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83.给大房设的陷井
  183.给大房设的陷井

  而且,阿连早就送过他一个烟斗,他都舍不得用呢,这又来应玉的,算什么事?

  还有,唐老爷子也听说过这个小孩子自称是阿莲的未婚夫,他也只当孩子过家家开玩笑的话了,只是,此时见他居然献上珍贵的寿礼,就感觉有点不对了:这是不是太正式了?

  而且,他刚才怎么觉得,这个人是个成人?但看看孩子虽然有一米五高,但面貌却只有八岁多的样子,又感觉自己一定看错了。

  众人也有点面面相觑,之前只感觉这孩子是过家家似的玩笑,但现在见他献寿礼,这就有点正式了,难道,这娃娃真是唐爱莲的订下的娃娃亲?

  唐爱莲见凤鸣擅自将礼物献上,不由气了:“凤鸣你搞什么鬼,我们大房的礼物,我妈早就准备好了。只是寿礼有点特别,不好带在身上。刚刚妈妈让我去房里开锁拿出来,我给忘了,我现在就去拿!”

  听着唐爱莲的话,众人心中都是一怔,一点寿礼罢了,居然还要锁起来?一时好奇心落了一地。

  唐爱莲说罢就跑进了房,不一会,就抱出了两匹布。一匹深蓝色,一匹灰色,暗花纹带着流光溢彩,是大家都没有见过的高级布。

  凤鸣露了一把脸,见唐爱莲将寿礼献上,连忙让开,又去角落当他的背景去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唐爱莲的娃娃亲未婚夫露面的事,肯定会传出去吧?

  众人一看这布,就只看到上面的流光溢彩了,这是什么布啊,怎么这么漂亮?

  而且,这布不是一块,而是整整两匹!

  这个时候,女儿回来给老人送寿礼,都是两斤面条,两瓶酒,一块布,且大多是普通的布,穷的送块粗布,家庭经济好一点的送四年布,能送上六尺卡其布的已经是最富有的家庭了。

  可现在,唐家大房居然送出了整整两匹布!而且,这布还是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漂亮,不会是卡其布吧?

  这就有点奢侈了!

  唐爱莲原本不想拿出这么高调的,但为了给二房打脸,干脆拿出了这种布。反正她有个世外高人的“师父”,不怕没出处。

  周二凤一见这布,就忘了要整大房出丑的事,而是对这布眼热了:“阿莲,是整匹布作寿礼吗?”

  如果只是给块布,她还真不好打算盘,如果是整两匹布,她定要从上面要裁出几套衣服来。

  “是啊,这一匹布是我妈送给爹爹作为寿礼呢,不过我妈又说啊,奶奶辛辛苦苦为了大家,却不能做寿酒,所以就连奶奶那份也送上了。”唐爱莲干脆地回答。

  众人听了,都发出抽气声,听说唐大龙靠着女儿发了财,才一分家就买了一马车的新东西回来。却是不知道,原来能这么发财,别人送寿礼是几尺,他们家送寿礼都是一整匹一整匹地送!

  这寿礼也太奢侈了吧?

  而且,这布也实在太漂亮了吧?谁也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布。众人心中很奇怪:供销社什么时候能有这么漂亮的布卖了?

  众人正惊呆着,就听到爱文问:“姐,这布不是你师父送的吗?”

  唐爱莲笑了笑回答:“是啊,这是我师父送的,这布啊,我们这边没有卖的,我师父说,这种布是比卡其布还好上几个挡次的布呢,穿着暖和,还不缩水,不起皱,不退色,穿上个十年八年都跟新的差不多。我妈说,这么好的布,应该孝敬给爹爹奶奶,所以,一直留着给爹爹做寿呢。”

  众人听着唐爱莲的话,都是感叹唐老爷子有福气,而周二凤听着唐爱莲这话,却是更加眼热了。

  周二凤心中想着,要是自己能够穿上这样流光溢彩的布料做的衣服,肯定倍有面子。

  她心中又嫉又恨,脸上却是一点也不在意:“你师父对你真好,这都有两整匹布呢,澳门赌博网站:咱爸咱妈都缝不完吧。”说罢看着唐老太太。

  众人听着周二凤这话,一个个面露鄙夷。她说什么爸妈缝不完,这是想自己也要分享吧。

  唐老太太早在听到唐爱莲说有她的份就高兴死了,哪里去管周二凤话外之音?

  她高兴地说:“呵呵,还是老大家的孝顺。”

  对唐老太太来说,给老爷子过寿,自己也能得到礼物,她怎么能不高兴呢?要知道,农村老太太想要做寿,得是老头子不在世以后呢。

  唐爱莲却听出了周二凤的话外之音!

  唐爱莲将整匹布都递给了老太太,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奶奶,这是我们一家孝敬您和爹爹的布,只能您和爹缝衣服,可千万不能给别人穿啊,别人穿了可是见不得光的。”

  周二凤将目光看向唐二龙,希望他能替她说句话,能在酒席过后在老头子老妈子那里分一块布,不对,应该是把整匹布给他们,只要帮老头子老妈子剪一身衣服就行了。

  但是,此刻的唐二龙却是气死了。

  唐二龙他们本来为大房布置了两道陷井,第一道是故意叫了很多人来,让原本只安排了五桌酒菜的刘秀娟措手不及。谁知道,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头野猪和一头野山羊,不但没有让他们出丑,而且,还让来吃饭的客人都非常满意,他们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多的好东西。

  他们布置的第二道陷井,就是寿礼了,按照常规,承担办酒席的兄弟是不用献寿礼的,他们的席面就是寿礼,而且是最大的寿礼。

  但他突然提出事兄弟分摊席面,并非是心疼大哥不在家,大嫂个人拿出钱来办酒太为难,而是谅足了大房没有准备寿礼,故意让大房在酒席上出丑。

  可谁知道,唐爱莲会拿出师父送的布呢?而且,还一拿就是整匹!

  大房的这份礼实在太重,衬托得他二房准备的寿礼,根本就微不足道了。

  想不到,他处心积虑要压让大房出丑,压大房一头,到头来不但大房安然无事,还大出风头。他怎么能不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