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64章 他想要打死儿子
  第364章他想要打死儿子

  所有人都以为,澳门赌博网站:他们家穷,是因为娶他妈妈时外婆家要的钱多,足足要了三百块钱,其中一百块还是借大爷家的大伯父的,席不凡之前也一直那么认为:他妈妈,是被他爸爸花大价钱买回来的。

  因为这一百块的债务,爸爸在常山大伯家面前可是矮了一头,而他也在大伯的儿子大牛哥面前也矮了一头。为此,堂哥大牛经常在他面前提一些无理的要求,而他却因为大伯家对他们家的恩情,不得不听从大牛哥。

  但实际上,那些钱根本就没有交到外婆家里,更没有一分一厘交到他妈妈的手中!

  四年前,席不凡带了一千块钱回家,他一到家,就给了一百块钱给爸爸,让他将欠大伯的债还了去。剩下的钱,他给了妈妈保管,作为他以后读书的钱。

  然而,当他七岁那年要读书,找妈妈拿钱报名时,妈妈却是一脸的苦相:“阿凡,钱都交给你爸爸保管了,等你阿爸回来,再给你钱去报名吧。”

  “那我去找阿爸回来。”席不凡一溜烟就跑了。

  他到处去找阿爸,却怎么都找不到,这个时候明明不是出海的时候,队里也没有安排出海,爸爸去了哪里呢?

  一直找到傍晚的时,小伙伴阿荣告诉他:“阿凡,我看到你阿爸往那边去了。”他的手指着村西外头的方向。

  那村西头那边,那不是出嫁后又带着个儿子回来村里的那个叫阿春的女人住的地方吗?

  自从那个女人回村,爸爸总是去她家帮忙,难道,这次爸爸又去帮阿春家做事了?

  席不凡没有想太多,直接跑去拍门:“爸爸,我要报名读书,爸爸,快出来,给钱给我去报名。”

  结果,席不凡这门一拍就拍出了大事,将爸爸的地下活动拍到了桌面上。

  原来,那个阿春出嫁之前就跟阿凡爸爸席阿欢好上了,席阿欢几乎将所有的钱都用在了阿春身上,还借了钱买礼物给阿春,但阿春父母却看不上席阿欢,将阿春嫁到了镇上。

  阿春出嫁后,席阿欢也跟阿凡妈妈订了亲,但暗地里却依然跟阿春来往,席阿欢依然将能找到的所有钱财给阿春用,甚至打着娶亲给女方彩礼的名目向席家太爷爷要了他父母留下给他娶亲用的两百块钱,另外又问阿凡大爷爷家的大伯父借了一百块钱。

  于是,村里人都在传,阿凡的妈妈是个天价新娘,让席家花费了三百块钱的彩礼。还有人说,阿凡妈妈家里不是嫁女儿,是卖女儿。

  但实际情况却是,席阿欢要的这些钱,全部都送给了他的情人阿春,阿凡妈妈只收到了一身衣服作彩礼。

  阿凡妈妈承担了“高价女”的恶名,却无法出去解释,说她其实只收了一身衣服。幸而席阿欢的父母早亡,没有家婆家公嫌弃。

  阿春丈夫现女儿不象自己,反而象她婚前的对象,便将她打了一顿,跟阿春离了婚。离婚前,男方家里要退回之前给出的彩礼,也是席阿欢到处借钱,替她还清了债务。

  阿春离婚后,就带着儿子回到了村里,但家里嫂子不许她在家里住,恰好,阿凡回来了,他还带回了一千块钱,还了阿凡大伯一百块钱后,还剩下了九百块钱。

  席阿欢偷听到了妻子跟儿子的话,逼着妻子拿了这笔钱,用来替阿春在村西头起了座新房子住下了。而他自己的妻子儿女,却依然住在破烂的旧房子里。

  从那以后,村里有不少人都看到过,阿凡的阿爸悄悄去阿春那里。只是,之前都是地下活动,但阿凡去拍门撞破了两人的关系之后,两人的地下恋情就公开了。

  阿春说自己才是争取婚姻自由,阿凡阿妈那是包办婚姻,席阿欢早就该跟阿凡妈离婚,跟自己结婚才对。席阿欢也赞同阿春的话,向阿凡阿妈提出了离婚!

  阿凡妈是个守旧的女人,以丈夫为天,一切听丈夫的,虽然背着高价女的名称,却从来没有为自己辩白,说自己没有收过那么高的彩礼钱。她苦苦哀求丈夫,只要不离婚,他想怎么样便怎么样。如果他真的要离婚,她就跳海。

  阿凡爸恬不知耻地提出了要求——让她跟阿春认姐妹,掩护他们的不正常关系。阿凡妈也答应了,离婚的事就拖了下来。

  运动来了之后,有人举报阿欢和阿春搞破鞋,队里也想揪个典型出来,准备组织批斗他们这对男女,反而是阿凡妈出面证明,丈夫跟阿春没有那种关系,他们来往密切,只是因为阿春是自己的干姐姐。

  就这样靠着妻子的庇护,阿欢和阿春才度过了一次次难关,避免被游街批斗。

  可是,前几天,席阿欢突然回来跟阿凡阿妈提离婚,而且态度非常坚决,让阿凡妈妈滚回外家去。阿凡阿妈苦求无果,在阿凡上学去之后就在房里上吊了。

  阿凡回来的时候,他阿妈已经被从梁上解了下来,死透了。

  更可恨的是,席阿欢得知阿凡妈妈上吊自杀后,居然没有一点内疚,放着老婆的后事不管,反而先去安慰他“受到极大惊吓”的情人阿春了。

  “阿凡啊,三伯娘问你,你妈这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总不能就这么让你阿妈不能安心走吧?要不,我去叫你大爷爷来,帮你阿妈料理了后事吧!”三伯娘说。

  阿凡恨恨地说:“不行,我阿妈不能白死,我要去告他!”

  三伯娘面色复杂:“阿凡啊,你要考虑清楚,他可是你的阿爸,你真想让他坐牢吗?”

  “他坐牢算什么,我阿妈都已经死了!是他害死了我妈妈,我一定要去告他!”阿凡猛然站起来,就要冲出去。

  “阿凡,别做傻事,”三伯娘拉住了阿凡:“你要往长远了看,你还小,今年才九岁,你告他坐了牢,以后谁来管你?再说,哪有儿子去告父亲的?儿子告父亲,要挨雷劈的。”

  “我妈妈难道就白死了?就算他不坐牢,他也不会管我!”阿凡恨恨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