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252章 抢劫伤人的要怎么处理
  第252章抢劫伤人的要怎么处理

  爱诗皱了一下眉头:“爱文不需要人照顾吗?那个女人好凶的,又喜欢欺负人,还是等学校领导处理吧。”言下之意,连我都怕她,你还是别去了吧。

  唐爱莲冷笑一声:“爱文有我师弟守着呢。至于你说的那个女人凶,哼,在这个世界,还没有人能欺负到我。”

  对付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会有些顾忌着亲人之间的感受,但对付外人,她可没什么顾忌。谁敢欺负她的家人,她都不会放过他,任他天王老子,欺负了自己的亲人,她都要还回去!

  第三人民医院离市第二中学很近,只要步行十几分钟就到。唐爱莲两姐妹回到学校的时候,那严国庆的家长还坐在校长办公室,她那尖利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来:

  “那个乡巴佬小小年纪就在学校惹事生非,还把我儿子打成这样,我可打听清楚了,是那个乡巴佬先动手的,还其骑到了国庆的身上。他一个下贱的乡巴佬,居然敢骑到了我家国庆的身上作威作福,这还了得!

  你们学校有这样的学生,以后谁还敢将子女送到你们地方来上课?别的我不管,耿校长,你一定要把唐爱文那个乡巴佬给我从二中开除。”

  唐爱莲一听到有人叫嚣着要将唐爱文开除,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她就是严国庆的家长?”

  唐爱诗点头:“是的,正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她好大的威风,居然想要开除阿文。”

  唐爱莲这才想起,她能“看到”,可爱诗只能听到。她拉住唐爱诗:“先别急着进去,听听他们怎么说。”

  两人站在外面,听着里面的争论。

  一个有点急迫的男声反驳道:“这个,严夫人可能不知道,事情的缘由是因为你儿子看上人家一块玉牌而”

  “那是借口!”严夫人打断了那人的话,声音拨高了八度:“我儿子是什么人,什么样的好东西没有,怎么会看上一个乡巴佬的一点破东西?再说,那个唐爱文一个从农村来的乡巴佬,又哪来的玉牌?”

  那个急迫的的男声又道:“那玉牌的确是那孩子在体育课上运动出了汗,脱衣服的时候从身上掉下来的。”

  “就算是从那个乡巴佬的身上掉下来的,也不一定就是他的,他一个乡巴佬怎么可能有好东西?肯定是偷了谁的。耿校长,你们学校居然容纳一个小贼,我儿子把这个小贼揭发出来,也算是立了功了,你们学校更应该快点将那个乡巴佬抓起来!”

  众人听着严夫人的话,心中都是一阵鄙视,明明是你儿子抢人家的东西,反倒成了立功的英雄了,还把人家冤枉成贼?这是什么逻辑?

  “谁说乡下人有玉牌就是贼?”唐爱莲一脚跨进了校长室:“我也有这样的玉牌,你是不是也要把我当成贼抓起来啊?”

  她的手里举了一块玉牌,上面刻了一只威风凛凛的狗。

  严夫人一看,她的手上的玉牌,除了生肖不同,其他方面跟唐爱文那块一模一样!她的心里顿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这个人不用说,正是唐爱莲了,她的后面,跟着唐爱诗。

  唐爱莲扫了一下室内的众人一眼:一个是年过四十,头发已经有点花白,却是气宇轩昂的国字脸男人,一个是年约三十岁,却有点弓背的清瘦男子,一位穿着一身绿衣裤,头发梳向后的略有姿色的女人,还有一个鼻青脸肿的十四五岁男孩。

  不用说,在场的四人,花白头发的应该是那位耿校长,三十多的男子应该是班主任吧,那个嚣张的女人就是严夫人了,那十四五岁的男孩就是严国庆同学了。

  众人一见唐爱莲,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唐爱莲虽然只有八岁,但已经有了十二三岁女孩的身高,身上穿的是牡丹花暗纹的衣服,有点流光溢彩,下身是一条黑色暗纹裤子,虽然还是五月,她却只穿了一套单衣,眉目精致,气质出尘,整个人就象偶然降落凡间的精灵。

  最让人不可忽视的是她那一身的气势,压迫得人不敢看她。

  “我可没说你。”那严夫人愣怔过后,有点恼怒:她可是团长夫人,怎么能对被一个小女孩压住了气势呢?

  唐爱莲没有理她,而是转过头,看向身后的爱诗:“姐姐,把你的玉牌也拿出来。”

  严夫人这才发现唐爱莲的后面的爱诗,这个爱诗不就是那个打了她儿子的学生的姐姐么?

  此时,那个可恶的姐姐听到这个女孩的话后,也将自己的玉牌拿了出来,举在手上。

  她的心一颤:那姐姐的手上的玉牌,居然跟唐爱文那块一模一样!

  “你虽然没有说我,但也等于说了我。因为,我就是被你儿子打得住进医院的唐爱文同学的妹妹唐爱莲,这是我姐姐唐爱诗。

  我们家兄弟姐妹五个,每人都有一块这样的玉牌,连我爸爸妈妈都有,玉牌上刻了生肖,每人的玉牌都跟自己的生肖符合。

  按你说的,乡巴佬有这样一块玉牌就成了贼,那你的意思,我们一家都成了贼了?连我那在正在越国战场上打仗的爸爸也成了贼?可笑!”

  唐爱莲这话一说,所有人看向了那严国庆的家长。人家一家子都有这样的玉牌子,你敢说这牌子不是人家的?你敢说唐爱文的玉牌是偷的?

  偷一个玉牌有可能,偷到全家每人都有一个玉牌,还跟自己的生肖符合,那就不可能了。更何况,这几个孩子的爸爸还是正在参加抗美援越战争的解放军同志!

  严夫人眼睛一转:“我不管你贼不贼的,我只管你哥哥打了我儿子,学校必须就此事给我一个交代,将那个打人的学生开除。”

  唐爱莲冷笑:“打人的要开除,那抢劫且将人打成重伤住院的要怎么处理呢?”

  “什么抢劫?一块破石头罢了,算什么抢劫?”严夫人一脸嫌弃。

  “破石头?”唐爱莲气笑了:“恐怕这样的破石头你还买不起呢。”

  “我买不起?”严夫人感觉受到了侮辱:“这样的东西,我随便就能买个十件八件,怎么可能买不起?”

  唐爱莲走到严夫人的身前,打量着她,围着她转了一圈:“你家里是资本家?”

  “你才资本家呢,你他么的全家都是资本家!”虽然严夫人一开始就严禁了严国庆说话,但严国庆还是忍不住开口反驳了。

  “不是资本家啊,我还以为是资本家呢。可是,我这玉牌是我师父送给我家人的,我师父说,这玉牌是有防御作用的。我告诉你,如果我弟弟的玉牌在身上,你儿子根本就伤不到我弟弟。因为,这玉牌会自动护主。如果我弟弟戴着这玉牌,你儿子想打我弟弟,只会被弹出去。

  这样的玉牌,每块价值至少十万以上,如果拿到香江那边拍卖,拍个上百万都有可能,你说随便就能买个十件八件,说明你家的资产至少在千万以上,你家不是资本家是什么?”

  那耿校长却是在唐爱莲拿出玉牌的时候,就睁大了眼睛,他之前并没有看到过唐爱文的玉牌,此时见到了唐爱莲的玉牌,又听到唐爱莲说的话,激动得不能自已,连忙伸出了手:“小友,可以给我看看你的玉牌吗?”

  虽然之前唐爱莲一再交代,不能将护身玉牌给人看见,但此时爱文的还在别人手里呢,不暴露已经暴露了。因此,唐爱莲也不扭捏,伸手将玉牌递了给耿校长。

  耿校长将玉牌拿到手中,马上感受到了一股祥和的气息包围了自己,非常舒服,他心中明白了,这玉牌的确是宝物!这样的宝物,谁拿到都想据为已有吧?

  玉牌上刻的狗威风凛凛,根本不象一般的狗,除了狗之外,周围还刻了一些非常细密的纹路,耿校长虽然认不出来,但也知道,那令人舒服的气息应该跟这些纹路有关。

  “这是,灵玉?”耿校长震惊地问。

  唐爱莲心中一顿,他居然认识灵玉?她伸出大拇指:“校长好眼光。”

  “居然真的是灵玉!”耿校长又问:“这上面可是刻了阵法?”

  唐爱莲干脆答道:“听我师父说,刻了两个阵法,一个是保护人不受侵害的,今天上午爱文若不是脱衣服的时候先把玉牌掉了出来,根本没有人能打伤他。还有一个是保护人身体健康的,戴了这个玉牌,有病的人会慢慢变好,没病的人也会更加健康。”

  她说到这里,看了严夫人一眼:“这玉牌都是我师父专为我的家入制作的,可以说绝无仅有,除了我们家人,别的人就算想偷也没有地方偷去。你不会说,我这玉牌也是偷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