头上狠狠打去。

  阿凡得了唐爱莲传的巫体功法,这几年一直在修炼,原本已是后天二层武者,如果是平时,根本没人能近得了他的身。

  但此时,那人选的时机实在太好,阿凡因为心中悲愤不够冷静,没有现有人突然进来,没有提防,二来,三伯娘为了阻止他去告父亲的状,用力拉住了他的手,他为了不伤及三伯娘,没有用太大的力。因此,被那人偷袭得手,他只感觉头上一痛,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那人将阿凡打倒,这才骂道:“你个小仔子,你胆大了你,居然敢告老子,老子打死你也是白死!”

  三伯娘一见阿凡倒下,吓了一大跳,摸了摸阿凡的鼻子,还有气在,这才松了一口气:“阿欢你怎么能把他往死里打呢,他可是你的仔,要打坏了做什么办?”

  那么大的棍子,就那么狠狠敲在儿子的后脑上,她都以为会被打死了呢。不过虽然没死成,恐怕也够呛吧?

  阿欢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咬着牙帮说:“打死拉倒,我又不止他一个儿子,居然敢去告老子!三嫂,幸好有你看着,要不然这小子真去告了,我可就得坐牢了。”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大团结,递给了三伯娘。

  三伯娘拿了钱,欲待出门,又有点不放心:“阿欢,你不会将他怎么样吧?”

  阿欢不耐烦地:“阿凡是我儿子,我怎么会拿他怎么样呢?不过是不让他去告我罢了。您也知道,这个时候,要是被人告了,我恐怕是要坐牢的。到时候,可不只是我会受苦,不说影响整个村子,咱这一支肯定会受影响!”

  三伯娘听了,打了一个寒颤,阿欢说的不错,他若是坐牢,村里出了个劳改犯,可是会坏了整个村子名声,更不用说,他们这些跟他血缘相近的族人了。

  算了,死的已经死了,再告也活不过来,她不管了,随他去吧。

  阿欢又抽出五张大团结递给三伯娘:“三嫂,麻烦你帮忙找一幅棺材来把阿秀装了,再叫几个人来抬去埋了吧,她才三十岁,还是短命鬼,不能停灵的。”

  三伯娘看着阿欢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还是拿着钱去了。

  唐爱莲离着小渔村还有好几里的时候,她就忽然感受到了席不凡的信息,却是不好的信息。她心中乱跳:席不凡遇险了!

  她的念力看到了席不凡,也看到了床上的女人,她不是真的孩子,前世里也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因此,她不笨,只多看了几眼,就断定那床上的女人并非自杀。

  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唐爱莲将马车交给乐文章和向军:“你们马上去公社革委会报案,就说南滩小渔村生了命案,一个渔妇被她的丈夫杀死了。”

  两人根本就没有怀疑唐爱莲的话,立即掉转马车,向公社奔去。唐爱莲则顾不得惊世骇俗,直接朝着小渔村纷而去。

  下一刻,唐爱莲的身边就出现一个美少年:“我就知道,你来找席不凡不会叫我。”说罢也不管她的反抗,拉起了她的手,带着她飞奔。

  这个美少年,自然就是凤鸣了。

  唐爱莲翻了白眼,没有理他。但也没有抽回自己的手,而是任由他拉着,两人并肩朝着小渔村飞奔而去。

  而此时,阿欢正坐在房里,看着席不凡,眼里透着挣扎,几次将手伸向阿凡,却都收了回来。

  是的,他怕了阿凡告他,他想杀了阿凡,就象杀死那个贱婆娘一样,她居然敢说,要是他敢离婚,她就要去告他搞破鞋。

  可是,阿春那里也在逼他,她肚子眼看就要藏不下去了,她要他离婚娶她,并威胁,要是他不这样做,就告他强女干!

  这个年头,强女干罪可是非同小可,轻的坐牢,重的吃枪子。他不想坐牢,更不想死!

  老婆不离婚,情人要结婚,他最后只能将老婆掐死,吊到粱上,反正,大家都知道,去年她就公开说过,他要离婚,她就跳海。

  她死了,大家最多说她想不开上吊了。

  只是,他也是第一次杀人,老婆一死,他也感觉害怕,双脚软,好容易才挣扎着拖着身体躲去了阿春家,就再也不敢出来。

  直大儿子回来了,他害怕儿子闹事,这才硬着头皮悄悄回来躲在外面偷听,他听到三嫂劝儿子,也听到儿子说要告他。他知道,只要儿子一告,上面来了人,就有可能现阿秀不是自杀,而是被掐死的。

  因此,为了阻止儿子告状,他只能一棍敲昏了儿子。

  只是,将儿子敲昏后,他又有点不知所措了。儿子醒来,依然会闹着要告他,他要怎么办?除非,将他也掐死了,他才无法告自己的。

  他不死,自己就得坐牢,可将他也杀了,村里人问起来怎么办?因此,他就坐在儿子的身边,在杀与不杀之间挣扎。

  最后,他还是横下心来:算了,将他杀了,往海里一丢,就说儿子恨他,见他回来就跑了,不知道跑哪去了。

  就算有人怀疑,没有证据也不能拿他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