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311章 我要她的黑鹰
  第311章我要她的黑鹰

  介麟再次被震憾了:这条蛇也是灵物!刚才唐爱莲说去救她的灵宠,显然不是这条,那就说明,她至少有两个灵宠!

  这事若是被别人知道,澳门赌博网站:恐怕就会产生贪婪之心了。但介麟已经在心中将唐爱莲当作了主人,只会让他对唐爱莲更加佩服,忠诚度也更高了。

  汪书海则是紧张地张开口,半天合不拢来:“它它它,它跟我打招呼?”

  小青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我根本没跟你打招呼,我只跟那位看起来很有范儿的爷爷打招呼。

  唐爱莲好笑:“不是它是谁?”

  汪书海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身边居然一直有一条蛇妖跟着,这条蛇妖,还是师父的灵宠!

  “就这样吧,我让唐五送你们回去。希望园非常缺人用,你们去了正好。我给你们写封信,你们带着信去我家,找我妈妈,我妈妈会将你们安排好的。”

  汪书海见师父死活不带自己去,心中很是郁闷,不过听师父说希望非常缺人用,能帮到师父,他马上就答应了。

  介麟更是没有话说他现在的武力为零,只有远远躲开,不拖雷唐爱莲,才是对她最大的帮助。

  唐爱莲想了一下,又招手叫下天空中的一对黑鹰实际上从空间里叫出来,说:“这一对黑鹰叫大黑小虎,它们互相之间有感应,你们带大黑回去,有事就写信,让大黑带给我,我有事也可以让小黑带信给你。大黑,你来认识一下,这是介老,这是书海,跟他们打个招呼吧。”

  黑鹰?汪书海被打击得很无奈:“师父,您到底有多少灵宠啊。”

  唐爱莲笑道:“就两只鹰两对蛇,别的没有了。”

  于是,几人兵分两路。唐爱莲直接上了南下的火车,而书海和老介则是坐上了唐五的车,往g市而去。

  两只黑鹰自出世后,还是第一次出来,虽然它们才出世一年多,还在幼年,但它们本就是异种,又喝着灵液长大,长得非常雄峻,黑亮的羽毛非常漂亮,翅膀张开已经有三米多长,飞在空中速度已经堪比火车。

  唐爱莲坐在火车上,两只黑鹰就追着火车飞。飞累了就从火车窗户飞进火车钻进唐爱莲的怀里休息一下,不过,只要有人,黑鹰就化成一只比普通成年鸡还小点的样子。

  此时已经接近过老历年,搭火车回家过年的人很多,车里的空气很不好,唐爱莲抱着黑鹰,有点昏昏欲睡。

  “喂,我要你那只黑鹰!”

  一个小男孩声音响了起来,吸引了唐爱莲的注意。

  唐爱莲顺着声音来处看过去,正好看到对面下铺一个长得圆头虎脑很是可爱的十来岁男孩正带点好奇地看着她怀中的黑鹰,脸上满是明快的张扬。

  他的上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此刻正在睡觉。

  唐爱莲微微一笑:“小朋友,你爸爸没有教过你,别人的东西是不能要吗?”

  那男孩眼中的好奇在看向唐爱莲后变成不屑,他抬起下巴:“我妈说,我看到的东西只要我想要就是我的。”

  男孩说罢就扑了过来,伸出双手,想要从唐爱莲怀中强捉那黑鹰。

  之前他不说话的时候,唐爱莲还感觉这男孩长得蛮可爱,但此时,那可爱什么的瞬间离他远去。

  唐爱莲皱眉,这是什么样的妈妈,居然这样教孩子。

  “不是什么东西都是你想要就是你的。比如我的小黑,它是不会跟你走的。”唐爱莲将身一转,避开了男孩的双手:“你这懒虫什么时候进来的,去,外面玩去。”说着,将黑鹰从窗户边放飞了出去。

  男孩见唐爱莲将黑鹰放到窗户边,急了:“别放它们走。”但唐爱莲哪里理他,直接将黑鹰放飞了。

  男孩大怒,扑过来就要打唐爱莲:“你怎么能把我的鹰放走了?”

  唐爱莲心中好笑:这得多嚣张,才能将别人的东西说成自己的?

  她一伸手就抓住了男孩打过来的拳头:“什么你的鹰,那是我的鹰,我爱放走就放走,爱招回来就招回来,你管不着。”

  “你坏,你放开我。”男孩大叫,见挣不脱,便朝着上铺大叫:“爸爸,有人打我。”

  上铺的男人却根本不醒。不,是不理,因为,唐爱莲发现他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线,看了一眼,刚想转过身来,却忽然又睡了下去。把眼睛继续闭上了。

  正在此时,一个女人从外面车厢的当头走来,见到这一幕,马上叫了起来:“放开我的贝贝。”紧跑几步到了跟前,一掌打向唐爱莲的脸:“没听到我的话吗?放开我的贝贝。”

  只是,她的手刚刚举起,就被人抓住了。

  唐爱莲心想,原来这男孩的嚣张来自这个女人。想到刚才男孩的话,唐爱莲冷冷地看了这个女人一眼。

  如同千年冰山的冷,瞬间令这个女人的手僵住了,女人心中一跳,那双眼睛,绝对不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她挣了一下,唐爱莲也不打算打对她怎么样,便将她放开了。

  那叫贝贝的男孩一见是妈妈回来了,连忙告状:“妈妈,这个臭女人打我,你快替我打她。”

  唐爱莲的头上浮上一头黑线,她才八周岁九虚岁,居然被叫臭女人!

  女人的母性马上又战胜了理智,脸上浮上愤怒的表情:“你怎么能以大欺小?放开我的贝贝!”

  唐爱莲放开了那男孩的拳头:“是你儿子要打我,我才抓住他的拳头不让他打的。”

  她的脸上尽是委屈之色,这一下,她又变身一个受了委屈的小萝莉了。

  女人听到她说的话里带着委屈,又有点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错了。她马上又高傲起来:“我儿子才多大,能打疼人吗?他要打你就让他打几下出气呗。”

  其实她这话说得很昧心,她的儿子是什么人她很清楚。

  同车厢里人一听,不由都暗翻白眼:这是什么逻辑,你儿子小打不疼人,别人就应该让他打?

  唐爱莲故作天真:“那我也比你是不是想打就可以打你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