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44章 守护者家族
  算344章守护者家族

  唐爱莲睁开眼睛,澳门赌博网站:看着眼前的向清心,她心中忽然浮出一个大胆的猜测:“你向家,是远古巫神的九位守护者的后代之一?”

  向清心忙说:“是的,我向家是远古巫神的守护者之一,这个传家宝就是巫神交给我向家的信物,凭此可找到巫神的传承者,并终身守护。”

  “这么说,你修炼了守护者功法巫体功法??”唐爱莲问。

  向清心点点头,又摇摇头:“真正的守护者巫体功法已经失传,我修炼的只有前面两层功法。”

  向清心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打出了巫武拳。

  唐爱莲点着头,是巫体功法没错。只是,哪怕只是前两层,也少了手印部分,不能聚集天地源气,这样的巫体功法,只是具其形,却无其神,修炼速度自然无法快起来。

  这也是向清心修炼了三十年,依然只是一个二级武者的原因。

  尽管这样,唐爱莲也不再怀疑对方是巫神守护者后代的身份。

  “既然你是守护者一族,我就传给你巫体功法之中的印诀手法吧。”唐爱莲说着,以念力凝聚于中指,点在了向清心的眉心。

  有了手印相辅,向清心的修炼速度将提高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以上。

  “谢主上传功。”大喜过望的向清心叩下头来。虽然主上没有传下全部的巫体功法,但是,他是半路出家,主上能给了他手印法诀,让他修炼速度呈几十倍增加,已经很不错了。哪怕只有前两层功法,他也能借此修炼到先天,并拥有三甲子寿命。

  “你已经将符阵石传给了向军,等于将守护者的身份传给向军了。不用叫我主上。不过,虽然你不是我的弟子,但有了这个手印,用不了十年,你就能修炼到先天了。只是”说到这里,唐爱莲的声音忽然转厉:“不许你做伤天害理之事,否则,哪怕你上天入地,我也必追究到底!”

  向清心知道无论是巫医神功还是巫体功法,都是讲究遵循自然天理,若有犯下伤天害理之事,不但本人要受天谴,连同教他神功的人也会受到连累。因此,主上这样说,他一点也不为忤。

  “清心定遵循主上教导,定以主上之名做行善积德之事,绝对不做伤天害理之事。”

  唐爱莲点头,她也知道,在远古巫医的记忆里,这守护者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就是替巫医四处行善积德,帮助巫医修炼性光。

  她说:“既然你要以我为名行善积德,就不可无钱。我这里有一些东西,你拿去换了钱财行善吧。”唐爱莲拿出了部分珠宝金银给他:“或架桥修路,或怜助孤儿老人,或救人于灾难,或治病救人皆可。”

  唐爱莲说一句,向清心答应一声,只是,听到唐爱莲说到治病救人,却是没有出声:他不懂巫医,也没有学过医术。他心中不由有些期盼,主上会教给他巫医治病的方式吗?

  果然,唐爱莲又是一指点去,将巫医治病的一些方式教给了他。然后,又拿出一只用灵石的伴生石做的灵壶:“在这个年代,以巫医方式治病会被人认为是封建迷信的。这是救人灵液,内含大量生命之力,普通病人有一滴即可治愈,就算久病之人,分三次服用三滴也可病愈了。”

  药井空间里,那银心草被唐爱莲浇灌了多次灵液,又有三株银心草变异成了金心草,唐爱莲也不挖它出来,任由它生长的空间里,生命之力渗透到那口药井里,药井里的灵液也因此注入了越来越多的生命之力。

  向清心感激莫名:“谢谢主上,清心定不负主上期望,为主上多多积德!”

  唐爱莲见向清心只是二层武者,怕自己走后,他身怀巨宝不能自保,又拿出一瓶灵髓:“这是灵髓,普通武者服用一滴,即可提升一层功力,这里大约有三十滴,只是给你作为辅助之用。有了功力,才能自保并保住救人灵液。在你的功力不足以保护灵液之前,不得暴露灵液治病的秘密。”

  想了想,又拿出十几个玉盒,里面装的都是千年人参和灵芝等名贵中药:“武力不足之时,就先用这些药物作遮掩吧。”

  见主上连这些都为自己考虑周到,向清心激动得声音都颤抖,除了谢谢主上之外,说不出其他话来。

  不说向清心怎么为主上行善积德,单说唐爱莲将向军收入药井空间修炼后,带着小白小青继续上路。

  按照行程,这次他们找的是无来县老秧公社乐池大队乐家山生产队的乐文章,乐文章的家似乎是个有点钱的人家,兄弟姐妹四个,乐文章排行老四。

  但因为上头有两个姐姐,只有一个哥哥,因此,唐爱莲估计,乐文章的父亲可能不想让乐文跟着唐爱莲走。

  在去乐家之前,唐爱莲将向军放了出来,想着他们同龄男孩子有共同语言,应该更容易说服乐文章跟她走。

  还未到乐家山,唐爱莲又感受到了那股灵魂里的呼唤,她心中一动:难道,这里又有一个前世守护者的后代?

  她的心有些激动,真是那样的话,她的功力又能大涨了!

  唐爱莲压制住激动的心情,走进了乐家山,顺着村民的指点走向乐家,那里,正是呼唤她的灵魂的地方。而且,唐爱莲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乐文章的家居然是那种带点古色古香的高大宅院,类似于旧社会的地主家大院。

  也不知是远古前世守护者后代就住这里,还是那符阵石被藏在了这座房子里。

  唐爱莲有点郁闷,上次找到向军,向军是他坏分之仔,这次来找的乐文章,不会是个地主仔吧?不对,地主的房子早就应该交公了,哪里还能保留?这应该是分到地主房的农民。

  可是,当他们出现在乐父的面前时,唐爱莲还没有说话呢,乐文章的父亲却盯着向军胸口的传家宝睁大了眼睛,看着向军:“你是谁?你胸前的这块玉石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