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57.财大气粗的舅舅
  157.财大气粗的舅舅

  唐爱莲哼了一声:“不想要就还给我,这可是金笔,可值不少钱呢。”其实,所谓金笔,也不过笔尖为金罢了。

  二龙一听说是金笔,顿时笑了:“恩,不错,阿莲是个好孩子,懂得孝顺二叔。”

  唐爱莲心中鄙视,孝顺?你有什么值得我孝顺的,不过是因为全家都送了礼物,不好落下你们罢了。

  二婶拿着那块布料比划:“阿莲,送你二叔是金笔,怎么送我就是一块布?这布不值什么钱吧?”

  唐爱莲见她明明看着布料眼睛发亮,却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又哼了一声:“这布不值钱,你去百货商店看看能不能买得到!”

  唐爱莲实在不想跟两个二货多说,也不等他们说谢就跑了。不过,他们也不会说出谢谢这两个字的。

  回到房里,唐爱莲看到瘦弱显老的妈妈,刚想拿点灵液出来给她喝,忽然又想起了从金丹老祖的储物袋里的丹药,连忙拿出了一颗培元丹给刘秀娟:“妈妈,这是我师父送给您的,说是吃了身体马上会变好。您吃吃看?”

  “你这孩子,药的东西能吃吃看吗?”不过,女儿的孝心她还是不能打击,因此,最后还是吃掉了那颗丹药。

  这是普通未修炼的凡人唯一能吃的丹药,只这一颗,就能将妈妈耗损的元气全部补回来。

  第二天,所有人都发现刘秀娟变得年轻了不少,大家都以为她是因为女儿回来高兴,所以才变年轻了呢。不是有句老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嘛。

  接下来几天是搬家,大房从旧房子里搬出来,搬到新房子里去,而二房却从新房子里搬出来,搬到旧房子去。

  二凤一直发气摔打东西,但唐老爷子决定的事,她也没有办法改变,只能等着娘家人来再说。

  而且,二龙还在愁着一件事,怎么才能将送出去的人参和玉盒要回来呢。

  大房这边,唐爱莲把兄弟姐妹几个叫到了自己身边:“姐,哥,你们俩的功夫练得怎么样?”

  “还用说,我们一直都练着呢。”爱诗爱文都显摆着自己的功夫,让爱乐看得很眼热。

  唐爱莲检查爱诗和爱文的武功修为,两人都很不错,三年的时间,都已经达到后天二层武者了,有准备的话,打两个成年人没问题。

  “不错,继续努力。”唐爱莲突然回过头来冲着爱乐问:“爱乐,你想不想练功,让自己强大起来?”

  早就羡慕哥姐练功爱乐马上跳了起来:“我想我想我当然想!”

  唐爱莲直接给阿乐神识传功,给了她巫武的入门巫武功法,并一再交待:“一定要坚持,要不然,不如不学,特别是爱乐,不能偷懒。还有不得用武学做坏事,武功不得外传。”

  爱乐很不高兴:“三姐小看我。”

  唐爱莲给了他们每人几瓶灵液,怕他们拿着东西没地方放,又送了他们每人一个百宝囊将灵液装好,至于他们能修炼到哪个地步,就看他们自己了。

  前世里,她这些兄弟姐妹过得都不算好,弟弟爱武好一点,却是形同上门入赘,没有话语权。因此,她希望他们这一世有了强大的武力,至少不会被人欺负。

  三人拿到百宝囊,都是十分新奇和兴奋,不断将袋子里的东西拿进拿出。唐爱莲又交待他们:“这是我的师门宝贝,记住,任何人不许告诉,平时都要栓在内裤袋里藏好,就连下河里洗澡都不许脱下来,它不怕水的。否则我就要收回来!”

  三人连忙点头答应:“打死都不说。”

  哪个孩子没点秘密,平时他们得了点好东西,都是东藏西藏的,现在有了个百宝囊真是太好,哪里能不藏好?一个个几乎马上就要喝灵液修炼。

  唐爱莲连忙交待:“每天早上起来修炼五点到七点两小时动功,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修炼静功就够了,不要影响平日生活和读书。”

  唐爱莲没有传他们巫医神功,他们的精神都不是很强大,巫医神功,必须要把身体练好才能承载。

  家里分了家,搬了新居,母亲的外家理应来温居,但因为外公病了,外婆要照顾他,因此都没有时间来。

  因为这,二房还等着看大房的笑话呢。

  刘秀娟决定,山不转水转,外家没人来,她就带着孩子们回外家去。

  以前回外家不仅要跟队长请假,还得跟家婆请示,没批准不能去,想买点礼物,还得伸手问家婆拿钱。现在分了家,可以自主了,什么时候想回外家就跟队长请个假就行。什么时候回,想买多少礼物就买多少!

  唐爱莲自然是支持妈妈的,不过她的目的,是要去找舅舅算帐!

  刘秀娟的意思,是她带着爱武回去就行了,唐爱莲应该去学校看看能不能插班读书。唐爱莲却不想这么快进入学校读小学,她想过几年后直接读高中,然后考大学。

  大学她是要上的,以弥补前世为了李新野牺牲上大学机会的遗憾,但她不会跟一群小屁孩子在小学初中校园里浪费时间。

  爱诗要读书不能去看外公,爱文请了假,于是,最后是刘秀娟背着爱武,带着爱文爱莲去回外家了。

  一家五口浩浩荡荡地走出龙头村,转弯处村里人看不到他们的时候,一辆马车朝着他们赶了过来。

  赶车的是一个穿着银白衣服的少年,那是小白幻化的。虽然它还不能真正化形,但暂时幻化成人形还是能够的。

  看到突然向自己驶来停在自己这帮人身边的马车,刘秀娟和唐爱文唐爱乐唐爱武等人都奇怪极了。

  唐爱莲的眼睛却笑得弯了起来:“小白,你来了,妈,不用担心,是我师父让人赶来的马车。这位是小白,我的师弟。”

  小白连忙向刘秀娟弯腰行礼:“夫人好。”

  刘秀娟连忙要去扶住,但背上还背着爱武,却是不好动,只能叫着:“哎,别多礼别多礼,你既然是阿莲的师弟,就跟我的子侄辈一样。”

  唐爱莲心中忽然有点捉狭:要是妈妈知道,这个她口中说的子侄是一条皇冠蛇,会怎么样?

  到了刘家村,村口桂花树下坐了不少人,见到唐爱莲的马车赶进来,都稀奇地围着看。这村里很少有马车来,看到马车自然奇怪。特别是小孩子,恨不得马上能赶着玩一玩。

  “那是谁啊,居然赶了马车来?”

  “不是刘松柏的女儿刘秀娟吗?有什么奇怪的。”

  “是啊,刘秀娟嫁了个当兵的,老有钱呢。”

  “啥呀,不是她爱人有钱,是她女儿有钱好不好,听说她女儿拜了个高人为师,钱多着呢,弄辆汽车不好弄,弄辆马车不是小意思嘛。”

  “是啊,听刘一平说,他姐姐现在有很多钱,还给了他不少,现在的刘一平可是财大气粗得很,穿的衣服都要几十块钱一套,走路眼睛都是朝天的,跟人说话都是拿鼻孔对人。”

  “……”

  唐爱莲听着这些议论,心中暗哼,这个舅舅,居然拿着妈妈的钱来摆阔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