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268章 谁怕谁
  第268章谁怕谁

  严夫人眼中的恨意,唐爱莲看到了,但她根本不在意,一个凡夫俗子罢了,她怕她什么来?

  她继续说了下去:

  “第三,你在听到我哥哥已经被我用灵药救回之后,马上将打伤我哥哥的凶手带走,甚至嚣张地宣布,让我们去找你的律师,似乎我哥哥治好了,人没死,你们就不用承担责任。啊,不对,即使人死了,你也有本事让你儿子不承担罪责吧?

  第四,你为了逃避处罚,将儿子转到了市一中,对我哥哥,甚至没有说一句对不起。更不说要负担医药费。虽然说,我哥哥的医药费,你承担不起,光我师父这一颗起死回生的生命之丸,你倾家荡产也负担不起!但是,你连个要负担医药费的态度都没有!你,不配让我帮你!

  第五,我们大人大量没有去追究你的责任,可你竟然去威胁派人威胁我妈妈,如果我们起诉了严国庆,就让我爸爸永远得不到升迁。你的做法实在可恶,凭这一点,你也不配得到我的帮助。

  第六,耿校长只是出于维持正义公道,提出了要开除严国庆学籍的提议,你就通过教育局长打压他,逼得他不得不以病为由提前退休。

  第七,你今天来了,不是诚恳道歉求药,而是摆着架子,端着身份,以施恩的语气,要求我将灵药给你,换取你严家英家一个高高在上的口头感激。

  第八,求药不成,你又用上了威胁的手段,居然诬蔑我盗窃你的项坠,达到逼我为你求药的目的。

  你自己说说,若是我们易地而处,我这样对你,你会把灵药给我吗?”

  严夫人心中还对唐爱莲恨着呢,听到唐爱莲说完这八条,心下不但没有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反而更加恼怒,特别是她听到唐爱莲说易地而处时,勃然怒发:“你一个农村来的小乡巴佬,怎么能跟我比?”

  唐爱莲清冷地笑着:“你的确不能跟我比,第一,我比你年轻,我还不满八岁,但你至少已经四十了,你已经老得没有女性的吸引力了。

  第二,我虽然是从农村来,却是一个自食其力的人,我赚的钱,办了这所希望园,以后还会造福很多孤儿和学生,而你却是个寄生虫罢了,劳动者最高贵,我比你高贵;

  第三,在我眼中,你连最低等的农村人都不如!”

  唐爱莲说着,侧身在只有严夫人看得到的方位将手伸出,手中嚯的一声就出现了一小团明火,那团明火在她手中变幻着形态,一下变成飞鸟,一下变成流水,一下变成高山。

  看到唐爱莲手中变幻的一团火,严夫人惊呆了。

  “你一直看不起农村人,你以为自己有多尊贵?却不知道你这样的凡人,在我师门的眼中,不过如同蝼蚁。我若想杀你,甚至都不用动手。”

  唐爱莲说着这些话,气势慢慢散发出来,压在了严夫人的身上。

  严夫人忽然就感觉身上如同压了一座山,澳门赌博网站:压得她抬不起头来,别说想动,就连发出一个音节都不能够。

  一种从心底里漫生的恐惧浸满了她的全身,她的汗水不断冒出,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不一会,她的衣服就被汗水侵湿,象刚刚从水中捞出一样。

  她甚至有种感觉,如果再这样下去,她非死不可。

  直到这一刻,严夫人才知道唐爱莲有多可怕。感觉自己在唐爱莲面前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有多可笑,往日,这个小女孩不摆谱只是因为低调,而今天,对方只是一个眼神,一个气势,就能将她杀了。

  严夫人没有感应错误,唐爱莲一个眼神就能杀掉她,就是今天这气势的压制,也对她的身体伤害很大,将她身体里的元气随着汗液压了出来,如果这样下去,她的元气耗尽,就会油尽灯枯而死。

  不过,唐爱莲只是压了一会,就忽然放松了压制——她并不打算背上这个杀人的因果。严夫人不知道,尽管只是这么一会儿,她已经丧失了最少五年的寿命。

  以这个严夫人对自己所做的事,夺她这五年寿已经到了极限,再多一点,就要背负因果了。

  唐爱莲虽然放松了对严夫人的压制,但严夫人对唐爱莲的恐惧却是牢牢地种植在了她的心底。只要碰上跟唐爱莲有关的任何人和事,这种恐惧感就会从心里发芽。

  “放过我,我错了,我以后不再找你,也不会再欺负你。”严夫人身上的压力一松,能够说出话之后,马上语无伦次地说了起来。

  “滚吧,杀你会脏了我的手,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唐爱莲冷冷地看着这个前据后恭的女人。

  严夫人一听,如遇大赦,惊慌失措地逃之夭夭了。

  严夫人回到家里,身体还控制不住地打抖,严团长回来后,见平时嚣张的老婆被吓成这样,觉得奇怪,问清事由之后,也是大吃一惊。

  如果说,之前他还不怀疑儿子变成植物人的事是唐爱莲做的,但现在,他却是有些怀疑了。甚至,他感觉,那个唐爱莲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严家,他甚至感觉到,严家已经到了一种生死存亡的关口。

  之前,儿子的事他并不敢去找岳父帮忙,因为,他知道岳父虽然非常宠爱自己的儿子,但为人却是十分刚正,如果被他知道儿子所做过的事,恐怕他不但不会维护儿子,还会惩罚儿子。

  因此,他宁可自己打着岳父的旗号去找人帮忙,却并不敢让岳父知道儿子在市二中发生的事。

  但此时,涉及到生死存亡的大事,他怕了,他当即就带着老婆去找到了岳父,朝着岳父“扑通”跪下了:“爸,请您救救我们一家吧。”

  英首长奇怪地看着这个女婿:“你这是唱的哪出戏?”

  奇怪,女儿家里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不过,他没有多管,女儿虽然有点粗神经,有点嚣张任性,但女婿却不是傻的。他相信,他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严团将儿子的事从头到尾详细地向英首长作了汇报。

  英首长听到这事之后,第一反映是问女儿:“你没有对那个小女孩做过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