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68.舅舅只值一分钱
  168.舅舅只值一分钱

  唐爱莲回想他们两个的相貌,越想越象,而且,她之前以念力推测关大强的时候,就有一种熟悉感,现在想来,这种熟悉感,应该是因为刘一平!

  别说唐爱莲阴谋论,她忽然有点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关大强跟刘一平,很有可能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弟!

  对了,前世她好象听奶奶说过,外婆在嫁给外公之前,曾经被人欺负过一次,还怀过一个娃儿。

  难道,那个欺负外婆的人就是关老头?

  不对,真是关老头的话,他住刘家村十几年,怎么跟外婆没有一点风声?前世她活了五十年,也没有听说过外婆有跟别的男人勾搭的事。

  那就是说,其实关老头跟关大强不是亲父子?

  唐爱莲甩了甩头,算了,这些人还是不要再想吧,反正,他们两父子都已经进了小青肚子,就算有什么秘密,也随着他们的消失而消失了,不会再影响到外公一家的生活。

  小青它爬上了唐爱莲手腕,用蛇头在唐爱莲的手腕上噌着,伸出蛇信撒着娇:“主上,您怎么还不表扬小青,小青要进空间!”

  重点是,空间里才有灵髓!

  唐爱莲无奈,见房子妈妈和两个妹妹都已睡熟,干脆带着那包东西进入了空间。小青小白见进了空间,马上先后冲向药井。

  药井有禁制,两条蛇只能围着药井打转,见无法喝到药井水,又先后冲向灵池,那灵池只有半亩地那么大,周围却也被唐爱莲拆了外围的白玉栏干最上面的一圈,用那些玉砖在灵池周围砌了个围栏。

  两条蛇好不容易进入药井空间的区域,却只能围着围栏跑,吃不到灵池里的灵髓,都有些不满,跑了一阵,这才回到唐爱莲身边,围着唐爱莲转着,叫着主上撒着娇。

  唐爱莲却没空理它们,将相片放在一边,继续查看包裹。

  相片下面,是一大包软妹币,这些,应该是从舅舅那里讹诈来的吧?有九千多,竟然跟舅舅说的数目相符。不过唐爱莲可不会认为是舅舅给了关大强九千,定是那关大强从其他地方弄来的钱。

  除了钱,里面还有别的东西:有一只小皮包,里面装了十二根金条,一挂指头大小的珍珠项链,一把金锁,两只翡翠手镯,还有一尊翡翠罗汉,刘秀娟的猫眼戒指也在里面。

  此外,还有一只更小巧的布包,唐爱莲将布包一倒,从里面滚出一堆闪亮的东西来。

  唐爱莲心中直跳:这些东西,是宝石,足有几百颗,最小的都有绿豆那么大,价值最少都有好几万,最大的怕不有几十万。

  这包东西才是真正值钱的货!就这一包宝石,价值就上千万!

  这个时候可是一九六六年初啊,千万元,那是多大的一笔巨款?

  看着被小青带回的这些值钱东西,唐爱莲有些无法理解关老头父子,有这么多的宝贝,随便换点钱就足够过好日子了,为什么还要去敲诈勒索刘一平那点点小钱,以至于遭来葬身蛇腹的下场呢。

  难道,这些东西来路不正,无法出手?

  唐爱莲将灵力运于目中,果然发现这些东西上面不但带着业力,还带着怨气。

  想到关氏父子身上的血煞之气,唐爱莲猜测,这些东西应该是他们杀了人才得到的。恐怕这东西只要出现,就会带来腥风血雨!

  唐爱莲叹着气:这些东西不同于自己从地下得到的无主之财,也不同于她在肖家取的不义之财,它们的身上,沾染了浓重的因果。

  但她还是怕用了这些东西换的钱,这些因果就会转嫁到她的身上。她决定,除了原本属于自己的钱和妈妈的猫眼戒指之外,其他还是用来行善,以消其业。

  唐爱莲郁闷,她从肖家抢劫的金币这个业债还没有还完呢,又背上了一笔业债。虽然那肖家的金币本身就有自己的因果,业债不大,但也有业力啊。

  好在她让小青杀掉了那关氏父子,算是替那些被关氏父子杀害的人报仇雪恨,本就消了绝大部分的障业,但其中有些因果,却是难以因关氏父子的死而消除。

  唐爱莲想了一下,找个时间用巫术来消除吧。消除了业力之后,可以用这些财物行善,应该能够得到不小功德之力。

  而且,还有一个好处,杀了大强父子这两个人,她的橙色性光居然又变浓了!

  想必,大强父子二人身上的血债很多吧?

  唐爱莲将这包东西收好,这才给每只灵宠取了一大团灵髓,两只兴奋地滋滋直叫,吞下灵髓之后,马上又化身手镯,占据了唐爱莲一左一右的手腕。

  还是睡不着啊,唐爱莲忽然又想起刘一平舅舅,从那关家父子的对话中,他似乎还瞒了三千块人民币吧。

  唐爱莲可不打算让他就这么将自己的钱谋掉,自己愿意给是一回事,被人谋算又是另一回事。想到前世舅舅是怎么对待妈妈的,她不想让舅舅阴谋得逞,因此,她马上以念力搜查起舅舅的房间来——她必须将那些钱找出来。

  舅舅住在另一间房,跟唐爱莲母子所住的房间隔着一个堂屋。此时,刘一平已经睡熟了,但尽管在睡梦中,他的眉头还是紧紧地皱着,可见睡得不平稳。

  唐爱莲用念力一点点搜查他的房间,终于在舅舅的床下发现了问题,床下的土里,埋着一个小铁箱,那铁箱里装的正是整整一箱的大团结。唐爱莲念力一扫,就知道一共有三千三百多元。

  这钱,是属于妈妈的,她必须拿走,不给刘一平留一分钱!

  唐爱莲叫了一声小白:“全部拿来,不留一分钱!”小白会意,马上从她手上溜了下来,从门下方的猫洞里钻进了刘一平的房间,尾巴伸进地洞里一撬,就将床下的铁箱子撬了出来。

  他麻溜地打开铁箱,澳门赌博网站:将箱子里所有东西全部取了出来,送入自己的体内空间,然后将箱子又埋下了下去,将地面复原,然后溜了出去。

  他将箱子里的东西全部交给唐爱莲:“主上,小白全部拿出来了,没有给那个白眼留下一分钱!”

  小青“切”了一声:“我明明看到,那箱子里的角落缝里,还留下了一个一分的硬币。”

  小白啊一声,连忙要再去拿那一分钱,却被唐爱莲手快扯住了:“算了,他毕竟是我的舅舅,就给他留一分钱吧。”

  小白和小青同时朝着主人切了一声:舅舅只值一分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