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71.偷来的吧
  171.偷来的吧

  “狠?”唐爱莲看向爱文:“哥哥,澳门赌博网站:你觉得呢?”

  爱文从来不知道自己家那么有钱,过年时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给个红包,两毛钱就已经让他兴奋异常了,可妈妈居然真的借了一万块给舅舅!

  妈妈哪来的那么多钱?

  他一直都处在自己家居然有一万块的震惊之中之中,所以才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听到妈妈的话,他不由睁大了眼睛。

  “狠吗?我怎么不觉得?舅舅不是借了我们一万块钱吗?借了钱写个借条天经地义啊,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啊,怎么算我们狠?借钱不写借条难道不打算还?舅舅要是不写,才是真的狠吧?再说,那是一万块啊,不是十块,一百块!”

  在阿文看来,十块钱就很一笔大钱了,一百块就是巨款了,而舅舅居然拿了妈妈一万块!

  是啊,借钱写欠条天经地义,虽然说,农村借钱都很少打借条,但农村借钱,一般都是十把二十块,若是涉及上百,也会留个字据。

  而现在,舅舅借的是一万块的巨款!

  不过,爱文更想弄明白的是,妈妈哪来的一万块钱:“妈妈,你的一万块哪来的?我们家真那么有钱吗?”

  说到一万块钱的出处,刘秀娟有点心虚:“那是你妹妹的师父给了几根千年人参给你妹妹,你妹妹卖了一根给有钱人,那有钱人给的。”

  “原来,是妹妹的钱。”爱文心中很有些复杂:“妹妹的钱,妈妈您借给舅舅,问过妹妹吗?”

  对妈妈将钱借给舅舅,阿文也是很不满意:自己家平时连饭都吃不饱,除了过年过节能吃上一顿饱肉,平时连肉都没得吃,妈妈却一借就是一万块钱!

  一万块钱啊,圩上一块钱一斤的肉,那得吃多少年?

  刘秀娟心神一震,是啊,钱是女儿的,她若是自己用,女儿没说的,但她却没问过女儿就一把手全部借给了她舅舅,还让自己的儿女们过得紧巴巴的日子。

  她以为,借钱给弟弟是自己的事,却从来没有想过,她这样做,损害了自己儿女的利益啊。

  “对不起阿莲,妈妈以后一定不这样做了。”从来不向儿女们道歉的刘秀娟对着唐爱莲道歉。

  唐爱莲叹口气,说:“钱给了妈妈,就是妈妈的了,妈妈可以自由处置这些钱,所以,妈妈不必向阿莲道歉。不过,哥哥说的对,舅舅借钱写欠条天经地义。至于要不要他还,就是妈妈的事了。妈妈不必有心理障碍。还有——”

  她想了一下,还是将借条已经被自己还给外公的事说了:“我知道,妈妈肯定怕这笔钱让外公为难。所以,就自作主张将借条还给外公了。不过,这事舅舅不知道。”

  刘秀娟一听,顿时眼睛就红了:“阿莲——”她不是不心疼那一万块钱,但是,钱已经没了,弟弟不可能还得起,她不怕给弟弟压力,但却怕父亲会因此产生巨大的压力,对他的身体不好。

  此时听唐爱莲说借条已经还给父亲,顿时如放下千斤大担。

  而且,如果以后弟弟有了弟妹父亲不好,父亲还可以拿出这张借条,让他们两口子不敢对外公怎么样,相当于是舞在弟弟和弟妹头上的尚方宝剑。

  “嘿,你这臭丫头,连心理障碍都说出来了,看来,你出去跟师父学了三年,倒是学了不少东西啊。阿文,你小心可别被你妹妹给比下去。”

  她为了转移话题,便拿儿女消遣起来。

  阿文不屑地看了唐爱莲一眼:“我都已经读初中了,阿莲妹妹连小学还没上呢。”阿文比唐爱莲大三岁,已经十周岁,吃十一岁饭了,因为四岁就开始读书,现在已经进入初中了。

  刘秀娟马上借题发挥:“阿莲,你也一起去上学吧!”

  一直被忽视的爱乐连忙刷存在感:“太好了,三姐跟我一起去上学,就没有人欺负我了。”她哥哥爱文四岁开始读书,她也同样四岁就去报了名,现在已经读二年级了。

  就连爱武也跟着在一边起哄呵呵啊地大叫着。

  “上学啊——”唐爱莲看了一眼爱文:“妈,我都这么大了,跟那些小屁孩一起上学,你觉得合适吗?再说,学校里能学到的东西,我师父已经教给我了,我再去学校,是浪费时间和金钱。不说这个了,咱去圩上给咱家里买些东西吧。”

  刘秀娟为难了:“可是——”家里刚分了家,各种东西都要买,可刘秀娟身上没钱啊,总不能马上将唐爱莲师父给的两个金锭卖掉吧?

  赶车的小白却转眼就掏出了一大包钱:“师姐,这是师父给你的搬家的礼金。”

  这些钱,自然是从关大强处拿回来的那些钱了。

  带着业力的钱她不敢轻易用,但关大强从舅舅那里骗走的钱却是自己的,还有他贪污的钱,因为外公是受害者,理应给外公补偿,唐灵帮给了一千块给外公,因此这些钱现在也属于唐爱莲了。

  也就是说,那一万块钱,等于收回了九千块。

  唐爱莲连忙接了过来,这钱自然是她让小白拿出来的。

  爱文看着那么一大包钱,眼中尽是钱影子:“妹妹,你师父对你真好。”

  对于唐爱莲师父时常给唐爱莲东西,刘秀娟早就麻木了:“唉,真是的,又要你师父破费,阿莲你快收好了。好吧,我们这就赶圩去买紧要用的东西去。”

  对于唐爱莲的这个师父,她已经不敢说什么了,给钱给东西,开始的时候她还有点不安,唐爱莲告诉她:师父就跟父亲一样,父亲给女儿东西嘛,自然是没说的,她一点负担都没有了。

  既然有了钱,自然要趁着有马车拉一车东西回家,家里刚才分了家,屋子里都是空的呢,用啥缺啥。

  只是,到了供销社的百货商店,才发现东西不好买啊。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大家都买东西,很多东西都缺货了。

  “这个布怎么卖?”刘秀娟想着先给孩子们买套新衣服。

  “三毛钱一尺,布票拿来。”售货员伸出手。

  唐爱莲连忙拉过妈妈:“妈妈,咱不买这个布。咱家还有好多布呢。”

  售货员却鼻孔朝天朝天地哼了一声:“买不起就老实点说买不起,充什么大头蒜!你家有好多布?偷来的吧?”

  这个时候的售货员可没有顾客是上帝的说法,在农民面前,他们的优越感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