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239章 阿莲不是有起死回生的药吗
  239.阿莲不是有起死回生的药吗

  催尚当然知道岳家是古武家族,家族武学在整个华夏都有点名气,因此,岳隐藏的势力也非常强大,而他催家也是攀附着岳家才有今天的成就。

  甚至,他也得学了一点岳家的功法,现在也是个后天四级的武者,否则,他在公安处也没有那么爬得快。才三十岁就已经当上了副处长。

  可他的成绩,在见到岳浩之后就被打击成渣了。岳浩失踪三年,回来后功力大进,据说直逼先天(其实已经是先天了),听说是拜了一个高人为师。那个高人,居然是眼前这个女孩吗?

  “你今年几岁?”催尚狐疑地问。

  “我现在八岁,三年多前不满五岁。不过,我一岁就跟着师父学习医术加武术了。三岁的时候,是岳浩他们部队请我去救了包括岳浩在内的十一名战士,才认识岳浩的。

  后来,我受部队所邀,跟岳浩他们一起去探索一个秘地,被困在秘地三年,直到几个月前才脱困而出。就在那三年里,岳浩他们就拜了我为师学习功夫。”

  催尚差点跌了用来装斯文的眼镜,令岳浩功力大进的师父,居然是这样一个八岁女孩。这个女孩,是什么样的妖孽啊,天才也没有这样厉害吧?

  难道,这个唐爱莲拜了神仙为师?

  催尚忽然感觉有点玄幻:“你——不会是传说中的先天高手吧?”

  先天高手?唐爱莲忽然笑了。

  此时,他们正好走到小河边的桂花树下,唐爱莲见树下一块石头,伸手拿了起来,用手掌砍掉多余部分,将石头砍得四四方方,然后在表面轻轻一抹,便抹掉了一层,石头马上变得光洁。

  她将石头安在树下,招呼催尚:“来,坐下说吧。”自己捡起另一块大石,如法炮制成一张四方石凳,自己坐了上去。

  她不露一手,这个催处长还是不服自己啊。

  催尚拿起唐爱莲抹平的石头看着,简直是目瞪口呆:如果说,仅仅是用手掌砍开石头,也许一般修炼硬气功的人也能做到,但一手将不平的石头抹平来,却是肯定做不到。

  唐爱莲露出的这一手,终于让催尚感到心服口服:就算是不是先天,也跟先天差不离,有这样的实力,难怪能当岳浩的师父。

  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敢对唐爱莲有半点不敬?岳浩这家伙不地道啊,只说帮他介绍个神医,却没有说这个神医就是他的师父,还是个高人!

  不过,这个唐爱莲武功厉害,可医术也同样厉害吗?

  正在此时,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声,唐爱莲念力一扫,便站了起来,往远处一看,就发现仙犬山脚下的河滩上有七八个人围着,有两人正一边大叫着“死人啦!”“快来人啦!”一边往村里跑去。

  唐爱莲的念力扫向那七八人围着的地方,便发现那里有两人血肉模糊的人倒在地上,一个胸口有个大洞,一个手臂不见了。

  “不好,出事了!我得去看看。”唐爱莲说了一句,便朝着山下那边跑了过去。

  催尚见唐爱莲就这么将自己丢下了,心中有些郁闷,但想想到唐爱莲说的“出事了”三字,便也跟着往那边跑。

  小河边离仙犬山也不过一千多米,两人很快就跑到了。那七八个手足无措的人之中,有人看到飞奔而来的唐爱莲,马上叫了起来:

  “那个是不是阿莲?”

  “真的是阿莲!”

  “阿莲来了,少中有救了。”

  “那大伟——”

  “大伟恐怕不行吧?肠子都炸出来了。”

  “少忠还有救吧。”

  “阿莲快来救人。”

  “出了那么多的血——”

  “别说话了,让阿莲先看看。”

  唐爱莲跑到山下的大河边,那些人纷纷让开,让唐爱莲过去。

  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唐爱莲直接走到那两个躺在地上的人身边蹲下,先看那个二十七八岁肚子上被炸了个大洞的大伟,便知道不能救了。伸手一探,果然没气了。

  她摇了摇头:“他已经断气了。”

  众人眼中都出现果然如此的眼神。

  唐爱莲又走到另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身边,这个男孩叫秦少忠,他全身也有不少伤口,不过别的伤口都不怎么样,手臂上的伤口最大——整条手臂都被炸烂了。唐爱莲先在少忠的男孩先在他身上点了几下,他手臂上如同泉水般往外流的血便止住了。

  “你们看看,血不出了,阿莲真是厉害啊!”

  “别说话!”

  “咦,阿莲拿出灵药了。”

  “不是说,她手里起死回生的灵药用完了吗?”

  “少忠又没死——”

  之前没有人懂得处理,断臂的少忠大量失血,生机也随之流失大半,这个时候就算送去医院,恐怕也会没命,唐爱莲实在无法看着这人就这么死去,便拿出了一颗生命丸,塞进了少中的口中。

  少忠虽然昏迷,但生命丸入口即化,化作生机流入体内,他的脸色马上就有了起色。

  唐爱莲站了起来,看向众人:“少忠的命保住了。你们快回去抬个担架过来,把他抬到公社卫生院去。”

  “那他呢?”一个社员指着大伟。

  “他,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了。”唐爱莲叹了口气。

  催尚看着唐爱莲救人,心中又是震惊又是高兴:她居然会点穴?而且,那个少年看着脸色雪白,血液都差不多流尽了,她只喂了一颗药,那少年脸上居然就有了血色。

  他敢肯定,她手上的药绝对不是凡品。

  正在此时,听到一片哭声远远而来,随同哭声而来的还有一大布老少妇女。不一会,便有个中年女人扑到了大伟的身上哭喊:“大伟啊,告诉你别玩那些东西,你怎么不听话啊,你快醒醒,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啊——”

  这个女人正是大伟的妈。

  众人听着她那悲惨的哭嚎声,都跟着心沉沉的。

  “大伟死得太惨了。”

  “他自己要炸鱼,怪不得别人。”

  “他大伟死了还罢,可怜他妈和他老婆孩子了。”

  “大伟妈十九岁守寡带大他的呢,这下真是——”

  ……

  一个尖利的声音忽然盖住了别的声音:“阿莲不是有起死回生的灵药吗,为什么不拿出来救人?”

  所有的议论声都忽然消失了,众人看看唐爱莲,再看看说话的人。

  说出这话的人是唐爱莲的好二婶周二凤。她旁边的大伯娘马上叱住她:“去,别乱说话,阿莲师父给她的灵药都拿去救了保家卫国的大兵了。”

  “是啊——”三妹也附合。

  “就是,不晓得就别乱讲!”九妹瞪了二凤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