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238章.惹事生非
  238惹事生非

  唐爱莲又猛然想到:不对,那些公安在兰山福利院了解情况后,应该不会来抓自己才对。就算为了那些孩子的安全来找自己,也不会这么快。可见不是因为这件事。

  是因为别的事吗?她又没有做错事,公安为什么要来抓她呢?

  “谁跟你说,公安来抓我?”唐爱莲抓住哥哥的手臂问。

  唐爱文皱着眉头:“是我亲自听到的。今天是星期天啊,我当然要回来。我才回到家,就看到麻队长带着人进了我们家里,麻队长就问奶奶你去哪了。后来,我才知道,是麻队长带来的那个人要找你。”

  “那人也是找我啊,你怎么说是抓我呢?”唐爱莲奇怪。

  爱文急了:“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呢?那个人是市公安处的,公安啊,公安找人干什么?自然是要抓人啊。当然,这些都是二婶告诉我的。”

  又是这个二婶造的谣!

  只是,公安处的人找自己干什么呢?唐爱莲的心中一转,便猜到了什么,拍了一下爱文的肩膀:“哥哥,我又不是坏人,没做过坏事,公安来抓我干什么?再说,公安上门有可能是抓人,也有可能是求人。你忘了你妹妹的本事了?也许,那公安来人是求我的呢?

  再说,就算公安真是来抓我的,我还真能逃走?逃得了和尚也逃不了庙啊。走吧,咱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拍门心不惊,回家看看再说!”

  爱文摸着后脑勺想了一下,也觉得自己是多想了,便跟唐爱莲一起走了回去。

  走进村子,村里的人看到唐爱莲,没有象以往那样跟她打招呼,看她的眼神都是躲躲闪闪。就连唐爱莲主动招呼,也是答应得很勉强,让唐爱莲感觉怪怪的。

  唐爱莲还没有走进屋,就看到二叔二婶从屋里出来,一看到唐爱莲,二婶就幸灾乐祸地叫道:“呵呵,成天在外面惹事生非的野孩子回来啦,现在公安找上门了吧?这次我看你怎么办。”

  爱文不满地挡在唐爱莲的面前:“二婶怎么说话呢?我妹妹怎么惹事生非了?那个催伯伯只是说找我妹妹有事,又没有说我妹妹犯了事。是你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才听说公安上门就当成是来抓人的吧?”

  唐爱莲没想到,哥哥居然也这么能说了?还这么维护她!恩,有哥哥护的感觉真好。

  二凤撇嘴:“这公安都找上门了,还不是惹事生非?人家跟你客气,那是因为你老爸上了战场,要不然,恐怕直接就上门抓人了,哪有这么好说话?”

  “公安来人怎么就是抓人?也许是来求人呢?”爱文把唐爱莲刚才的话说了出来。

  二凤却是瞪了爱文一眼,转向唐爱莲:“唐爱莲你磨称什么?公安局的人还在等着你呢,快点进去,别让人家久等。”

  虽然二凤极力掩藏,但怎么也掩盖不了她眼中的幸灾乐祸:让你狂,有钱不舍得给自己用,还敢揭发二龙领她包裹的事,现在公安找上门了吧?

  还好他们分了家,这个唐爱莲就算有事,也连累不了自己。

  唐爱莲心中冷哼: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我不但没有祸给你们乐,还有好事找上门呢。不过,这次二龙倒没有幸灾乐祸,看向她的眼光,居然带了一丝担心。担心?恩,他应该是比二婶想得长远,如果自己被公安抓走,他的面子上也不好看,以后他的孩子也会受影响。

  在听到爱文说到来人姓催之后,唐爱莲就明白了,来者,正是催处长,岳浩介绍来的人。

  她原本还在愁着怎么才能尽快办成那个福利院呢,这不,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唐爱莲似笑非笑地看了二叔二婶一眼,笑着说:“你们放心吧,我们已经分家,我就算有事,也不会连累你们的。”说罢也不再理他们直接走进了屋里。

  “队长叔叔,您来啦,这位是”

  屋里坐着一位三十六七岁的男子,长得很帅,也很有亲和力。

  麻队长见到唐爱莲,很是高兴:“阿莲你终于回来了,快过来,这位是市公安处的催处长,快叫催伯伯好。”

  唐爱莲却没有按照麻队长的吩咐叫,而是叫他:“催副处长好。”

  催尚眉头皱了一下,平时别人叫他职务,都是习惯省掉副字,直接叫催处长。如果唐爱莲叫他催伯伯还罢了,偏叫他职务,却又将他职务中那个副字叫出来。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眉头越来越皱。

  虽然岳浩一再说对方年纪虽然却是高人的弟子,但见到唐爱莲的时候,催尚还是有点失望,这么小的孩子,真能治好母亲的病?

  见催尚眼中的神色,唐爱莲便知道他小看自己,中暗道:我叫你催副处长,是高叫你了,如果按岳浩那边来排,你跟岳浩兄弟相称,岳浩是我徒弟,我比你还高一辈呢。

  不过,如果历史没有改变,再过几个月,高处长下台,他就可以成为催处长了。

  “你叫唐爱莲是吧,今年几岁啦?”催尚极力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却难掩他眼中的失望之色,唉,看来今天十有**是白跑一趟了。

  唐爱莲却答非所问:“你有事找我吗?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麻队长有点不满了:“阿莲”

  唐爱莲转向麻队长:“队长叔叔,催处长找我的是私事。这里没事了,您忙您的去吧。”

  麻队长有点不满:这是过河拆吗?不过想到九生书记的话,又忍了下去:“我,那你们忙,我先走了。”

  “催处长,我们都外面走走说吧。”唐爱莲对催尚说。

  催尚的眼中终于有点凝重了,这个小孩子,居然想要掌握主动吗?呵呵,一个小女娃子,我倒要看你能说出什么名堂!

  两人出了屋子,唐爱莲直截了当:“是我徒弟让你来的吧?”

  “你徒弟?”催尚奇怪。

  “就是岳浩啊。”唐爱莲老神在在。她原本不想暴露自己跟岳浩的关系,但看这催尚的神情,不暴露关系恐怕根本不相信她。

  而她是知道这个催尚以后会飞黄腾达的,而且,他做人也有自己的原则,虽然圆滑,却不失正义,这个人她必须拉拢住。只有让他知道自己跟岳浩的关系,他才会把她当成自己人。

  “岳浩是你徒弟?”催尚大吃一惊。眼前的女孩子,就算有十来岁女孩高,但看面容也就八岁吧?

  唐爱莲笑了笑:“是啊,你知道催浩失踪了三年的事吧,这三年,他一直跟着我学武呢。”

  催尚更惊了:“跟你学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