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59.外公受了冤枉
  159.外公受了冤枉

  唐爱莲见外公面露哀伤,连忙说:“谁说的,外公不但要看我长大,还要看着爱文爱武长大,看他结婚生子,抱曾外孙呢。”

  旁边爱文听唐爱莲说结婚生子,拿手在脸上羞唐爱莲:“阿莲羞,这么小就说什么结婚生子。”

  唐爱莲脸上涨得通红,一手肘朝哥哥捅去:“去去去,结婚生子怎么啦,谁长大不结婚生子?”

  爱文连忙让开:“可你才七岁呢,就在外公面前说这些,不怕外公笑话你。”

  唐爱莲偷看了外公一眼:“外公才不会笑话我呢,是吧外公?”

  刘松柏连忙点头:“是是是,外公不笑话,我们阿莲长大当然要结婚生子,到时候外公给你抱孩子。”

  他们这么一闹,刘松柏脸上的死气居然冲开了一些。唐爱莲心中高兴:“外公,我拜了一个高人为师,学了医术呢,外公我帮你拿下脉好吗?”

  外公看着唐爱莲,说实在的,他根本不相信唐爱莲能够给他治病。

  刘松柏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体,但还是将手伸过来:“好啊,我们阿莲都懂拿脉了,恩,给外公看看。”

  唐爱莲拿住外公的脉,在寸关尺上分别定了一会,一本正经地说:“外公的病是外感风寒于背,内怨於积于胸,经脉堵塞,导致外气不入,内气不行,只要让我引外气为外公打通被堵的经脉,再内服灵药增加内气,就能病好。外公相信我吗?”

  刘松柏听唐爱莲一说,心中惊奇:看她说得头头是道,难道,这个外孙女是真的有几分本事?不由笑答:“阿莲真能干,外公当然相信我们阿莲。”

  唐爱莲得意地看了妈妈一眼:“妈妈,您带着哥哥妹妹弟弟出去,我要为外公治病。”

  刘秀娟想着,女儿能把断气的张继雄救活过来,也能救父亲吧?她连忙就要将爱文他们往外赶,爱文不服气:“怎么治病还要我们出去?不能当我们的面治啊?”

  唐爱莲白了他一眼:“我治病不能打扰行吗?”

  爱乐忙说:“我们不说话,不打扰姐姐给外公治病。”

  唐爱莲将她往外推:“就算你们不说话,你们在这里我也不能安心治病,所以你们都得出去。”

  “去去去,别妨碍你姐姐给外公治病。”刘秀娟将人往外赶。

  爱乐等人被刘秀娟拉出去了。唐爱莲拿出一颗生命丸喂给外公吃:“外公,这是我师父给我的灵药,您心吃了增加内气。”

  刘松柏摇头:“阿莲,外公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没用了的,有好药还是留下来以后给需要的人用吧。”

  唐爱莲坚持将药塞进了外公的嘴里:“外公您就吃嘛,阿莲特意为您从师父那里求来的呢。您要是不吃,阿莲不是白求啦?”

  刘松柏被外孙女的撒娇弄的心里软软的:“好好好,外公吃,外公这就吃。”连忙张开口将药吃了下去。

  药下肚,一股强劲的热力马上在他身体里散开,涌入他的四肢百骸,五脏六俯。全身出了一阵汗之后,他只觉得全身舒泰,说不出的轻快起来。

  “咦,这是什么药啊?外公感觉好舒服,好象病都好了很多呢。”刘松柏惊奇地看着自己的手:“这手都变了呢。”

  唐爱莲撇嘴:“外公才好了一点啊,别人吃了这个药,病都是马上就好了呢。这药是师父给的,无论是什么病,还是什么伤,或者中了什么毒,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吃下这药,就能起死回生。”

  刘松柏听了,大惊失色。

  刘松柏听儿子说过,外孙女拜了一个高人为师,可没想到,这个高人这么厉害,居然能弄出这样起死回生的药。

  看来,这一次自己真的有希望治好病啊。

  唐爱莲见外公身体内生命力已经变强,但体内的怨气却依然沉重,便知他心中怨毒积深。她就算以巫医之法引天地源气来将积累的怨气冲散,澳门赌博网站:但若是外公心中怨毒还在,依旧在体内积攒起来。

  因此,她试着问道:“外公可是有什么心中伸张不了的冤枉?”

  刘松柏这次更加吃惊:“阿莲怎么知道?”

  唐爱莲皱眉:“我看外公体内怨毒之气强盛,定是外公受了冤枉,怨毒之气难去,便有再好的仙丹妙药,恐怕也难去根。外公可不可以跟阿莲说说,是什么事让外公怨气在胸?是谁冤枉了外公?”

  刘松柏长叹一口气:“这件事说来话长。”

  原来,原本刘松柏也没有大病,只是在四清运动之时,身为大队支书的他被作为四清对象批斗了,还勒令退赔钱财。

  刘松柏原本就不是奸猾之人,从来没有想占公家便宜,但四清工作组找谈话,说他“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硬要他交待多吃多占公家便宜的错误,他想不通,他最多也就上级来检查时陪着吃了几餐饭,怎么就成了四不清干部呢?

  后来听人说,举报他的是他的好友之子关大强,更是大惊失色!

  要知道,关大强跟他父亲原是十几年前流浪到刘家村之人,初到刘家村时,关大强病得奄奄一息,是刘松柏请了老草医为他治好了病,又让他父子在刘家村安顿下来。

  他也因此跟关大强的父亲成了莫逆之交。

  可以说,刘松柏于关大强父子而言,有收留之恩,有再生之德,关大强平时也非常感念于他,处处表现出尊重他的样子。

  若是别人举报还罢了,偏偏是这个受恩深重的关大强,因为他的刻意接近,刘松柏也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子侄辈,对他关照有加,有什么事从不隐瞒于他,见他聪明有智慧,有时也将大队里的事与他商量,后来,更是提拔关大强当了大队会计,将全大队的财产交他保管。

  没想到,运动一来,他居然就将自己举报了。

  工作组清查大队财产的时候,果然发现大队有些帐目是假帐,关大强只说是支书交待做的,钱也是刘松柏贪污了。

  因为关大强是举报人,因此他算是受蒙蔽,不予处理,而刘松柏就惨了,不但要退赔大队帐上的亏空,还被撤销了大队支书的职务。若不是他突然病倒,还会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刘松柏当了多年的大队支书,自然也是有些人脉,他私下让人查了一下帐目,便知是会计贪了大队钱财,却将屎盆子扣到了他的头上,他愤怒了:这个白眼狼!

  只是,刘松柏刚想将真相大白于天下,关大强就深夜找上门来,告诉他,他抓住了他唯一儿子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