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60.外公的心病
  160.外公的心病

  正因为刘一平被关大强抓住了把柄,澳门赌博网站:刘松柏才无法替自己伸冤。

  最后,刘松柏因病逃脱刑事责任,就算病好也不敢起床,他既恨关大强忘恩负义,又怨自己儿子做出昧良心之事让人抓住把柄。心中怨毒越来越深,终致长病不起,几年时间,便将他一个高大的身材熬剩了骨架子,终致油尽灯枯。

  “外公,舅舅到底做了什么事让您投鼠忌器?”

  唐爱莲心有所动:这个舅舅所做之事,定跟前世谋了妈妈的猫眼戒指,今生又“借”了妈妈一万块钱,拿了妈妈猫眼戒指有关。

  她一定要问出事情原委。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是外公家一个大隐患的问题。不但如此,舅舅被拿住了命脉,以后肯定还会来找妈妈,而妈妈又放不下这个唯一的弟弟,恐怕到时候为难的还是妈妈。

  所以,她必须要让外公说出实情。她现在已经是返璞境高手,不信还有自己办不了的事。

  刘松柏却是说不出口。

  唐爱莲很认真地看着外公:“外公,这事若不解决,以后都是个祸害。这次关大强拿这事来让您帮他背下了他贪污大队集体财产的事,下次呢?你这里没有他需要的了,舅舅呢?他以后都会拿着这事来威胁舅舅的。舅舅会一辈子活在他的协迫之下。不如说出来,让大家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解决,绝了这个隐患。”

  刘松柏闭上眼睛,两行泪流下,脸上一股悲怆之色:“我不能说。”

  见外公不说,唐爱莲气极说道:“那,要不我去杀了关大强,免得他祸害您。”

  刘松柏脸上眼睛猛睁,一股气势油然而生:“胡闹,你小小年纪居然敢说动手杀人。”但看到唐爱莲脸上的认真之色,气势又随之一泄:“外公真的不能说。”

  唐爱莲叹气,拿过了一旁的玉盒:“外公,这是我拿来的人参,给外公补元气的。”

  刘松柏见唐爱莲不再提儿子的事,心中松了一口气,朝人参看去,不由大惊:“这是——”他拿过人参细看:“这是千年人参?你哪来的?”

  唐爱莲一笑,说:“这是我从师父那里求来的,一共得了三根,一根给了我爹爹,后来被我二叔偷出来送给了他岳父,一根我给外公留了下来,今年拿来了,还有一根,我卖给了一个从香江来的预测大师,卖了一万块钱。”

  刘松柏惊得差点将人参盒子打翻:“什么,这人参价值一万块?这太珍贵了,外公不能要。”

  “这人参再珍贵,也是珍贵在治病上面,外公身体之前已经灯枯油尽,虽然服用了生命丸,增强了生命之力,但还需要这千年人参来补充元气。”

  唐爱莲说到这里,严肃地看向外公:“我想要告诉外公的是,我卖了人参给妈妈的这一万块钱,已经全部借给了舅舅!”

  “什么?”刘松柏大惊大怒,血压迅速升高,头上青筋勃起。唐爱莲连忙伸手抓住他脉门,送进一缕灵气压住他暴戾的气息。

  她并没有打算将话留一半:“舅舅不但问妈妈借了一万块钱,而且,还将妈妈手中的猫眼戒指也拿走了。”

  “这个孽子!”刘松柏强压住满腔的愤恨:“阿莲,是外公对不起你妈妈和你们兄弟姐妹。”

  唐爱莲趁热打铁:“阿莲从师隐世学习三年回来,听妈妈说舅舅借了一万块钱,就觉得舅舅身上定有蹊跷之事,现在听外公一说,才知道舅舅是被人拿捏住了,从我妈妈处拿的那些钱,极有可能是到了关大强的手中。

  而且,以后只要我舅舅或是我妈妈还有大姨小姨有了钱,恐怕都会被舅舅用各种方式送到关大强手中。难道,您愿意看到这样的状况继续下去吗?”

  唐爱莲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前世里外公过世后,她跟着妈妈回外公家,听说外公过世不过两天,隔两家之处也死了人,死的还是个姓关年轻人,是外地来刘家村定居的。妈妈不准他们几个小的在外公家过夜,让他们当天就回去了。

  想到这里,唐爱莲又问道:“那个关大强,是不是住在跟外公家隔了两家的那处?”

  外公诧异:“阿莲怎么知道?”忽然又想到刚才唐爱莲说要去杀了关大强,脸色马上变了:“阿莲可不要做傻事。”

  唐爱莲心说,我才没做傻事呢,但前世舅舅定做了“傻”事,将那关大强杀了。

  想来,定是前世舅舅也被这关大强敲诈,给了从妈妈处谋得的猫眼戒指之后,还不满足,又要再次敲诈,舅舅没钱,又想到外公因他而死,气怒之下,将那关大强杀了。将猫眼戒指又拿了回来。又舍不得还给妈妈,这才将猫眼戒指卖掉。

  “外公,舅舅已经被他敲去了一万块钱,还有一只猫眼戒指也价值不少吧,那关大强见舅舅这么好敲,还能不继续敲吗?要是有一天,舅舅从我妈妈,我阿姨她们那里全都拿不到钱了,那关大强却要找舅舅要钱,舅舅拿不出钱,会不会把那个关大强这样——”唐爱莲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外公的脸身大变,以关大强的本性,肯定会抓住儿子的痛处要挟,被逼到绝处的儿子,说不定会真动杀人。

  唐爱莲又说:“外公要帮舅舅,只有把事情说出来,说不定阿莲能解决,就算阿莲不能解决,阿莲还有师父,师父是世外高人,说不定就能解决。”

  刘松柏犹豫再三,终于一咬牙:“好吧,我说,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被你舅舅做了伤天害理之事!”

  原来,刘松柏跟关家成为莫逆之交后,他的儿子刘一平也跟关大强成了朋友。两人经常一起做事一起玩耍。

  有一次,两人一起去赶圩,在公社跟几个识得的人喝了酒,刘一平喝醉了,中途关大强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天色已晚,路上遇到赶圩卖东西晚归的同村姑娘刘晚霞。

  刘一平和关大强两人都是年轻气血旺盛之辈,对着姑娘吹口哨什么是家常便饭,只这一次见到这刘晚霞却是非常奇怪,一见他们就惊慌失措地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