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70.舅舅不可靠
  17o.舅舅不可靠

  唐爱莲一见外婆瞪妈妈,就瞪了回去,故意说道:“去年外公退赔的钱,还有吃药的钱,还有舅舅用来改善生活的钱,全都是舅舅向我妈借的。 这一部分,就不用还了。”她转向妈妈:“妈妈您说是不是?”

  刘老太太听了这话,便知唐爱莲的意思:你想说没拿钱给你用吧?你早就在用我妈妈的钱了。

  她马上堆上了笑脸,看向唐爱莲:“阿莲真是聪明,娟子啊,你弟弟也是一时糊涂,你就原谅你弟弟吧。”

  她的话里意思很明显,你原谅了弟弟,就不要让你弟弟写一万的借条了,她要是敢要弟弟写欠条,就是不原谅弟弟!

  其实,刘老太太不说,刘秀娟也有点心软,这是一万块不是一百块,以弟弟的本事,这一辈子都很难赚得回来,让弟弟背着这沉重的债务,她心里难安。

  反正自己手里还有女儿给的两个金元宝,弟弟这债,还是算了吧。

  “爸,还是算——”

  刘松柏根本没有理刘老太太,而是紧盯着刘一平,见刘秀娟想要说情,连忙举手打断她的话:“不能算!”又转向刘一平:“你不写?你不写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只生了你姐姐妹妹几个,你的事我以后也不会再管。”

  最后,刘一平无奈,只得拿出纸笔,写到欠刘秀娟的钱数目时,他看向唐爱莲,唐爱莲说:“我刚才说过了,给外公外婆用的不算,写九千吧。”

  刘一平心中松了一点,虽然说九千跟一万也差不多,但少一点算一点。他写上了九千块钱的欠债,却没有写还款的时间。

  刘松柏倒也没有强迫他写上时间,以他的本事,有可能这一辈子都还不上,但他要让这张欠条压在他身上,让他深深记得这次的教训,不然,做错了事,什么教训也没有得到,他以后还会继续犯罪。

  他也要儿子记得,一辈子都欠着他姐姐的债,以后不敢对姐姐不敬,至少,欠着姐姐的钱不还,多爱护一下姐姐的儿女也是好的。

  可惜,他的这个想法终究是奢望了,刘一平不但没有对姐姐不催债的感激,爱护姐姐的儿女,反而还趁机告了唐爱莲一状,这是后话不提。

  事情完满解决,唐爱莲一行人要回去了。

  临走之前,唐爱莲找个机会单独见了外公,将舅舅写的那张借条悄悄还给外公:“我知道外公让舅舅写这个借条,不过是让他记住这个教训,这个钱,我妈妈并不打算让舅舅还,所以让我还给外公。”

  唐爱莲知道,舅舅不可能还得出这笔钱,最后肯定会让外婆来求情,与其等外来求情,自己最后还迫不得已要还借条,澳门赌博网站:不如自己现在就将这张借条还给外公。

  这样,还能让外公记她妈妈的好。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些钱,实际上她都已经收了回来。

  至于她为舅舅摆平事情所花费的,是她自己心甘情愿为外公花费的,而且,她已经从关大强父子那里拿回了更多。

  刘松柏听了,不由老怀大慰:这个外孙女果然是不同寻常啊。

  不过,这借条他拿着,却并不打算毁去,而是为女儿留着,以后儿子对他们好还罢了,若是不好,这借条还是要还给女儿。

  唐爱莲又将从舅舅床下挖出的钱给了一千块给了外公:“这钱外公拿着,别给舅舅,多买点好的吃,好好过日子。”

  刘松柏连忙推辞不要:“外公知道你舅舅很难还得上你的钱,你还了借条。外公已经很内疚了,我不能再收你的钱。”

  他心中很是内疚,他很清楚,儿子不可能还得上女儿的一万块钱,以女儿的性格,儿子不还,她不会催,最后,这张欠条就是儿子头上的一个紧箍咒罢了。因此,外孙还了借条,他并没有拦阻。

  “外公,我知道的,外公想要用这事来教训舅舅,我知道,妈妈也知道,所以写借条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拒绝。不过那钱我们都没打算让舅舅还,只是配合外公教育舅舅而已。只要舅舅变好就行了。外公人老了,就得有笔钱傍着,这也是妈妈孝敬给您的。”

  她就差说舅舅不可靠,让他拿着钱自己傍身了。

  其实从关大强那里还拿了不少,本可以给他更多,但在六十年代,一千块已经是一笔巨款了,给多了,恐怕是祸不是福。再说到了外公手上的钱,最后可能都便宜舅舅。

  她不想让舅舅占她的便宜。

  刘松柏哪里肯要?连忙要推。

  唐爱莲压住他的手:“外公,老实说罢,舅舅不是嚷嚷说不见了三千块钱吗?是我拿了。他从妈妈那里拿了一万块,舅舅用了几百块,给了关大强六千,剩下了三千多藏在床底下。这钱是我师父给我用来修炼,我交给妈妈保管的,所以我就拿了。这一千块钱,就是这从三千块里拿出来的,您自己放着,您有点钱傍身,以后舅舅娶了舅娘也不敢不敬您。”

  刘松柏长叹了一口气,他也这个儿子靠不住的,女儿又嫁出去了,身上的确得有点钱傍身。

  再说,连价值一万块的人参都收了,还在乎这一千块钱吗?既然是女儿孝敬自己的,便只好收了下来:“那外公就谢谢阿莲了。”

  唐爱莲摘了几个外围的灵果放在他的床头:“外公,这几个果子是师父送给我的,你放着慢慢吃,不要让别人知道,否则我会有麻烦。还有,外公要尽快将关大强贪污的证据交上去,给自己平反。”

  刘松柏心中一动:阿莲让自己把材料往上交,难道这个外孙女又给自己做了什么?这个外孙女儿,不简单啊。

  可直到关大强事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小外孙女的不简单远远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在外公的殷殷送别中,唐爱莲母子五人上了马车,幻化成少年的小白依旧充当车夫,赶着马车上了大路。

  “妈妈,你是不是还有心事?”唐爱莲看着跟外公道别后就一直没有低头出声的妈妈。

  刘秀娟抬头:“阿莲,我们是不是对你舅舅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