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98.二房要重新分家
  198二房要重新分家

  前世里,唐爱莲爸爸非常努力地工作,却因被家庭拖累而一生不得志,但家里的儿女却并不买爸爸的帐,因为别人家里有在外面工作的人,到最后都将老婆仔女带到城里去了,而爸爸却一辈子没有带一个人出去。

  要知道,这个时期城市户口跟农村户口的待遇可是天壤之别。爸爸是一个参加过剿匪战斗的老兵,在公安处工作几十年,有能力有资本,却没有将一个子女带出去,怎么能不让仔女们对他有意见呢?

  前世里,最怨爸爸的人就是被爹爹溺爱养成以自我为中心的哥哥了,因为一直在土里刨食,哥哥怨恨爸爸没本事将子女弄到城里去,加上曾经被爸爸一掌打聋了耳朵,当不了兵,他跟爸爸的关系直到老死都没好过。

  前世里,不但是哥哥,就连姐姐也是怨爸爸的,她爱上了一个知青,并且跟他结了婚,只是,那知青回城后却嫌弃她是农业人口,马上跟她离婚,跟一个有非农户口的女人结婚了。

  那个女人除了能给知青生一个非农户口的孩子之外,其他各方面都不如姐姐。前世唐爱莲死前,澳门赌博网站:姐姐还带着儿子在娘家过日子,如果早年全家随了军,姐姐是非农户口,那姐夫还敢嫌弃姐姐吗?

  刘秀娟听女儿说着这些,脸色渐渐发白起来,是啊,如果没有机会还罢了,有机会却不去为儿女争取改变命运,以后儿女大了真的不会怨恨父母吗?

  刘秀娟的眼神也渐渐坚定起来:“好,这一次,我们就好好跟你们奶奶斗一斗,房子不起了,等你爸爸从战场上回来,我们就申请随军。这次,我们一定要随军!”

  唐爱莲终于感觉欣慰了:从来没有逆过婆婆意思的妈妈,这次居然说出了要跟婆婆斗一斗的话。

  大概是今天奶奶打妈妈的事,让妈妈对奶奶冷心了吧。

  有人被打了之后,会调整自己的心态,轻易不惹怒对方,但有人则不同,他会因无辜被打而冷心,跟对方离心离德。

  而刘秀娟就属于后面这一种,她向来孝顺,无论什么时候都以老人为重,这次无辜被唐老太太打过之后,她不是想办法去调整自己,而是有了自己的想法。

  她结婚十几年来一直以贤良孝顺媳妇要求之自己,对老人向来尊重,为这个家付出很大,却很少索取,现在却招来这样的结果reads;。

  反而是弟妹处处逆着老人,老人反而对她放任。孝顺的被打骂,忤逆的被放任,怎么能不令人心冷?

  尽管之前爱人两次提随军都被婆婆压下,她都没有多少想法,更没有怨恨过婆婆,但这次被打之后,却是在听到麻队长提示之后,便有了离开这个家心思。加上唐爱莲的推波助澜,她终于下定了决心,要跟家婆斗上一斗。

  唐爱莲知道,妈妈这个时候也不过是要跟奶奶斗上一斗而已,还没有下死决心一定要走。别人没条件创造条件都要进城,而他们有条件却只因为顾及老人的想法不随军改变命运,她必须要想办法让妈妈下定决心随军才行。

  另外,打人这种事,有一就容易有二,要是轻易就放过了,很容易就有第二次。她绝对不能就这样放过奶奶,她不能还手坏了自己的名声,但她得想个办法整治一下奶奶,一定要让奶奶知道,她的妈妈不是那么容易打的。

  不过,这房子还是要起,毕竟,这里是自己一家的根,就算以后随了军,以后过年过节也还得回来,这只有一间半的房子,怎么也住不下自己一家人。

  “恩,爸爸打仗回来就申请,不过申请了要批准也要时间呢,房子还是要起的,过年过节回来也要住。妈妈放心,起房子的事,我去跟爹爹说。还有,不如先送姐姐和哥哥去市里读书,为我们随军作准备。再说,市里的教学质量也好一点。”

  回到了还有点空荡荡的新家,因为爱文和爱诗都住校,家里只有他们四人。

  唐爱莲跟妈妈一回到新家,爱武摇晃晃地走过来告诉他们:“妈妈,三姐,奶奶来了,说让妈妈、到老房、那边去。”爱武一岁多了,口齿还不是很怜利。

  家里都是不分男女按排行来喊的,唐爱莲排行老三,因此爱武虽然只有两个姐姐,却是叫爱诗大姐,叫爱文二哥,叫唐爱莲三姐,叫爱乐四姐。

  听说让去老房子那边,唐爱莲直觉没有好事,问爱武:“他们有说什么吗?”

  爱武含糊说:“二婶、说,娘家、来了。分得、不公平,让妈妈去,重新、分家。”

  唐爱莲冷笑:“重新分家?他们还真敢提!”

  家里分家,表面上是三兄弟平分,但其实并不然。

  第一,按贡献来说,大龙每月寄回的工资都给了家里,唐爱莲赚的钱也给了家里,可以说,家里的财产,绝大部分都是大房赚来的,但分家时,却没有多给半点给大房,这能算公平吗?

  第二,二龙结婚花了大量的钱,买了单车手表衣车等各种大件东西,彩礼钱也给得多,二龙结婚时候买的各种大件,全部都归了二房。而当初爸爸妈妈结婚,只是在部队请了糖就算结了婚,根本就没有花多少钱。分家没有对大房进行补偿,这明显不公平。

  第三,小龙还没有结婚,并没有为他留下结婚的钱物,仅仅只是分了房子,对三房也不公平。

  三兄弟分家,二房明显是得利最多的,居然敢提出重新分家?

  刘秀娟不知道二凤又搞什么妖蛾子,一时不知该不该过去。

  一来,她刚刚还被婆婆打了,又跟婆婆大吵了一架,谁都不会那么快就能拉下脸来坐到一起。

  二来,是料想到了二房又有算计,她实在是厌烦了二凤层出不穷的阴谋。

  唐爱莲眼珠转了转,对刘秀娟说:“妈妈,他们肯定有阴谋,您要是去了,被他们逼着表态就不好了,不如,我先代替您过去看看,有什么事,我就说回来告诉您再作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