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65.原来是逃窜犯
  165.原来是逃窜犯

  其实,澳门赌博网站:唐爱莲也不想来做这种事,刘一平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本就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偏偏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该受的惩罚却转嫁到了外公身上,令外公疾病缠身

  因此,为了外公,她才不得不出手。

  刘晚霞拼命想要抛开那种自己卑鄙的想法:我只是要点补偿而已。最多,我从此原谅刘一平对我犯下的罪过好了。

  那锭金子,她打算绞下一小块换钱用就好。大柱家的债要先还,但房子她没有打算起,嫁妆也只是做一般打算就成,至于她的母亲,她是打算带着母亲一起嫁的,大柱也答应了,不存在为母亲留钱的问题。

  那边也是农村户口,平时还要在生产队出工,她只要自己的生活慢慢过好就行。因此,她打算将绝大部分的金子都藏起来,连大柱都不告诉,以后确定大柱没有异心,再拿出来用。

  唐爱莲心中暗叹,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能不能保住她的财富。她收了钱,她跟刘一平之间的因果已了,她保不保得住自己的财产,就不关她的事了。看这个女人象是聪明人,应该不会轻易露财。

  其实她今天来的真正目的就在于让她恢复身体,这样,她算是完璧之身,就算受了关大强的诱惑或是要挟去报案,这验身这一道关就过不去。

  但毕竟,这样做事是有因果的,因此,她才又给了刘晚霞一锭金子算作赔偿,消除刘晚霞心中的怨气。

  虽然刘晚霞没有说原谅二字,但刘晚霞从她这里得到那么大的利益,她又施恩于她的母亲,相信她对外公一家的怨恨应该消散了。

  事情完美解决,唐爱莲却一点都不舒服。

  半个小时后,唐爱莲又花掉了一颗生命丸,刘晚霞的母亲肖红玉果然沉诃尽去,只需要养一下就差不多了。

  唐爱莲没有动用巫医之术为她驱散被丈夫抛弃积累的怨恨之气,而是留下了一个药方,让对方服用一段时间。

  巫医之术,不是至亲之人,不能保证没人看到,还是少用为妙。因此,她只要药,不用巫术。

  哪怕用药,她也要求对方保证,不将她为他们治病的事说出去。否则,她会让他们的身体比之前还差。

  临走前,唐爱莲问刘晚霞:“要让刘一平来跟你道歉吗?”

  刘晚霞居然红了脸,说:“不用了。”

  唐爱莲欣赏地点点:既然接受了交易,就两不相欠了,她喜欢刘晚霞这个态度。

  “你也不用感到你自己卑鄙,跟我一样,都是为了亲情,你是为了你的母亲,我是为了我的外公,虽然交易有点脏,但我们的心不脏,应该把眼光看向以后。”

  她这话果然获得了晚霞的认可,她脸上的郁气终于消失:“没想到你一个小孩子都比我看得明白,你说得对,我们都是为了亲人。”她的心结,也终于完全打开了。

  放下了以前的刘晚霞,以后定会活得更好。

  唐爱莲回到外公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她将那张字条交给外公:“事情都办好了。舅舅没事了。不过,外公,你要告诉舅舅,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会再帮他。另外,我希望他不要伤害到我妈妈。我累了,要休息了。”

  刘松柏非常尴尬,他知道,让一个七八岁的外孙女为儿子出头处理这种事,实在是让他羞愧,但刘一平是他唯一的儿子,他不得不厚着脸皮求唐爱莲来处理。

  “放心吧,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了。”他长叹了一口气,外孙女拜了异人师,可惜,儿子将女儿得罪狠了,他还在还罢了,只要他不在了,恐怕这个女儿就会跟这个儿子疏远了。

  唐爱莲走出了外公的房间,实际上,唐爱莲一点都不累,她是要等大家都睡熟后,去找关大强呢——敢威胁她的外公给他背黑锅,她不会放过他!

  而且,他从舅舅手里敲走的钱和妈妈的猫眼戒指,她也要拿回来,那是属于妈妈的。再说,这个关大强居然敢贪污集体财产,还忘恩负义嫁祸到外公身上,在刘家村也算个毒瘤,要挖出来才行。

  因为之前就知道了关大强家的房子,唐爱莲等家里的人都睡着之后,便准备着悄悄潜到了关大强家,只是,去之前,她的念力先潜了进去。

  关大强家的房子离刘松柏的家就隔两座房子,原是一家绝户头的屋子,人都认为房子晦气,也没人要,关大强父子来后,刘松柏就让他们住进了那房子。

  关老头大约五十来岁,关大强也已经二十六九岁,两父子说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家乡遭了大水,逃荒出来,一家子五口人只剩下了他们两个,若不是刘松柏,恐怕关大强早就死了。

  让唐爱莲奇怪的是,这两父子既然都来了有三年多了,怎么就没有想过找个对象结婚呢?

  唐爱莲的念力潜入进去之后,心中就是一跳,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是一点钟了,但关家父子两个居然都没睡。不但没睡,而且,还在黑暗中说话。

  虽然说得小声,但唐爱莲的念力所到之处,再小声也能听明白。唐爱莲将念力漫出,笼罩了关氏的家。

  她的念力刚刚扫到房里,一个苍老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打算在这里呆下来,你说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好不容易在这个地方安定下来,你又整出这样的事儿,你是打算又要当逃窜犯是不是?你忘了,当初我们流窜时过的什么日子了?”

  不用说,这说话的人应该就是关大强的父亲了。

  听到关老头子这话,唐爱莲的心下却一震:这两父子,原来是逃窜犯?

  她的念力扫去,关老头看起来大约有五十多岁的样子,身上戾气缠身,显然,他欠了业债。

  关大强大约二十五六岁,比刘一平大了三四岁的样子,身上居然带了不少于关老头的业力。奇怪的是,他跟关老头不是很象。

  唐爱莲收摄心神,认真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