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95.二凤又烧火
  195二凤又烧火

  刘秀娟却不管周家来不来人,大声哭着喊道:“谁说不是?我们家阿莲在三年前用她师父给的灵药救了人,人家给了一百块,她可是全部交给了你(实际是,那次唐爱莲拿回了一千块现金,给了妈妈五百块,本打算给奶奶五百块,后来被二龙逼着,就只给了奶奶一百块)!”

  “后来阿莲去跟师父学艺之前,救了一百多个被拐卖的儿童,里面有个家长奖励了她一千块钱,她拿回来后,全部一分不少地交给了你,妈,您敢当着老天发誓,说我们阿莲没交过您一千一百块钱吗?”

  这个时候,也许年轻人对誓言还不怎么重视,但老一辈的人却是非常重视的,唐老太太哪里敢发誓?只是瞪着刘秀娟不说话。し

  众人看她样子,心中暗道,难不成刘秀娟所说不假?

  刘秀娟今天也真是不顾忌了,继续哭诉道:“我的阿莲赚了一千一百块钱,全部交给您,过后阿莲从师父那里回来,部队上送了两批价值上千元的年货,也全部由妈您拿去处置了。

  您卖年货,最少也卖了七八百块钱,加上阿莲给的,差不多有两千块钱,这些钱,给家里起了座新房子,剩下的,您用来给二龙讨了老婆,可有一分一毫用在我的儿女身上?大龙不在家,我五个仔女都没有成人,二龙逼着我分家——”

  听着刘秀娟的话,唐老太太气得跳了起来,手指头狠狠地戳向刘秀娟的额头:“你你你说话要有良心,哪个逼你分家了?你爸当初还特意征求了你的意见,只要你不同意,谁也不能分家。是你自己想分家,还说别人逼你。”

  “怎么没有?”刘秀娟抹一把眼泪:“我们阿诗要读书,老二两口子不想给她读,吵着闹着要么分家,要么离婚,又明白指出我们村里没有女孩读高中的,不准我们阿诗读书。

  可我们阿诗喜欢读书,我为什么不准她读?为了女儿,我万不得已,才同意分家。因为,只有分家,我们阿诗才能继续读书。”

  众人听到刘秀娟说到老二两口不准阿诗读高中,都把眼睛去看周二凤,周二凤悻悻地:“难道我说错了,女子都是要嫁出去的,谁家女孩子读那么大书啊。”

  众人暗叹,是啊,女孩子读高中的确少,不过,人家阿诗书读得好啊,人大龙又在部队,怎么能不读书?

  刘秀娟继续说道:“虽然分了家,但我只分得了一间半房子,却没分到一分钱——”

  唐老太太恨道:“钱都用光了,哪有钱分?”

  人群中有人问了一句:“人阿莲不是赚了那么多钱回来吗?”

  唐老太太脸上涨得通红,却说不出话来。是啊,一千一百块钱没有分给他们一块钱,可钱真的都给用完了,她真没钱分。最后,她只好说:“不是起了新房子?”

  刘秀娟依然在哭着:“起新房子只用了五百多块,还有六百块钱呢?还有,卖了那些年货最少也得了七八百块钱,那些钱都去哪啦?分家的时候却没有分给我们一分钱。这钱都用在哪了,我们也不去追究,可是——”

  她提高了声音:“我大房分家只分了一间半房子,澳门赌博网站:只有一个前后通的房间啊,我仔仔女女共五个,大的女儿已经十三岁,是个大姑娘了,爱文也快十一了,这么多人怎么住得下?女儿大了,也不能再跟爸妈住一起吧,你们说说,我不起房子咋办?”

  众人一听刘秀娟这话,也觉得这一家七口挤在一间半房子里,实在是住不下,人家要起房子也是正常的。

  刘秀娟用袖子抹了一把泪:“阿莲的师父听说了我们分家只分了一间半房子,知道我们家人多,说是阿莲练功,必须一个人住一间房才好练功。所以派了阿莲的师弟来送来了足够起房子的礼金,要求我们起座房子,好让阿莲有一个练功的房间。所以,我才找到了麻队长要地准备起房子。”

  众人一听说阿莲的师父给钱起房子,又都不由抽气了:这送礼送个几块是正常的,送个十几块就很大面子了,可人家师父一送就是一座房子的钱!

  这也太太那个了吧?

  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全都射向了唐爱莲母女。

  刘秀娟却根本没看到那些眼光,她看了一眼唐老太太,转向众人:“可是,我这里才来看地,那里二弟妹跟妈就骂过来了,说我不该起房子,各位父老乡亲,还有麻队长,你们评评理,是我做错了?还是阿莲师父送钱来给她徒弟起房子错了?”

  错?怎么可能有错?你错就错在有人送钱起房子啊!

  唐老太太之前听得周二凤挑拨,只道刘秀娟真是藏了私钱,而她藏的私钱,或者是大儿子给的,或者是唐爱莲之前回家的时候带回来,却不告诉她的。却万万没料到,大媳妇起房子,居然是唐爱莲师父听说他们分家之后的要求,这起房子的钱,也是人家师父给的。

  真这样的话,她还真不应该阻拦大媳妇起房子。

  她敢来骂大媳妇,阻止她不经自己同意就起房子,也是谅定大媳妇藏了大龙或是阿莲给的私房钱,不会公开顶撞自己。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她谅定不会顶撞她的大媳妇,也公开跟她论理了,而起房子的钱,居然还不是自家的。

  她还怎么闹下去?

  唐老太太有点蒙了,转过头去看周二凤。

  周二凤一见老太太看向自己,心中暗骂,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顶撞你。

  但她还是马上高声说道:“这怎么可能?那天唐爱莲不是还说过‘从来拜师学艺,从来都是徒弟孝敬师父,我跟着师父,吃师父的住师父的,师父不要我交什么孝敬已经是很过意不去了,怎么能还要师父给我什么呢?’怎么到了现在,又成了师父拿钱来给你们起房子呢?

  你们分明是早先就有私心,在没分家前用大哥工资存了私房,现在分了家才敢拿出来用,却找了个师父送钱的借口。”

  众人一听,又觉得二凤说的有道理,这拜师父,不该孝敬师父吗?怎么师父还给钱起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