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35章 雄鹰会管鸡仔的恨吗
  第335章雄鹰会管鸡仔的恨吗

  向军正有点歇斯底里呢,澳门赌博网站:忽然听得耳边有人叫了他的名字:“向军!”

  他觉得奇怪,他不是这个村子的人,这个村里的人基本没有叫他名字,而是叫他“坏分子仔”,甚至,大部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谁会叫他呢?

  他回过头,就看到个如同神仙般的女孩笑着看着他,她的旁边,放着个比她人矮不了多少的大背包。虽然是傍晚,但他却感觉那女孩的的脸上充满阳光,似乎这天下的阳光都跑到了她的脸上。

  唐爱莲感觉到现在的向军不但心里充满怨恨,而且,还充满警惕心,个不好,让他感觉到危险,就会暴。因此,她叫了他声,就站在那里,脸上带笑看着向军。

  “你叫我?”向军不敢肯定地看着唐爱莲,唐爱莲眼中的阳光,最后直接照进了他的心里,将他心中的阴霾冲开了不少。

  “向军,你不认识我了吗?你忘了你四年前曾经过的誓吗?我是大姐唐爱莲啊。”唐爱莲看着他的眼神,没有错过他眼中的惊喜。

  大姐?她是大姐!

  向军永远不会忘记,四年前他被坏人拐走,是个女孩子又是报案又是当卧底,救了他们全部被拐的小孩子,还给他们好吃的,救了差点死去的自己。

  他还记得,他回家之前,大姐将他们集中在起说过的话:“你们大家都要记住,只要你们不忘记大姐,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要你们了,大姐还是不会不要你们!”

  “有难事,找大姐!”

  “大姐,你是我大姐,对了,我不是没有亲人,我还有个大姐!”向军的眼睛亮了。他冲了过去,象是抓住了最后根救命稻草般抓住唐爱莲的手臂:“大姐,你说过,就算全天下人都不要我,你也不会不要我对不对?”

  就在这时,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喂,你是谁?你要搞清楚,这人是坏分子仔。他爸爸是坏分子,要被批斗的坏分子。你可不要自误啊。”

  说话的人,正是刚才逼着向军下跪求他又不答应找爷爷去救他妈妈的黑仔。

  黑仔也是觉得奇怪呢,他们这样的村子,居然来了个这样漂亮的女孩,但这样漂亮的女孩居然不是来找自己,而是来找向军的。因此,他很不服气。

  还有,向军这个坏分子仔喊她大姐?

  不对啊,听爷爷说,向军的爸爸向清心是个孤儿,解放初期被个南下干部看上,才进县里当了通信员,要不是南下干部死得早,恐怕他也应该爬上去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就得罪了个领导,借着他爬树上帮儿子掏鸟窝这事,诬赖他偷看女人洗澡,将他拿下了。

  这个向清心自己是孤儿,他老婆又只生了两个孩子,向军是老大,他哪来的大姐?

  向军听到黑仔的话,脸上马上紧张了,他紧紧地盯着唐爱莲,就怕唐爱莲说出不要他的话。

  唐爱莲却根本不理那个叫黑仔的大男孩,而是对着向军很认真地说:“当然!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是你的大姐,只要你不背叛我,我就不会不要你,永远都把我当成我的亲小弟!”

  “就算我成了坏分子仔你也还要我吗?”向军紧紧地盯着唐爱莲的眼睛,就怕唐爱莲会因为他成了坏分子仔会退缩,不要他了。

  唐爱莲知道,现在的向军面临着个崩溃的边缘,自己就是他最后的救赎,如果她放弃了他,恐怕他就真的崩溃了。

  因此,就算知道,这个敏感时期大家都在远离切灾祸的根源,她还是继续朝着向军走去:“当然,只要你听我的话,不做坏事,哪怕你是坏分子仔也是我的小弟!”

  “大姐”向军忽然就跪了下来,抱着唐爱莲的双腿大哭:“大姐,我听您的话,我永远是您的小弟。”

  呃,这算什么?唐爱莲没料到这个男孩居然会跪她,当初她救了他们,也没见他跪过自己啊。

  她连忙将他扶起:“别哭了,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我们还是快去看看你妈妈吧。”

  向军马上想起了躺在床上的妈妈,神色又变得焦急:“大姐,我妈妈她”

  “别担心,大姐会治病,会帮你治好你妈妈的。”唐爱莲只能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

  “真的吗?那快走吧。”向拉起唐爱莲的手就跑。

  他们的背后,却传出黑仔的声音:“喂,我爷爷说,要是帮助了坏分子的家里人,就会惹上麻烦,你真要去救那个坏分子的老婆啊?你就不怕自己惹上麻烦?”

  向军马上就低了头:“大姐,我”黑仔说的不错,我是坏分子的仔,大姐帮我,就会惹上麻烦。

  唐爱莲冷哼了声:“麻烦?我只知道我爹爹说过,救人命,胜造七级浮图。向军,带路!”说罢反手拉上向军,朝向军妈妈的娘家走去。

  “大姐”向军感动得差点落泪,他抹了把眼角,便跟着唐爱莲走了。

  黑仔看着向军和唐爱莲远走的背影,两只拳头抓得死紧:你居然敢给我没脸,等我爸爸回来,我会让你好看。他连唐爱莲起恨上了。

  对黑仔的恨,唐爱莲根本连理都不想理,只雄鹰,会管只鸡仔的恨吗?

  忽然,唐爱莲的灵魂再次感应到了进村之前那种若有若无的灵魂牵引力。她的念力被吸引到间破旧低矮的房子里,那是间只有三十多平方的房子,泥砖墙,树皮顶,很明显,那里原本应该是间牛棚。

  房子里有两张在高长他条凳子上放了几块木板的床,此刻,张床上躺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

  旁边还坐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正扑在床上打瞌睡。

  那女人病得很重,她的脸上已经有了死气。但唐爱莲的念力能感觉到,女人的病在心部,很明显是心力交瘁,加上她自己不想活了,除非改变心态,否则,就算这次治好了病,也挨不了两年。

  只看了眼,唐爱莲就知道,这两人就是向军的家人。她奇怪:向来家有什么东西能牵引自己的灵魂呢?她拉着向军,就朝那间屋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