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36章 他得罪了人
  第336章他得罪了人

  向军见大姐直接走向他家里的方向,澳门赌博网站:心中觉得奇怪,大姐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

  两人走进牛棚,唐爱莲感觉到,那种若有若无牵引灵魂的感觉更清晰了。。

  “妈,妹妹,我大姐来看你们了。”向军跨进屋里,就朝着床上的女人叫道。见妹妹睡着了,又将声音放轻,连脚步也放轻了。

  早在他们两人走进牛棚的时候,向军的妈妈就醒过来了,此时,她将头朝着向军转来:“小军,你回来啦,这位姑娘是”

  向军将妹妹轻轻抱到了另张床上,这才过去拉着妈妈枯瘦的手:“妈妈,她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四年前我被人贩子拐卖的时候,那位当卧底救了我的大姐。”

  那女人听,连忙要起床:“原来是恩人”

  唐爱莲连忙将大背包放到她旁边的地上,上前扶住她:“阿姨您别着急,我是向军的大姐,您就是我的长辈,不用起来的。我会点医术,我帮你看看吧。”说着也不管她答不答应,拉过她的手把起脉来。

  实际上,却是以念力探进她的身体,仔细查探。

  之前唐爱莲就以念力扫过她的身体,此时近距离以念力查探,看得更清楚些。果然,因为心力交瘁,她的心脏已经有了问题,加上丈夫出事,她心灰意冷,才使得脸上有了死气。如果不是因为有两个孩子拖累,恐怕她早就自行了断了。

  “大姐,我妈怎么样?”向军紧张地问。

  唐爱莲叹口气:“你妈没事,我能治好。”

  她心说,她的病在心,这心病可比身病要难治。她转向向军妈妈:“阿姨,我已经听过向叔叔的事了,你相信自己的丈夫吗?”

  “相信?”

  向军妈妈心中酸楚,面如死灰。如果犯的是别的事,她肯定会愿意跟丈夫患难与共。只是,丈夫犯的是流氓罪,本就意味着对她的背叛,她怎么能毫无隔阂地再相信他?

  “阿姨,我听向军说,向叔叔是星期天带他去河边玩,因为向军的要求才去爬树上掏鸟窝的。那个女人是后面才去的。我怀疑,向叔叔是被冤枉的。

  阿姨您想想,向叔叔又没有末卜先知的能力,怎么能预先知道那个女人会去那里洗澡,而早早就去树上等着偷看呢?”

  向妈妈听,心中暗叹:谁知道他是怎么知道那女人会去那里洗澡的呢?恐怕,早就侦查好了也不定。

  唐爱莲看她脸色,知她不信,又说:“阿姨您再想想,个女人去河边洗澡,怎么能不查看下周围有没有人就脱衣服洗澡呢?如果查过了,又怎么会没有现树上有人?”

  向妈妈愣了下,是啊,女人到河边洗澡,怎么能不查看四周?难道就不怕被人看到?难道,这女人也喜欢向清心,故意去那里让他看,这也太贱了吧?

  唐爱莲可没想到,她居然这样也能想歪,她进步说:“如果向叔叔真是去偷看女人洗澡,干这样的事肯定会瞒着儿子呗?为什么,他还带着向来呢?”

  向妈妈脑中如被雷击击中了,是啊,他就算去做坏事,也不能带着儿子去吧?真去看女人,为什么带上儿子?

  向妈妈直以为是丈夫看上了别的女人,所以才埋伏在树上偷看那个女人洗澡,背叛的痛苦让她失去了平时的冷静,根本就没有去想丈夫是不是被冤枉了,直接带着儿女回了娘家。

  但此时,她的心却狂跳起来:难道,真是别人冤枉了自己的丈夫?

  唐爱莲又说道:“我今天去县城找向军,有个大爷告诉我说,向叔叔在县委当通信员得罪了人,被人陷害劳改去了。可见,那大爷都认为向叔叔是被冤枉的呢。”

  “真的吗?”向妈妈猛地坐起:“别人真是那么认为的,他是因为得罪人才被人陷害的?”

  唐爱莲点点头:“我听到那老大爷说了之后,就马上赶来你们村里,在村口遇到向军,听他说了经过之后,我就怀疑,向叔叔非常有可能被人冤枉了。”

  向妈妈呆呆地看着唐爱莲。她跟丈夫生活了十几年,上级说丈夫犯了错,她居然马上就相信了,而这个小姑娘却仅仅是听到儿子说了遍情况,就马上感觉到了不对。

  她忽然羞愧起来。

  唐爱莲又问她:“如果向叔叔真被人冤枉,那他肯定就需要阿姨您的信任和帮助。您先告诉我,他在县委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

  如果她没猜错,应该是向军的爸爸得罪了人,那人借着运动期间办案的粗放,对向军爸爸打击报复来了。

  “得罪了人?”向妈妈皱眉沉思,忽然,她抬起头:“对了,他曾经跟我说过,县委有个叫秦怂标的革委会副主任,在老县长离休后,多次克扣属于老县长应享受的东西,拿去讨好其他在职的领导,向军的爸爸为此提醒过秦主任几次,有次还为此跟那个秦主任吵了起来。恐怕”

  向妈妈见唐爱莲有点迷茫,又说:“老县长是南下干部,你向叔叔就是合了他的眼缘,才被他要去当通信员的,否则,以你向叔叔孤儿的身份,怎么可能参加工作成为国家干部。”

  听着向妈妈的介绍,唐爱莲了然,这就是了,不用说,陷害向军爸爸的人十有就是那个革委会副主任秦怂标了。

  南下老干部虽然离休了,但还是享受在职干部的待遇,比如那些内参,又比如节假日点东西什么,反正他在职时有什么,离休后上面照样他什么。

  但这些东西,是由革委会掌握的,不给他,他也不知道。革委会副主任秦怂标本就是个靠拍马屁上来的人,老县长离休了,没有权力了,他自然不会再拍他的马屁,甚至还迫不及待地要踩上脚,于是,老县长应享受的东西,他不但不再分配给老县长,还拿了来去拍别的领导马屁。

  只是,老县长是向清心的恩人,向清心怎么可能眼看着老县长应享受的东西被人挪用而不管?

  很自然,他的据理力争就得罪了秦怂标这个革委会的副主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