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269章 拿宝物交换灵药
  第269章拿宝物交换灵药

  严团长奇怪,虽然岳父为人刚正不阿,但对女儿和外孙却是护得非常紧,否则也不会养成这样嚣张的女儿和外孙。

  但此时,他问的居然是女儿是否对那个将女儿吓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做过什么。

  “没有,我只是去问她要起死回生的灵药救儿子,没有做过什么。她把我赶了出来。”

  其实她就算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她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就已经被唐爱莲的气势压得个半死,还丢了五年寿元。当然,丢寿元的事她并不知道。

  英首长松了一口气:“别再去惹她。严刚,你刚才说怀疑国庆变植物人是她做的对吧?我敢肯定,仅仅是从国庆的伤口跟那个被他打伤的唐爱文一模一样这一点,就可以肯定,国庆百分之九十九是她做的。至于破绽,他们那种人做事,又怎么会留下破绽。至于报仇,想都别想。”

  “可是国庆——”严夫人非常不甘,儿子的事就这样算了吗?

  “国庆那是咎由自取,将那女孩的亲哥哥打得差点死亡,逼得她用掉了保命的灵药,她那样对国庆这样已经算轻的了。你们应该庆幸,她只对付了国庆,没有涉及你们。”英首长说。

  严夫人震惊:“这样还算轻的?”她想问,那重的呢?

  英首长看了她一眼,似乎知道她未问出的话:“他们那种人,看普通人命如蝼蚁,若是个凶性大的,将严家和英家拉下马都是小事,最怕的是,灭门!”

  “灭门?”严团长夫妇震惊异常,脸无血色。

  严老看了女儿女婿一眼:“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英家为什么只剩下我一人,不得已跑去参军吗?那是因为,我的祖父曾经得罪了一个人,导致我们全家被人灭门了,我当时只是因为被母亲塞进了地窖里,才留下了一条性命。

  当时,他看到他只是一挥手,手中就发出一道火光,那火说不出的诡异,落在地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也能燃烧。那人将我家付之一炬之后,就化作一道风消失了,过了一天,我才敢从地窖里爬上来,尽管这样,我还是怕那人会回头杀我,因此趁着红军路过的机会,跑去参加红军当了小鬼。”

  听着父亲说出这番经历,严夫人全身冰凉,这世上居然有这样强大的生物?而且,这种生物还如此不讲道理,动不动就灭人家族。

  “那太祖做了什么得罪了他,让他这样对我英家实施灭门?”她愤恨地问。

  “得罪?”英首长冷冷地看着严夫人一眼:“不过是为了灭口罢了。我小时候和祖父上山,见到一个死去的道人,我和祖父埋葬了那道人,得到了那道人的东西:一颗奇怪的珠子,一条项坠,一件披风。祖父拿走了珠子,把那条项坠披风给了我。

  结果,当天晚上,就有人找上了门,索要那道士留下的东西,那人出现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兴不起半点反抗之意。祖父乖乖给出了珠子,但那人得了东西,却二话不说就开始杀人,将祖父祖母父亲哥哥弟弟等人全部杀掉。我想要出去,却被母亲死死搂住了,我们俩用披风裹紧身体,不敢出半点声音,这才躲过一劫。”

  严团长却是奇怪:“他就没有发现岳父您在地窖里?”

  “说起来,这地窖能保我一命,还是因为从道士身上脱下的那件披风。说也奇怪,这披风披在身上,就连最厉害的狗也闻不到气息。靠着这个披风,我在干地下工作时才能屡屡躲过敌人的追查,立下大功。”英首长叹息了一阵。

  其实,他心中还有个问题,他发现,孙子这件小事,居然引得那个特殊部门的人也调查,恐怕,那个女孩后面还有人。

  一个修道者,加上神秘的背景,那才是最可怕的。

  严夫人明白了,爸爸交给她的那条项坠,也是那个道士之物,难怪那个唐爱莲想方设法要走,原来那个东西是宝贝,而且是仙家宝贝。

  其实,那项坠在她手里就只是个装饰品,可到了那个唐爱莲手中,应该也是有大用吧?可恨唐爱莲得到了她的宝贝,却不肯救自己的儿子。

  想到项坠的大用,忽然,严夫人的眼睛一亮:“爸爸,那披风还在吗?”

  “还在。”英首长心中一动:“你是想拿它去求唐爱莲出手救国庆?”

  严夫人连忙点头:“是啊爸爸,您也不想国庆就这样变成植物人吧?他可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您唯一的外孙。”

  英首长沉默了一阵,长叹一声:“也罢,这个家的一切以后都是你们的,只要能救活国庆,我还有啥舍不得的呢。我这就拿给你。不过,你不要去,让国栋去。”女儿得罪了那个小女孩,由她去,恐怕会惹怒唐爱莲。

  严团长连忙答应:“是,我去。”

  唐爱莲怎么也没有想到,严团长居然能拿得出一件宝器的披风。虽然,上面刻录的法阵已有破损,但以她的念力,很容易就找到了法阵的断裂之处,补上法阵,穿着它就算站在修士的面前,也不能发现她。

  这可是能够隔绝视线和气息的隐身宝贝啊!

  “你的意思是,澳门赌博网站:想要用这件披风来换我的、我师父的灵药?”兴奋过后,唐爱莲严肃地看着严团长。

  这样的宝贝,她有点不相信,英家居然就这样拿了出来。

  “不是!或者说,不仅仅是。”虽然唐爱莲掩藏得很好,但严团长还是从唐爱莲的眼光里看出了她的兴奋。他心中不由一动:这个女孩对这件披风很满意。

  “你的意思是说——”唐爱莲极力隐藏自己的激动,却不知她的眼神还是暴露了她的心态。

  “是,我要你救醒我的儿子,另外,我们需要三块唐爱文所戴的那种灵玉牌。”严团长很严肃地说出了他的条件。

  其实严团长心里也是有点打顿,毕竟,一件披风再宝贝,也只是一件披风而已,就算能够隐形,但在和平年代,却远没有三块可以保健康和防御的灵玉牌有用。唐建蓉说今日五更,晚上还有三更。求各种票,求正版订阅。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