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56章 不好接近的金不换
  第356章不好接近的金不换

  唐爱莲敲了向军一记:“笨蛋,师父给你的追踪符是摆看的吗?你只需要找到他贴身用过的东西,用追踪符找他不就得了?”

  向军抓着后脑傻笑。乐文章却是转着眼珠,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两人这段时间在药井空间修炼,都已经有了武者一层的功力,唐爱莲也是有意识地想锻炼这两个已经成为她的守护者的男孩,这才让他们分头行动。

  有了大黑小黑跟着,身上又有那么多的符咒,就算在这种特殊时期,应该也没有什么危险。

  不过,想到他们身上都戴着符阵石,唐爱莲还是让小白小青分别暗中跟踪两人。

  两个男孩子分头行动之后,唐爱莲自己却是去了金不换下放的地方兰溪县中容乡二道沟大队二道沟生产队。

  唐爱莲下了车,刚刚走到村口,就被一个民兵发现了,那人拦住唐爱莲,问她:“小同志,你从哪里来?”

  唐爱莲奇怪,怎么这个村子还有民兵站岗?难道,这农村也在搞武斗?这个时间,学生旅游已经结束,反而是各大队民兵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她念力一扫,发现村里一处瓦房前挤满了人,一对穿了新衣服的青年男女正手拿红宝书,对着**象鞠躬原来是有人结婚。

  唐爱莲奇怪:就算有人结婚,也用不着人在村口守卫啊。

  唐爱莲心中不满,登时便使了个心眼,答道:“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那民兵有点傻眼,又问:“你跟哪位兄弟来的?”

  唐爱莲心中暗笑,又顺溜地回答:“全世界受苦受难的人都是我的阶级兄弟。”

  那位民兵抓狂,看看唐爱莲,又看看大路,见大路上有一位身穿红衣的三十多来妇女走来,连忙丢下唐爱莲迎了上去:“吕主任,您来啦?快请进。”

  民兵引着妇女主任走近新屋,众人连忙让出一条路来,让妇女主任走了进去。

  从屋里走出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笑容满面地迎上前去,伸手去握吕主任的手:“吕主任您终于来啦,正等着您呢,快请进。”

  妇女主任刚要走进新屋,却突然又站住了,她看了看这新房门上的对联问:“这对联谁写的?”

  男主人心中格登一下,难道对联写错了?再看了一下门上的对联:两个节约能手一对勤俭夫妻。横批是勤俭持家。这对联没错啊?莫非,是不该请金教授写对联?

  他还是老实回答:“这对联是请下放到我们生产队的金教授写的。”

  “你把他叫来。”吕主任不满地说。

  男主人心中有点打鼓,但还是叫来了一个接近六十来岁的老男人。

  唐爱莲注意到,这个老男人,不正是自己此行要找的金不换教授吗。不过,本人比材料上的相片瘦了不少。此时不好上前见他,只能站在人群中静观事态发展。

  吕主任一见金教授,马上指着对联对他说:“你看你写的这个对联,不关心集体生产,只顾勤俭持家,澳门赌博网站:这不是搞资本主义自发吗?”

  金教授听说妇女主任找,心中正打鼓呢,不会,他无意中冒犯了妇女吧?现在可是男女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时候,妇女,得罪不得。

  一听说只是认为对联不好,连忙点头哈腰地说:“我马上改,马上改。”

  他找了两张红纸,将对联改成:两个生产能手一对劳动夫妻,横批:劳动光荣。

  吕主任满意地进去了,唐爱莲刚想过去叫金教授,却见先前的民兵接来了一个二十七八的年青人进来,听民兵称他为李支书,听人解释了,才知那是团支书。

  那团支书看见这副对联,指着对联说:“不对啊,现在天天大讲继续革命,这副对子却在宣传唯生产力论!”

  金教授无奈,又将对联改为:两个革命能手一对团结夫妻。横批:相亲相爱。

  注:改对联来自网上

  唐爱莲摇头:这几个人啊,还真是能折腾人。

  直到所有人都进了新房,准备吃饭了,唐爱莲这才去找金教授,只见金教授偷偷摸摸拿了一个烤红薯蹲在屋子外面的田基上吃呢。

  唐爱莲上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将他吓得跳了起来:“我没偷红薯,是主家给我的。”

  唐爱莲奇怪:“金教授,你帮他们写了对联,怎么不进去吃喜酒呢?”

  金教授神色黯然:“我是右派,是改造对象,怎么能够参加革命同志的婚礼呢?能让我写对联就已经是看得起我了。”

  这是什么逻辑啊,让你干活,还是对看得起你!

  呃,右派,唐爱莲忘记了,这个金不换可是还戴着右派的帽子呢。

  唐爱莲见他就一个红薯,哪里吃得饱?便递了个大苹果给他。

  这个时候在农村,水果可是希罕物,金不换被扣上右派帽子下放到村里已经三年,这水果他已经三年没吃到了。而且,这苹果闻着就是一股子香气,铁定好吃。

  但金教授却是警惕了:“你是谁,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给我苹果吃?”

  唐爱莲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一个苹果,哪来那么多的目的?”

  金不换“嘿嘿”干笑了两声:“我就是怕你被我连累而已,小女娃,没事离我远点。我是右派!”

  唐爱莲抚了抚额头,这个金不换,似乎不好接近呢!

  唐爱莲恶声恶气地:“我不过一个来吃酒的客人罢了,见你写了对联没有酒席吃,蹲这里啃红薯,才给你个苹果吃,你不吃罢了。”说罢故作怒气冲冲地站起就要走开。

  她以为,对方肯定会喊着她,谁知道,直到她走远了,那金不换都没有出声。

  真是个怪脾气!

  这让唐爱莲很有些苦恼,她来找金不换,就是要撬开他的嘴巴,可要是他拒绝她的接近,她怎么办?

  因为有人结婚开酒席,村里有陌生人出现也不奇怪,但酒席结束,她还在晃荡就有点奇怪了。

  她得想个办法,尽快接近金不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