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25章 我是你们亲生的吗下
  第325章我是你们亲生的吗下

  木笑笑看了一眼气得脸色发青的小妹,却不接她的话:“表姐,虽然借你家的钱我双倍还上了,不过你放心,你从我那里谋取的布鞋我是不会要回来的,虽然说,那双鞋子是我大姐花了十多块钱买回来的,但那鞋子已经半你穿过,我不要了,我也看不上那双鞋子了,我有更好的了。”

  她说着举起了自己的小脚:“这样的新鞋子我还可以有好几双呢。”

  众一听笑笑妈送给苟小妹的布鞋居然价值三十多块钱,又都诧异了。

  送给苟小妹那双布鞋要十多块,木笑笑脚上的布鞋要比苟小妹脚上的漂亮得多,材质也好得多,那得值多少钱啊?

  不但是苟小妹,就连木笑笑的妹妹木容容也嫉妒得眼睛冒火。她跑过去拉着妈妈的手摇摆:“妈妈,我也要姐姐身上那样的漂亮的衣服和鞋子。”她一指笑笑的头上:“还有,我也要那样的珠花。”

  她心中冷哼,姐姐你得意个球,居然敢跑来显摆,我不把你全身的宝贝全部要过来,我就不姓木。

  笑笑心中一顿,平时,若是她有什么东西,只要木容容开了口,妈妈都会让她让给木容容,只因为她是姐姐,木容容是妹妹,说是姐姐应该让着妹妹。

  可今天,当着这满堂客人的面,妈妈还会那样做做吗?她看向了妈妈。

  笑笑妈妈看微笑着摸了摸容容的头:“好,咱容容值得最好的。”她抬头看向笑笑:“笑笑,你是姐姐,得让着妹妹,听妈妈的话,把珠花摘下来让给你妹妹吧。”

  笑笑的心一冷:果然,又是这样,从小到大,妈妈永远是站在妹妹一边。她一扭头,摆明了不合作:“这些是大姐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不会给任何人。”

  笑笑妈听到“生日礼物”几个字,心中一顿,是啊,今天也是大女儿的生日呢。她低头看向容容:“容容,今天你姐姐生日,咱以后再说好不好?”

  容容跺了一下脚:“我就喜欢珠花嘛,我就想要今天就戴上珠花!”接着又低声哝了一句:“谁让她显摆!”

  不是今天要的珠花有什么意义?她就要让笑笑在大庭广众之下把珠花拿下来送到她手上。谁让她来显摆呢?既然敢显摆,就要能承受显摆的后果。

  笑笑妈心中叹了一口气,是啊,谁让来显摆呢。她有点生气地看着笑笑说:“笑笑你要么就把珠花给容容,要么就回家去,在这里显摆什么?”

  有句话她没有说出来:回去之后再跟你算帐,把你身上的宝贝全部要过来给容容。

  笑笑抬起头,将眼眶里的眼泪逼回去:“妈,你想说的是,回去之后再让我把东西给容容吧?”

  笑笑妈生气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

  木笑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妈,你说我要怎么说话?从小到大,你们把我看到眼里了吗?上次我大姐寄了那么多东西,你们给我留了吗?”她淡淡的眼光看向两位哥哥:“两位哥哥现在穿在身上的衣服,就是用大姐寄给我的布缝的吧?真是漂亮啊。妹妹你头上的戴的水晶发卡那么漂亮,那也是我大姐寄给我的。

  我记得,还有一百块钱的汇款单,那是妈妈你得了去。最后,只给我留下了一双金丝绒布鞋,因为家里没人能穿得上才给我留下了。

  可是,就这最后的一双鞋,我一直舍不得穿,表姐说了一句想要,也被妈妈你拿来送给了表姐,现在就穿在表姐的脚上。”

  众人听着木笑笑的话,有点同情起她起来。别人寄给自己的东西都被抢走了,连最后的鞋子也被妈妈送了人,这个孩子,被伤了心啊!

  “你别说了!”笑笑妈想要堆住女儿的嘴巴。

  木笑笑让开了,继续说着:“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是因为我做的活比别人少吗?不是。从小到大,家里的活哥哥弟弟是男的不用做,妹妹还小不用做,就只有我一个人做。

  是我吃的比别人多吗?也不是!每次吃饭的时候,哥哥弟弟长大了要给爸妈养老,得吃饱,妹妹还小要长身体,得紧着她吃,只有我一个人不上不下,只能吃大家剩下的,我长到这么大,除了年夜饭,从来都只能吃个半饱。”

  众人听着木笑笑这话,倒不由抽了一口气,看向木笑笑,这才注意到,木笑笑一个九岁的女孩,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样子,甚至,她妹妹木容容都长得比她高大。这是严重的营养不良。

  看来,她是真的被苛待了啊。

  笑笑妈脸色非常难看,几次想打断她的话,但唐爱莲的念力一直注意着这边呢,每当她想要开口,都以念力压制着她,让她说不出话来。

  木笑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爸、妈,我就想问一句,我是你们亲生的吗?为什么,澳门赌博网站:我干得最多,却总是吃得最少?

  为什么,哥哥弟弟妹妹他们都有做过新衣服,就只有我,从来都只是捡他们的烂衣服穿?

  为什么,连我大姐给我寄的东西,你们每个人都得了,我却什么也得不到?”

  如果是在家里,笑笑妈肯定一巴掌糊过去,但是,这里是姐姐家,是外甥女的生日,她只能忍。而且,今天真是见鬼了,她几次想张口,居然都说不出话。

  终于,她能说话了,忙说:“笑笑,你胡说什么?你平时都很懂事听话的,今天是不是听了外人挑拨,才跑来为难自家人?”

  她这话里,暗指指木笑笑在家里听了她大姐的挑拨,所以才来为难自家人呢。

  木笑笑淡淡地看了妈妈一眼:“妈妈,你把我大姐送给我最后一双鞋子拿走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以后都不再听你的话了。我现在也还是这句话,你们四年前为我欠的债,我大姐早就寄来,今天我又双倍还给了大姨,我想请大家以后别再拿这事来逼我让步了。”说罢,转身就走了,泪洒了一路。

  可木容容却还记挂着她头上的珠花呢。怎么能让她这么轻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