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53章 乐山入狱
  第353章乐山入狱

  “妈妈,澳门赌博网站:你告诉我啊,我是乐山的儿子还是丁卯卯的儿子”文章大叫着朝母亲跑去。

  终于,妈妈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回去”但她的声音一出,就马上被黑暗物质缠着拖进了黑暗之中,眼前只剩下留着一片黑暗。

  这一次,没有那些东西拖着文章,文章却拨腿就往黑暗之中奔去,一边还大叫着:“妈妈你告诉我”

  向军一边为文章擦着汗水,一边紧张地叫着:“文章,醒来,快醒来。”但文章紧皱着眉,脸上神色满是痛苦纠结。

  而且,他的身体也渐渐变得冰凉起来。

  唐爱莲进了空间,出现在文章的身边。向军一看到唐爱莲,马上就急了:“师父,您快救救文章。”

  唐爱莲只看了一眼,就暗叹了一口气:“他现在在自己的意识之中,谁也帮不了他。只能看他自己的意志了。”

  “可是,可是,您那么有本事,一定有办法的。”向军不甘。

  “如果他是受了伤,再严重我也能救他,但对一个不想活的人,谁也无法救他。”唐爱莲怜惜地看着文章摇头说。

  文章是可悲的。他的母亲王亚非为了给情人报仇,嫁进了乐家,为乐山生下儿子。这个儿子,成了她报仇的工具。

  为此,她不惜自毁清白,杜撰了一个未婚先孕的故事,将儿子说成了丁家的血脉,让让儿子替丁家报仇。

  为了让儿子死心塌地地为丁家报仇,她甚至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她对丁卯卯的感情令人感动,但她只想着让乐山父子相残,替丁家报仇,却从来没有从儿子的立场去替儿子着想。

  儿子如果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替丁家报了仇,他就成了杀父之人,这一辈子就毁了如果儿子最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没有为丁家报仇,就会一辈子处在内疚之中,背着违背亡母的包袱。

  看着可怜的文章,她真的心痛了。

  文章还在挣扎着,朝着黑暗中的母亲追去。他的脚步越来沉重,周围也越来越冰冷,他不管不顾,只想着赶上母亲,问问她,他到底是谁的儿子,她为什么要抛弃他,不要他?

  其实,他也知道了是母亲欺骗了他,但他就是不相信,一定要当面问个清楚明白。

  忽然,耳边响起了唐爱莲的声音:“文章,你母亲欺骗了你,你是谁的儿子有什么要紧?就算全世界人都不要你,大姐还要你,你还有很多的兄弟姐妹。而且,你别忘了,你的责任,你发过誓,要一生一世守护大姐。”

  文章猛然停住了,对啊,他还有大姐,大姐说过,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要他了,她还要他,而且,他发过誓要一生一世守护着大姐,他有责任守护着大姐!

  是的,母亲已经自杀了,她抛弃了他,她不要他了,他就算追上了又怎么样?就算从她嘴里听到他不是丁家的儿子又怎么样?

  见他停下不走,那些黑暗中的物质又过来缠住了他,要将他拖进黑暗之中。

  但此时,文章想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不行,我不能去找母亲,我的母亲已经不要我了,只有大姐还要我,我要回去,我要见大姐!

  一想到大姐,乐文章的脑中就出现了唐爱莲的形象,一股清凉顿时从心中生起,令他生出无穷的力气,而且,身体里也冒出了点点白光,将那些黑暗物质往外排斥。

  终于,他挣脱了那些黑暗物质的纠缠,回头就向着光点奔去。

  终于,他看到了,那里是一片光明,他朝着光明奔去,冲进了光明之中。

  乐文章终于听到了向军的声音:“醒了醒了,师父您看,文章醒了!”

  乐文章睁开眼睛,最先进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的雕刻,转头,就看到了向军,还有,唐爱莲大姐。

  “大姐!”他惊喜地大叫。实际上,他发出的声音比蚊子强不了多少。

  唐爱莲微笑:“恭喜你,你终于打败了自己的心魔,因祸得福,你的念力值涨了十倍,从两百六涨到了两千六!至于你的身体,虽然目前有点虚弱,只要一口灵液,就能恢复过来。”

  “真的吗?”文章虚弱地说,但脸上却是高兴的。只是,他马上想到了什么,神色又暗淡下来。

  唐爱莲知道他想到了乐山,叹了一口气:“对不起文章,我知道,在亡母和父亲之间,你很难决择,所以,我替你作主回避了。你不用想着对不起母亲,因为是她先欺骗了你,你所发的誓言是在欺骗的前提下发的,所以你不用遵守。你也不用想着没有救父亲,因为,你父亲作的事,谁也救不了他!

  因为他是你的父亲,我没有对他出手,但也没有出手帮他,不过,公安机关找他的麻烦,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文章闭上了眼睛,是啊,他的母亲要他杀父亲,为丁家报仇,若母亲还在,他完全可以跟母亲解释清楚,作为儿子不能杀父亲。但偏偏母亲去世了,这个要求就成了她的遗愿,若是不杀,就对不起母亲。

  但是,乐山无论怎么样混蛋,也是他的父亲,别人可以杀他,作为儿子不能杀他,他对别人怎么不好,他对自己都是好的,有生恩,有养恩,他不能忘恩负义去杀他!

  杀,对不起父亲,不杀,对不起母亲,正因为这样,才让他为难,甚至差点入魔。

  而大姐处理的方式是,将他打晕,带他离开,既不用面对杀父的难题,因为,父亲毕竟生了他,养了他,杀父亲,他下不了手又不用背负违背母亲的遗愿问题,不是我不杀,是无法杀。

  至于对父亲见死不救,他被打晕了带开,不是不救,而是没法救。

  这已经算是最好的方法了。

  “他现在怎么样了?”他还是问道。

  “他已经被抓了,罪名是私开金矿。乐家的财物都被没收了,你的哥哥和两个姐姐已经离开了乐家,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他们都已经成年,你可以不用管他们。如果你想他,我可以陪你去看他!”

  唐爱莲没有说,揭发他私开金矿的是他的大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