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40章 事情大条了
  第340章事情大条了

  唐爱莲转向那床上的女人:“你也写一份吧,澳门赌博网站:就说你因曾经跟向清心告白,向清心不理,你才故意想要诬告向清心,你发现向清心星期天去河边为儿子掏鸟窝,见他上了树,你才故意跑到树下脱了衣服洗澡,然后叫人来抓向清心,栽脏给他,并诬告他耍流氓。”

  女人将被子拉下,伸出个头来:“不好,这样我非得坐牢不可。”

  “你以为你不写就不坐牢吗?告诉你,我们早就掌握了证据,你是诬告陷害向清心。第一,我们已经了解到,你平时根本就不去河边洗澡,因此,你说向清心探知你平常在那里洗澡,事先埋伏在那,根本说不通。”

  秦怂标一愣,这是个硬伤啊,他之前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小姨子平常从不去河边洗澡?

  女人心中奇怪:她怎么知道我从不去河边洗澡?其实是唐爱莲发现这个秦怂标家里有洗手间,就算要洗澡也只会在家里洗,才猜测她根本不会去河边洗澡的。

  一般来说,去河边洗澡的,要么是情侣去洗个情趣,要么农村人在家没有地方洗才去河边,毕竟,能在家中舒服洗澡,谁会去河边洗?

  如果是有伴去洗个热闹还罢了,偏她又是一个人去,因此唐爱莲断定,她平常并不去那里洗澡。

  “第二,向清心那天可是带了儿子去了,请问,有故意埋伏偷看女人洗澡还带着儿子去的吗?向军去之前,可是跟同学说过力那天要去掏鸟窝的,有人证明他跟爸爸一起的。”

  这些自然是从向龙那里了解到的,不过有一点唐爱莲没说,那就是向清心被诬陷的时候,向军恰好离开了。

  唐爱莲这话一说,连秦怂标也吃了一惊,向清心那天居然带着儿子去了?

  这又是一个硬伤啊,哪有出去偷看女人洗澡还带着儿子呢?

  “第三,所谓的被害人洗澡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个洗澡的好地方,恐怕你们都没有注意过,向清心爬树的地方,一片泥沙地。请问一下,谁会去那种一下水就能将水搞浑的地方洗澡?

  谁也不会去那种地方洗澡,而你却去了,那只有一个解释,你就是为了陷害向清心!更何况”

  唐爱莲看了秦怂标一眼,又看向那女人:“更何况,你洗澡的地方河对面连株树都没有一株,谁在对岸都能看到你。你自己脱光了跑到别人轻易能看到的地方,被人看到了你能怪别人耍流氓吗?”

  听了唐爱莲的这番话,不只是秦怂标,就连那个女人也是脸色白了。

  她平时又不去河边洗澡,谁知道洗澡该选什么地方呢?又怎么知道那里的水下是泥沙地?

  唐爱莲继续说:“第四,一个女人单独去河边脱光衣服洗澡,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查看周围是不是隐蔽,有没有男人。你洗澡的地方病因一不隐蔽,二只要抬头一看就能看到向清心爬在树上。可所谓的受害人却一到就迫不及待地脱了衣服下河,你说是人家偷看你洗澡,人家还没有说你是故意去脱衣勾引别人的丈夫呢。”

  唐爱莲说到这里,别说女人有点脸红,就连秦怂标也脸红了。

  是啊,男人先上了树,女人是后到的河边,你女人都没羞没躁地当着男人脱衣服了,男人都没有怎么你,不是柳下惠是什么?女人的这种做法,的确是勾引人而不是被害人啊。

  唐爱莲继续说道:“第五,一个正常女人,在脱了衣服洗澡上,却突然发现旁边的树上有个男人,人家又没有对你怎么样的时候,第一反映就是保护自己的名誉不受伤害,赶紧穿上衣服悄悄走路。

  可你呢?你不但不尽快穿上衣服跑路,还故意只是抓着衣服挡着身子大喊大叫,让人来抓看了你身体的男人!你觉得,这是一个正常女人反应吗?

  有了以上这五大疑点,只要有人去查过你们的案发现场,再认真分析一下,就能得出一个结果,那就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向清心对你耍流氓的事,而是你自己故意对向清心诬告陷害!”

  “你自己说说,只要有人替向清心鸣冤,你的诬告陷害还能成功吗?”

  秦怂标的小姨子听着唐爱莲说的这些,身子越来越抖,最后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不想的,是姐夫,是姐夫让我做的。”

  唐爱莲点着头:“也只有受到协迫,才会做出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来,既然这样,那你就把你姐夫强迫你诬告陷害向清心的事写下来吧。”

  听到小姨子说出是他的协迫,秦怂标的脸气白了。但是,她说的也是事实,的确是他听到了小儿子说起向清心要陪儿子去河边掏鸟窝的事之后,强迫小姨子去做这件事的,他根本辩驳不得。

  秦怂标闭上了眼睛,心中又恨又悔。忽然,他的眼中凶光一闪,就朝着唐爱莲扑来,那只手,竟是想强抢唐爱莲手中的相机。

  居然想动手?唐爱莲根本不动,身后的小白就上前了,只是一脚踢去,秦怂标就以比刚才扑过来更快的速度飞出,撞到墙上,跌下地来,身体弯成一个虾米他被踢的部位,居然是他的男根。

  小白刚要再上前,那小姨子已经惊惧大叫:“别过来,我写我写!”

  最后,两人都被逼写了认罪书,唐爱莲看过之后,又说:“盖个手印吧。”

  秦怂标恨恨地:“家里没有印泥。”

  唐爱莲用刀在秦怂标手指上拉了下,血珠马上冒了出来,唐爱莲笑了一下:“以血作印吧。也是红的,还带着你的信息,比印泥还好。”

  又用同样的法子,让他的小姨子也盖了血印。

  唐爱莲收好了两份认罪书,却并不急着走,而是看向秦怂标:“你刚才不是说,我们每人两万吗?”

  秦怂标心中大骂,你都逼我写下了认罪书,还要钱啊?

  他苦着脸:“姑娘,我那是信口胡说,我哪有那么多钱啊。”

  唐爱莲一指卫生间用砖头砌的浴缸:“在浴缸边呢,掏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