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91.让你奶奶来打死你(第七更)
  191让你奶奶来打死你

  唐二龙这才想起,澳门赌博网站:这些布料是唐爱莲师父送给唐爱莲,唐爱莲又送给老人做寿的,唐爱莲根本没有给过他布料,他有什么资格来唐爱莲这里闹?

  “不是给我的我就不能讲了?她给爸作寿礼的布就是破烂货!”唐二龙强词夺理。

  “就算她拿回的是破烂货,也不关你事,她又没有把布送给你。你走吧,别一大早就来闹了,让人看着笑话。”刘秀娟有点厌恶地说。

  这人怎么这么厚的脸皮呢,明明不是送给他的东西,他偷偷拿去用用坏了,居然还敢来找原主上闹。

  唐二龙却是不甘心:“她个破小孩拿破烂货送给爹爹奶奶作寿礼布,我作为二叔,难道不应该管吗?”

  唐爱莲恰好从门内走了出来:“我给奶奶的布可不是破烂货,而是高等货。实话告诉你,我那布可不是一般布,那布可是能认人的,只要确定了主人,就只有主人的气息才能穿,要是别人偷了布去缝衣服来穿,这布就会自毁,一见光就死,所以,这个布还有个名字,叫偷布见光烂。”

  这布当然没有这样的名字,唐爱莲这是讽刺唐二龙偷布呢。

  实际上,这个蜘蛛秀和暖丝这种布在裁剪之前,只要不被阳光照射,无论放多久都不会坏,只是在裁缝之前,用一种特定的固衣粉洗过,就会变成崭新耐穿的好布,这个时候才能穿上身。若没有用过固衣粉就穿上身,阳光一照就会破坏布里的蛋白纤维,一拉就坏!

  之前,唐爱莲就意料到了老太太拿这布回去肯定会被二叔二婶他们骗去,因此没有象送给外公他们的那匹一样在空间里用固衣粉先洗过。

  很自然地,二叔二婶拿着这种布没有用过固衣粉就直接缝衣穿上身,被紫外线一照,不坏才怪呢。

  唐爱莲冷哼,偷人东西还敢来怪东西不好,这个二叔真有出息了。

  不过,他这次也算栽了,从老太太手中要的布,缝工钱花了,衣服却不能穿,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至于唐爱莲的损失,不对,那布已经送给爹爹奶奶了,损失是爹爹奶奶的。

  被侄女讽刺偷布,唐二龙的脸涨得通红:“谁说我偷了,那布是你奶奶给我的。”

  唐爱莲不屑地:“你是偷布还是骗布我不知道,不过,我给布给奶奶的时候就说过,这布只能她和爹爹自己用,如果别人用了,就是见光烂。”

  她看着唐二龙,身上忽然散出强大的气势:“那布是我孝敬爹爹奶奶的,你根本就没有资格穿,你用了那布,出了问题,怪得了谁?你居然敢一大早就来我家闹,是不是认为我爸不在家,你就能随意欺负我们?”

  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在压住了二龙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来。唐二龙忽然感觉害怕起来,他甚至有一种感觉,他面对的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掌控他生死的大人物。

  这种感觉一触即退,他再看去,唐爱莲就又变成了那个有几分刁蛮的小女孩。先前的感觉似乎只是他的错觉。

  但他却是心生恐怖,不敢再闹,而是转身就走了。

  当然,临走之前,他还是要留下心虚的一句话:“拿这样的布送给爹爹奶奶,你不孝,你等着,我让你奶奶来打死你。”

  刘秀娟担心的看着唐爱莲:“阿莲,那些布”

  唐爱莲微眯着眼看着仓皇离开的唐二龙,突然轻笑一声:“布没有问题!”

  她的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我们可以孝敬爹爹奶奶,但绝对不用去孝敬常常欺负您的二叔二婶。”

  如果是平常的长辈,她当然不会这样对待,而是应该适当孝敬。问题是,前世,他们是气死母亲的罪魁祸,这一世,又总是欺压母亲,她要孝敬他们才怪!

  刘秀娟这才知道,女儿是在为自己出气呢。“但是,你爹爹奶奶恐怕要来找你麻烦了。”

  果然,刘秀娟的话意未落,奶奶已经抱着两匹布气冲冲的撞了进来:“阿莲,你个死孩子,给你爹爹做寿的布是怎么回事?”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奶奶,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让你自己用,你偏给了二叔,他们哪里有那个福气用那个布?这种布只能你们两用才行啊。”

  唐老太太将信将疑:“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她从房里另拿了两匹丝绸,两匹棉布出来。当然,唐爱莲拿出来的布,都是颜色很深,只适合老人穿那种。

  “这种布不挑主人,谁都可以穿,要不奶奶你看看,换一种布?反正我师父给的布都在这里了,随便您挑。不过有一点,这布可不能再给二叔二婶他们了。”

  这种布只是普通的丝绸棉布,自然不要固衣粉。

  唐老太太虽然怀疑,但最后还是换了布,先是拿了两匹上等丝绸,但想想干活的时候穿丝绸不方便,又想要棉布。

  最后,奶奶心满意足地扛着一匹上等棉布,一匹上等丝绸走了。

  她不知道,她拿回来换的暖丝可以换一千匹丝绸,一万匹棉布!

  奶奶走后,唐爱莲皱眉:“妈妈,我们这房子没有院子还是不好啊,谁都可以直接找上门来。我们起个院子吧,或者,干脆自己另起一个带大院的新房子好不好?”

  现在还是六六年三月,到六月开始,文化就开始了,到时候肯定会乱起来。她希望在那之前,能有个院子不轻易被人闯进屋来。

  刘秀娟吃了一惊,女儿说起房子,似乎在说买一件衣服一般。这是起房子啊,最差的土砖房也要花个五六百块钱,如果起好烧砖房,就要花上七八百,带上院子,就要花上千块了。

  刘秀娟也想过,分家的时候,他们只分到一间半房子,而她有五个儿女,这一间半房子根本住不下。

  现在还不怎么样,小龙在外面读书,他又没有结婚,他分到的一间半也被爱文先住了,就算小龙回来也可以让爱文搭床住,但如果行龙要结婚呢?

  所以,房子,也肯定是要起的。

  只是,女儿给她的那几百块钱以及存折上的一万块被弟弟骗走了,她拿什么起?要是一万块还在,她想起多大的房子就能起多大的房子!

  这一刻,刘秀娟比任何时候都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