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52章 他是母亲报复的工具
  第352章他是母亲报复的工具

  乐山的脸上有点痛苦:“文章,你错了,你被你妈妈骗了,你不是丁卯卯的儿子,而是我乐山的儿子。我乐山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将别人的儿子当作自己的儿子养?

  你自己想想,这么些年,我对你可有半点不好?连你的哥哥姐姐们,我都没有对你那么好,甚至还因此招到了你哥哥姐姐的嫉妒,联合起来对付你。

  至于在他们对付你时我装看不到,是因为我将你当作了我乐家的继承人来培养,而乐家继承人必须面对一切阴谋诡计。”

  文章心中有些松动,因为,这乐山的确一直对他好,甚至,比对他另外三个子女还好。这一点,是他不能否认的。而乐山一直将他作为继承让培养,他也知道。

  唐爱莲心中一动,这个乐山能成为周围百里的一霸,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怎么可能被王亚非骗过去?如果这个文章不是他的儿子,他绝对能感觉得出来。就算感觉不出来,作为继承人培养的人,他也会调查清楚,否则,他不是将家业拱手让给了外姓人?

  另外,她看乐山跟文章的相貌,两人也有相似之处,这个文章,真的非常有可能,是乐山的儿子。

  “文章,如果你有半点丁卯卯的血脉,早就被我处理了,我怎么可能还留着你的性命,还对你疼爱有加?文章,你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难道,你不相信她的人品?她怎么可能没有结婚就跟那个什么丁卯卯上床,还珠胎暗结?

  文章,你妈妈当初并没有跟丁卯卯有染,她跟我的时候,还是一个处。”

  乐山的这话,却是彻底击溃了文章,因为,文章也知道妈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守旧,克制,懂礼,正如同乐山说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

  文章的脸上顿时纠结了起来。

  乐山进一步说道:“儿子,相信我,我一个识女无数的男人,不会分不清一个女人是不是处。而我有一个规则,那就是非处不娶。你以为你妈妈能骗得了我?你以为,你妈妈偷偷转移丁家的财产我不知道?那是因为,我知道她拿了,最后也是传给我的儿子你!

  你以为,你妈妈将那些财产给你我不知道?或者,你以为,你藏丁家财物的地方我不知道?不,儿子,我爱你的妈妈,所以,我没有去戳穿她而已。我将你当作乐家的继承人,自然不会让你将那些财物拿过来,让你跟你哥哥平分。因为,我最爱的儿子是你!”

  听着乐山这些话,文章有点目瞪口呆。

  “另外,你是不是我的血脉,我能感觉得出来,我绝对不会给别人养儿子,所以,相信我,你肯定是我的儿子!若不相信,我们可以当堂滴血验亲。”

  “别说了!”文章的眼睛显现着挣扎之色,要验亲吗?要承认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父亲吗?

  但他真的不想啊,他还记母亲临终前说的话:“文章,切记要为丁家报仇!”

  唐爱莲传音道:“文章,我知道你很矛盾,但我还是不想让你被蒙在鼓里,我用念力查看了你和这个乐山的血脉,你跟这个乐山是承自同一种血脉,也就是说,这个男人的的确确是你的父亲!”

  乐文章呆住了。

  他妈妈以为将事情隐瞒得很好,谁知道,乐山什么都知道。

  他以为自己是丁家的儿子,谁知道,他其实是乐山的儿子。

  “啊”

  文章仰天狂叫,神情如同一头被困顿的猛兽。

  一年前,母亲告诉他他是丁家的儿子,告诉丁家跟乐家的血海深仇,交代他要替丁家报仇,还因此自杀,他差点崩溃。

  自那天起,他就一直以为丁家报仇雪恨为目标,可现在,唐爱莲却告诉他,他不是丁卯卯的儿子,而是这个他一直当作血海深仇的仇人才是他的父亲,你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他以为他妈妈最爱他,谁知道,他妈妈其实骗了他!

  他不是傻瓜,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了,他妈妈就是将他当成了报仇的工具!

  谁来告诉他,他该怎么办?

  听母亲的话为丁家报仇吗?可他并非丁家的血脉。不替丁家报仇吗?可亡母的话言犹在耳,而他也答应了!

  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文章,头大如斗,他仰天狂叫一阵,又抱着头痛苦地倒下,在地上滚来滚去。

  唐爱莲吃了一惊:文章要入魔了?

  她当机立断,伸手在他后脑一拍,狂叫翻滚的文章顿时昏死过去,唐爱莲再次挥手,将文章收进了空间,交给向军照顾。

  乐山见文章突然发狂,也是吓得够呛,见唐爱莲打晕了他,刚刚松了一口气,又见唐爱莲一挥手,文章就不见了。

  他不由大惊失色,隐含血丝的眼睛紧盯着唐爱莲:“你把我儿子弄哪去了?”

  唐爱莲不屑地看了一眼:“你为了一己私利,逼得儿子发疯入魔,你不配当父亲!”说罢不再管他,向外面走去。

  “喂,你别走,我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把我儿子还给我!”乐山大叫着追出去,但唐爱莲明明只是比他先一步出门,他紧跟着出门,却不见了唐爱莲的踪影。

  文章发现自己处于一片黑暗之中,周围一片黑暗,远处,有一点蒙蒙的光,他在黑暗之中挣扎着,想要朝着蒙蒙的光走去,但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将他拖往更黑暗的地方去。而且,他感觉自己的力量在慢慢消失,向着黑暗中沉沦。

  忽然,他在黑暗中发现了母亲,他大声叫着“妈妈”,拼命挣脱那纠缠住他的东西,向着母亲赶去。但母亲始终隔得那么远,神情凄苦,就那么看着他不说话。

  “妈妈,我是乐山的儿子,还是丁卯卯的儿子?妈妈你告诉我!”

  但母亲却依然是凄苦地看着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她张开了嘴巴,一张一合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或者,她说出来了,但他什么也听不到。

  他发现,刚才纠缠着他的那些黑暗物质,此刻就缠在母亲的身上,要将她拖往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