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34章 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样子
  第334章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样子

  唐爱莲微怔了下,便对那老太爷说:“我们是向军的朋友,从很远的地方来找他。老大爷您知道他在哪里就告诉我吧。”

  老大爷忽然四处查看了下,见没有人注意这里,这才低声道:“你们别到处问了,向军的爸爸在县里得罪了人,被陷害抓进了监牢,革委会这两天正准备着要批斗他呢。向军那孩子和他妹妹起跟着妈妈去了他妈妈的娘家大衍公社大衍大队阳家村了。你们出了县城向西走,走大约十六里路就到了,离公路边不远的。”

  唐爱莲知道,老大爷这是担心她问到不该问的人那里受到连累,她掏出样东西塞在老大爷的手上:“谢谢老大爷。”

  待她走后,老大爷将手上东西举到眼下,心中就是跳:居然是张块钱的票子。

  他摇了摇头:“这城里人,就是有钱。问过路都给块钱。”

  人两宠出了县城,马上上了马车,向着西方的路上驶去。路上路过了两个村子,计算着车程,大约走了十五里之后,眼前又是个村子,离公路不到公里地。

  唐爱莲将马车收起,又让小青小白化成手镯绕到手腕上,这才走向这个村子。

  刚刚走进村子,唐爱莲就有种奇怪的感应,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应着她的灵魂。又似乎是她的灵魂缺失了块,丢在这个村里,散着若有若无的牵引之力。

  唐爱莲心中乱跳:这个村子,澳门赌博网站:哪怕没有向军,唐爱莲也要探查番了。

  唐爱莲步行走入村子,念力散开,将整个村子包围,刚刚想要仔细搜寻向军,个声音却撞入了唐爱莲的耳鼓:“你不是城里的小天才吗?怎么跑到我们家来了?”

  她的念力马上顺着那处声音而去,便是看到个七岁的小男孩站在处瓦房的院子里,眼神透出无助,焦急。

  他的前面站了个十三四岁,长得黑不溜丢的男孩,他手中还拿着条细竹枝,在那个七岁男孩的身上指指点点。

  小男孩在苦苦哀求:“黑仔哥,求你让我见见张爷爷吧。”

  黑仔不屑地用竹枝点着他的头:“求我?我没有听错吧?小天才居然求我?你不是城里人吗?怎么会求我这个农村人?还有,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样子,城里人就这么求人的?求人却没有求人的样子呢?”

  小男孩扑通声跪下了:“求你”

  但男孩似乎并不满意:“你以为你跪在这里就可以了?你的尾巴呢?你没有尾巴,怎么摇尾乞怜啊?”

  那跪在地上的男孩虽然只有七岁,却是紧咬住嘴唇,眼中透出倔强的神色:“黑仔哥,请你让我见见张爷爷,请张爷爷救救我妈妈吧。”

  “救你妈妈?”那叫黑仔的男孩用竹细枝点着向军的额头:“你让我爷爷救个坏分子的老婆,是想让我爷爷也犯错误吗?”

  四年前,唐爱莲虽然只是跟那些孩子处了两个半天,因她精神力强大,却是对每个孩子都记下了相貌。虽然隔了四年,但她还是看得出,这个跪求人救他妈妈的小男孩,就是她要找的小弟向军!

  而且,虽然只是念力扫,唐爱莲却能看出,这向军虽然练武资质不如那些被欧阳家送到岛上的孩子,但他的精神力却是非凡,虽然不如笑笑,却也比宁静他们都强大,至少有两百五十左右的念力值。

  唐爱莲听着两人的对话,便知道向军的妈妈病了,想要让黑仔的爷爷救她,但因为向军的爸爸是坏分子,所以,黑仔不想让爷爷去救向军的妈妈。

  唐爱莲知道,坏分子指盗窃犯、诈骗犯、杀人放火犯、流氓和其他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坏人,属于“群众专政”的对象。坏分子属于黑五类,是被所有不齿的。在这个年代被戴上了坏分子的帽子,实在不是件好事。

  唐爱莲的眉头微皱,她不喜欢这个黑仔!

  还有,向军的爸爸怎么会是坏分子?爸爸是坏分子,有个染病的妈妈,看来,她要将向军带走有点麻烦了。

  然而,下刻,就见向军瞪着眼睛看向黑仔:“我爸爸不是坏分子!”

  “你爸爸不是坏分子?你是说县里的领导给你爸定性错了?你爸在县城的河边爬在树上看人家知青洗澡,犯了流氓罪,下次开公审大会的时候就会被拉上去起批斗了,不是坏分子是什么?”

  向军似乎被说急了,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瞪着黑仔辩解道:“我爸爸不是有意的,是我让我爸爸帮我掏树上的鸟窝,他才爬树上的,我爸爸都已经在树上了,那个知青才去洗澡。

  那地方又不是那个知青的,凭什么她能去我爸不能去?我爸在树上,不小心看到了那个知青洗澡就犯了流氓罪?难道你就没有看过女人洗澡?”

  黑仔似乎被这句话问住了,愣了下,马上老羞成怒:“你这坏分子的狗仔子说什么呢?谁偷看女人洗澡了?你是不是想要讨打?”

  因为,他其实也偷看过女人洗澡,夏天的时候女人都爱到河边洗澡,虽然分了男女各个河段,但只要沉到水里转个弯再钻出来,躲在河边的草丛里就能看到。

  说真的,他可没少干偷看的事。

  唐爱莲叹了口气,向军的爸爸看了个女人洗澡就要被马上判刑,不但他自己的工作丢了,老婆孩子也跟着他倒楣。恐怕这个被看的女人身份不简单。

  她刚想走向向军,却现向军已经转头往回走,边走边大哭着。

  忽然,他朝天大叫:“谁来救我妈妈?谁来帮我爸爸?谁能做到,我以后就跟谁姓!”

  在农村,说出跟谁姓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相当于说做别人的儿子,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了别人。看来向军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因此才生出这样的心愿。

  唐爱莲叹气,这个向军似乎满怀怨恨呢,如果她今天不出现,真不知道他的命运会走向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