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76.咋没吵起来
  176.咋没吵起来

  刘秀娟恭敬地对老太太说:“妈您放心吧,澳门赌博网站:大龙不在家,我们一样会孝顺你们的。阿莲师父给的礼金还剩了点,用来给爸办寿酒还是够的。”

  唐老太太这才满意了:“菜要弄好点,要有鸡鸭鱼肉,别弄得不象样让人看不起。”实际上,这个时候做寿,能有猪肉吃就不错了,唐老太太这是给刘秀娟出难题呢。

  老太太,甚至不给刘秀娟拒绝的机会,就抱着新棉胎走了。

  老太太一走,刘秀娟就教训爱文:“一看就知道你奶奶是被二房那边挑拨才过来的,我们要是跟你奶奶吵起来,就中了你二叔二婶的计了。你是个读书人,凡事多想一想,要是我们如了二房的愿你跟奶奶吵起来,传出去,你以后参加工作时被人诟病怎么办?人家只会说我跟你爸爸不会教人,传到你爸爸的部队去,还会影响你爸爸的前程,让人认为你爸爸连家里的事情都摆不平,还怎么带兵?

  还有,我知道阿文对妈妈把钱借给舅舅很不满,我们自己连饭都吃不饱,却把巨款借了出去。你就不想想,之前没有分家,妈妈能把钱拿出来用吗?所以才想着借给你舅舅拿点利息的,是妈妈看不清你舅舅的人品,这点妈妈错了,以后会吸取教训。

  不过,阿文,妈妈希望你什么事都要想远一点,不要计较眼前一点得失,你爸不在家,我们得为他着想,你奶奶只要不是太过份的事,就不要太计较,该送的送点也没关系。”

  刘秀娟虽然是对着阿文说,但眼睛却不说瞄向唐爱莲,让唐爱莲心中恍然,妈妈是在借机向她解释把钱借给舅舅的事?

  不过妈妈说的不错,他们家目前就只有爸爸在部队工作,家里要传出不好的话,最先受影响的是爸爸而不是别人。

  既然这样,以后做事自然要注意点了,就算要虐他们,也做的隐蔽一些,不要让人拿了把柄去。

  爱文也是个乖巧的,他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妈妈您的意思是说,二房是个瓦块,而我们大房是块美玉,他们的瓦块可以随便碰烂都不怎么样心疼,但我们这块玉就是碰缺了一点就不好了,所以,适当的让开不是怕了他们,而是不屑跟他们争。”

  刘秀娟拍了他的头一下:“我家阿文也是个通透(即聪明的意思)的。不过该争的时候还是要争。要看时机场合,总之要站在有理的一方,让人说不出理去。”

  周二凤看着老太太往新房走,知道老妈子要去大房闹,心中就高兴了,连忙一路尾随,看到老太太进了新房,却一直等不到吵闹声传出,不免有些遗憾:怎么就没有吵起来呢?

  过了好一会儿,周二凤才看到老太太抱着一床新棉胎出来,便知老太太得了新棉被,原谅了大房,心中暗恨,又让大房混过去了。

  而且,买了那么多东西,都不知道多给一点,如果是别的东西,她肯定能分享一些,可是,一床棉胎啊,她怎么分享?

  因此,她心里不舒服了。

  老太太走到门口时,看到周二凤,便带着点炫耀说:“你大嫂他们心中还是有我的,这不,帮我买了一床新棉胎,有十斤呢,我摸着可暖和了。”

  二凤做出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妈,这棉胎看着大,才值多少钱啊,六毛一斤,十斤棉胎这才得六块钱吧?可大嫂他们买了一车的东西,价值几百块钱呢。”

  她心中暗恨:这个老太太却只拿了一床棉胎就满足了,居然就这样放过了他们,真是不中用!

  唐老太太却是白了周二凤一眼:“你懂什么?他们刚刚从家里分出来,什么都没有,两百块钱看着多,实际上过日子哪样不要买?我要是都拿走了,别人怎么看我?再说,那些东西算什么?”

  周二凤看唐老太太的脸色,有点奇怪:“难道,妈您还有什么妙计不成?”

  “哼,我当然不会象你那么傻。你爸大寿快到了,按农村规矩,分家了,老人做生日得要是你们几兄弟负担,你知道吧?”

  周二凤点点头,虽然她非常不愿意负担老人做寿酒的钱,但不能不负担啊,村里哪家不是这样的?

  唐老太太得意地一笑:“我刚才跟你大嫂说了,你爸跟老大吃饭,过完年后的寿酒,就由他们大房负责!”

  周二凤一愕:“他们不会同意吧?”傻瓜才会同意呢。

  唐老太太哼了一声抬高了下巴:“我这个当娘的跟他们说了,他们能不同意么?他们答应了。”

  周二凤心中一喜,就对老太太伸出了大拇指:“高,妈您这招实在是太高了,这可比拿点东西实在多了。”

  办一桌寿酒,起码得二十多块钱,老爷子做生日,就算不请大家门,光是请亲戚,就有三桌子,加上自家人,不有五桌了?这办一次酒,恐怕得花上一百多块吧?

  周二凤在算计着,一定要在这次寿席上让大房吃个大亏不可。

  快过年了,队里今年只杀了两头猪,问了阿乐才知道,今年闹了一场猪瘟,队里猪场的猪都差不多死光了。

  唐爱莲让小白从外面扛了半头鹿肉以及两腿猪肉出来让妈妈腊起来,只说是师父打的猎,给徒弟送的。二房看到小白拉着那么多肉进了大房,心中各种羡慕嫉妒恨,酸话不要钱似地往外说,就希望大房能分一半给他们吃。

  但刘秀娟却全当没有听到,连一星半点都没有分给二房。

  按理,儿子有肉,应该分给两老吃,但刘秀娟知道,如果她把肉给了两老,恐怕差不多就等于给了二房了,不好给啊。

  除夕夜的时候,老太太提出大家一起去上房吃年夜饭,刘秀娟拿出了一腿野猪肉过去,煮了一大桌菜,二房才总算占了一点便宜。

  之后,整个过年期间,刘秀娟都将两位老人叫来自家吃饭。二龙两口子见大房那边天天吃肉,自己却除了大年三十和初一基本没有什么肉吃,两人心里都很不得劲。

  他们也很想将大房那些肉拿过来,但人家师父送的猎物,他又没有理由要。

  如果大房将肉送给了两位老人,他还敢仗着老太太对他们的偏心去把肉要过来自己吃,可是偏偏大房就是不送肉,而是每天将两位老人叫去大房吃饭,他们就算脸皮再厚,分了家也不好意去大房讨吃喝。

  因此,这个年,二龙两口子都是在羡慕嫉妒恨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