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215.参军时为他戴上大红花的姑娘
  215.参军时为他戴上大红花的姑娘

  周二凤跟二龙谈恋爱,澳门赌博网站:是前年修水利的时候,而二龙接收唐爱莲的包裹,已经三年多,就算这两年她得了点东西,那也是二龙心甘情愿送的,她哪时开口要过?

  “你还敢顶嘴,你敢说,二龙拆了那些包裹里的东西,你没有收过?”老太太见她逃走,干脆拿了竹扫把,去追着她打。

  二凤回想这两年,二龙的确往她家里送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土特产,但那又怎么样?又不是她主动要的。

  “我跟你这老货说不清。”她干脆连晚饭也不煮,直接往队里跑去了。

  老太太不可能追去队里打人,只得恨恨地回了上房煮晚饭。

  二龙回来后,二凤才走了回来,一见到二龙,就将一个破碗(好的不舍得摔)“啪”的一声摔在二龙的脚前:“二龙,你老娘来打我你知不知道?连老婆都护不住,你还是不是男人?”

  二龙问了二凤老太太来的事,叹气:“这次我们吃大亏了。”便将老爷子叫自己到新房的事说了一遍。

  听说二龙被老爷子逼着给唐爱莲写了一千块钱的欠条(抹掉了二百六十块零头),老爷子还同意了大龙回国后就让大嫂一家随家,二凤气得要命:“这,这怎么——真是气死我了!”

  二凤恨啊,二房之前在老头子的寿宴上算计大房,却反而被大房逼着出了好几百块钱,把家底都给掏空了。现在,二龙又被逼着写下了一千多块钱的欠条!

  这是一千块钱啊,不是十块,一百块,她要还到哪个时候?以后只要还欠着大房的钱,他们二房不是一辈子都被大房压着?

  这还不算,大房一家居然还可以随军,可以进城享福了。这怎么能够?要进城,也该是她进城啊,她都还在农村扒土,大房却要进城了,她怎么不嫉妒?

  另外,她怕啊,以前,有大嫂在前面顶着,家婆不会拿她怎么样,如果大嫂这个好欺负的人走了,以后家婆会不会总盯着她,甚至欺负她呢?

  “都是你,那些东西拿了就拿了,怎么还让唐爱莲那死孩子发现了呢?”二凤哭了起来,狠狠地推搡着二龙。

  “都怪麻队长,没事献什么殷勤,我都把唐爱莲的信件捆好放在废纸堆里了,谁知道他还能找出来。”二龙也是十分愤恨。

  “你还说,你把信都烧了,他还能找得出来吗?”二凤恨恨地瞪着二龙。二龙无奈地:“在外面不敢烧,拿回来烧又怕被大嫂发现啊,放那里多了还卖卖废纸,谁知道麻队长会去找呢?”

  两人气了一阵,二凤一转念,又说:“哼,不是说,打仗的人就没几个能回来的吗?你大哥去的可是战场,能不能回来还是两回事呢。要是你大哥死了,我看他们怎么随军。”

  唐二龙眼珠一转,是啊,古诗里还有古来征战几人回的句子呢,打仗啊,总会死人,说不定死的人里就有大哥呢?

  “希望他别再回来才好!”

  只要他不回来,大房一家就没法随军了。

  二凤见二龙狰狞的神情,心中一惊,她还只是猜测大龙能不能回来呢,二龙居然直接希望他大哥不回来!对亲大哥都这样,这个男人,可真是狠心啊。

  要是他知道,他拿回外家的人参不见了,不知道会怎么对待自己?她忽然打了个冷颤。

  麻队长对唐爱莲的事更加在心了。几乎每天中午都利用吃饭时间往大队部跑一转,看看有没有阿莲的信和包裹,两天后,果然帮唐爱莲拿回了一个包裹。

  这天,他气喘嘘唏地跑到唐爱莲家,拍着门:“阿莲,有人打电话给你,你快去大队部。”

  “我的电话?”唐爱莲心中奇怪,那些小弟妹们居然还有打电话给自己?

  龙头村离大队部只有五百多米的距离,唐爱莲很快赶到了大队部,刚到不一会,电话就响了,她接起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醇厚的男人声音:“小师父,您近来可好吗?”

  居然是常子龙的声音。

  唐爱莲惊喜了:“子龙,是你吗?你是在部队还是在家里啊?有没有碰到什么困难?”

  按照这个年代的说法,这个时候文化大就要开始了,她很担心这些徒弟们回到部队会受到审查。因此,为了谨慎,她当初跟弟子们约定,回去后的最初几个月,没事最好不要联系。此时常子龙打电话来,她自然担心,他碰到了什么事。

  “我没事,我已经申请复员了,给您打个电话,请个安。”一直严谨刻板的常子龙居然也开了句玩笑。

  接下来,常子龙说了自己回去之后的情况。

  常子龙没有回去之前,心里非常担心,因为,他虽然不是独子,但哥哥在他入伍后病逝,家中只剩下了父母大嫂和半岁的侄儿,之前还有常子龙寄回去的津贴帮衬着,可他这一去就是三年,了无音信,他最担心的就是父母的生活。

  可当他回到家中,却是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叫沈子云,是他的初中同学,他十七岁入伍时,他戴的大红花还是她亲手系上的呢。

  常子龙失踪之后,没有了津贴寄回家,甚至有流言传出,常子龙已经死了,又有流言说,常子是判国出逃了。虽然上面没有承认这个流言,也没有否认,常家光荣军属的待遇也没有了,日子开始难过起来。

  大嫂忍受不了这种氛围,最后丢下孩子改嫁了,常母无法承受小儿子死亡或是判逃的消息,也病倒了,常父既要照顾病妻,又要带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孙子,无法出工,连口粮都拿不回。常家顿时陷入了困境,常父常母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常父去赶圩买了一包老鼠药,准备悄悄带着一家子下地狱,却被沈子云发现了。

  沈子云本就暗恋着当年那个被她戴上大红花参军常子龙,她坚信,常子龙一定会回来,她劝常父坚持下去,等待常子龙回家。为了让两位老人坚定信心,她毅然以未婚妻的身份住到了常家,照顾常子龙的父母和侄儿。

  沈子云无名无份就住到常家照顾常子龙的父母和侄儿,在当地引起了悍然大波,特别是她的堂姐沈子华,经常骂她贱,人家都没有承认她的身份,她却跑去为人家守寡。

  沈子云的爷爷奶奶要求沈父要么跟沈子云断绝关系,要么将他们一家赶出沈家。最后,她的父母因不愿意跟女儿断绝关系,被分出了沈家,其实是净身出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