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217.小三代替了母亲位置
  217.小三代替了母亲位置

  林蔓带着一脸假笑迎接赵鲁:“你是鲁儿吧,你爸说你今天会回来,他有点事稍微晚一点回家!”

  赵鲁阴沉着脸:“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

  林蔓用自认为最得体的微笑实则带着掩藏不住的得意看着赵鲁:“我是你继母林蔓,当然,你可以不叫我妈,叫我林阿姨就可以了。”

  什么,继母?父亲居然给他娶了继母?那自己的母亲呢?赵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林蔓:“你说什么?”

  林蔓眼里的得意更明显了:“我说,我是你的继母,你可以叫我林阿姨。”

  赵鲁忍住内心的恐惧:“我妈呢?”

  林蔓的脸上顿时变得悲伤起来:“鲁姐已经去世两年了。”

  什么,妈妈去世了?

  赵鲁的头脑“翁”的一声响了起来,他的妈妈,心中最记挂的妈妈居然已经去世了?

  赵鲁用了好大的自制力,才没有将那女人一拳打倒,但袖子里的拳头却握得骨节发白。他连再看那女人一脸都欠奉,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哎,你别——”林蔓想说,让他不要进那个房间,但赵鲁已经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房里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正半躺在他的床上听音乐。

  一见赵鲁推门进来,那青年男子一脸不耐地问道:“你是谁,怎么那么没礼貌,跑人房里也不敲门?”

  赵鲁一言不发,伸手一把拎起那青年,就朝着房门处走去。

  刚才还一脸不耐的青年顿时啊啊啊地叫了起来:“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快把我放下,不然我叫人打你!”

  林蔓见儿子被赵鲁一只手就拎了起来,大惊失色:“哎呀,你那是你的亲弟弟,快把他放下,放下——”

  但赵鲁却根本不理那女人的话,直接拎着那青年走出房门,走进院子,然后出了院门,朝着外面一丢,拍了拍手,转身进了屋里。

  那女人见儿子被赵鲁丢了出去,眼里得意早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恐:“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么粗鲁,那是你弟弟,也是这个家的主人,你怎么能这样?儿子,你怎么样了,没受伤吧?”

  赵鲁根本不理那女人,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将里面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部丢了出来,打了个电话给锁王,让人进来换钥匙。之后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不一会,锁王来了,按照他的要求,给他的房门换了锁。

  那母子两个看他动作,想要阻止,但面对赵鲁的强势,却不敢再出声。

  换好锁后,将自己的房门锁好,赵鲁又去了母亲的卧室。林蔓马上跟了进来:“哎,你一个继子,你怎么能进继母的卧室?”

  赵鲁猛然转身,带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林蔓:“你错了,这是我母亲的卧室!”

  林蔓看到那双带煞的眼睛,忽然就感觉恐惧起来,退到了一旁。

  对锁王说:“把锁换上最好的。”

  锁王开始换锁,赵鲁却开始去检查母亲的卧室,他先将不属于母亲的东西全部扔了出来。

  林蔓原本想要去拦,但又不敢,便干脆去给赵乐成打起了电话。她心中后悔,早知道这个赵鲁这么粗鲁,就该等老赵回来再对付他了。

  自己失策了,还以为赵鲁年轻,自己可以利用长辈的优势在老赵回来之前先压他一头呢。

  赵鲁将属于母亲的珍贵东西全部装进了百宝囊,然后又打开了母亲房里的保险柜。

  母亲的保险柜只有母亲和他才知道密码,除此之外,连父亲都不知道。

  赵家只是新贵,而鲁家才是老牌世家。不过鲁家很懂得省时度势,在红色革命到来之时,就派族人参加了革命,捐助了明面上的财产,革命胜利之时,鲁家也成了功臣,保证了鲁家的繁荣。

  但在这次运动之中,赵家依然坚挺,鲁家却因曾经的繁华受到了冲击,但鲁家的底蕴,却不是赵家能比的。因此,保险柜里的鲁冰嫁妆非常可观:各种价值上百万的金银珠宝首饰,以及地契房产,就连他们住的这栋带着院子的小楼,也是母亲的嫁妆。

  如果不是时局敏感,赵鲁完全可以拿着房产地契将赵乐成和他的情人私生子赶出家门。不过,尽管这样,他还是打算将自己的房间和母亲的房间给封锁起来。

  赵鲁翻看了一阵,觉得怎么装都不好,干脆连保险柜一起装进了百宝囊。

  赵乐成回来的时候,只见他的私生子赵水玉狼狈地坐在院子外面的石头上。

  赵乐成奇怪:“你怎么跑到外面来,你身上怎么啦,在哪摔了一跤?”

  赵水玉带着哭腔:“我哥哥把我丢了出来。”说罢便低着头,实则偷偷地打量父亲:不知道,在父亲的眼里,他跟赵鲁谁的份量更重?

  赵乐成只是愣了一愣,就往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是不是得罪他了?”

  赵水玉委屈地说:“哪有,听我妈说哥哥今天回来,我还特意请了假,正躺在床上听音乐等着呢,哥哥一回来,二话不说就用一只手把我从床上拎了起来,丢到了院子外面,还不准我回去。”

  实际上,他被赵鲁拎出来是真,但不准他回去是假,赵鲁将他东西丢出房的时候他就已经进去过了,只是赵鲁身上散发的冷气和强大气场,让他不敢接近而已。

  赵乐成的嘴角上挂:“噢,你哥哥一只手就把你拎了出来?他的力气那么大了?”

  赵水玉心中狂喊:老爸,你怎么能去关注他的力气大不大?你的关注点不应该是你的儿子不该把我丢出院子外还不准我回去吗?不应该关注我有没有受伤了吗?

  似乎听到儿子的心声,赵乐成又说:“我早就告诫过你,那个房间是你哥哥的,不要住那个房间。家里又不是没有房间给你住。”

  “可是——”可是那个房间最好也最大。

  赵乐成不错的心情在进了屋子之后就变了。他看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场面:主卧室里门口一堆东西,赵鲁的房间门口一堆东西,而这两个房间都已经被锁好了。

  而林蔓,则坐在沙发上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