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56.妈妈的钱被舅舅骗走了
  156.妈妈的钱被舅舅骗走了

  唐爱莲第一次赚一千块钱回来的时候,曾经给过妈妈五百块钱,临去部队之前又了妈妈一万块钱的存折,怎么可能没钱?

  就算这几年用掉了一些钱,三年时间能用掉一万多块钱?

  刘秀娟低着头:“阿莲,你爸爸还在部队,要是我们一分家马上起房子,会有人说他贪污的。”

  但是,她的眼里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似乎,在说到那一万块钱时,她的眼中闪过心虚。

  平时的妈妈是个直爽的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可今天,妈妈几次说话都不干脆,实在有点异常。

  唐爱莲看着刘秀娟:“妈妈,我记得,我走之前给过妈妈一万的存款,难道妈妈没有去取用吗?”

  爱诗吃惊地看看唐爱莲,又看看妈妈:妹妹跟师父走之前居然给了妈妈一万块钱?

  一万块啊,不是一百块,也不过是一千块,而是一万块!

  刘秀娟叹气说:“我取了。”见唐爱莲看着她,又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妈妈说实话,那些钱,给你舅舅拿走了。”

  唐爱莲叹口气:“舅舅怎么要那么多钱?”

  前世的时候,舅舅来找妈妈说,外公因为之前当干部被四清了,要赔很多钱,妈妈没有没钱,舅舅说,你不是有个猫眼石戒指吗?

  妈妈在跑日本鬼子时,曾经了救了一个人,虽然那人最后还是死了,但却非常感激她,临终前将自己手上一个猫眼石戒指送了给她。

  最后,舅舅将妈妈的猫眼石戒指拿走了,但后来外公并没有用到这个猫眼戒指,舅舅却趁机昧下了妈妈的猫眼石戒指,他怕妈妈问他要猫眼戒指,借了一件小事发气,故不让妈妈回外家,那事成了妈妈的心病。

  刘秀娟有点心虚:“是你舅舅听人说收老物价(古董)卖很赚钱,但没有本钱,就来我这里借。”

  唐爱莲直视着妈妈:“你把一万块全部借了他?你的猫眼戒指呢?”

  唐爱莲有种不好的预感,恐怕历史还是会再演,前世舅舅谋了妈妈的猫眼戒指,恐怕今生因为妈妈变得有钱了,被舅舅谋的也更多。

  爱诗越听越糊涂,什么猫眼戒指,妈妈有戒指吗?她从来没有见她戴过。

  还有,妹妹怎么知道?她走的时候,才四岁呢。

  刘秀娟的眼睛迅速睁大了:“你怎么知道妈妈有猫眼戒指?”见唐爱莲看着她不说话,只得回答:“是,猫眼戒指你舅舅也拿走了。之前,你外公四清时要退赔两百块钱,你舅舅来问我要,我把你以前给我的钱拿了两百块给他,去年来问我要猫眼戒指,我没给他,但借了五千块给他,今年初,他又来了,借走了剩下的五千块,还把猫眼戒指一起拿走了。上个月,他又来借钱,但我没钱给他了。”

  唐爱莲接上:“所以您看到这个玉牌值钱,就想着换钱给借给舅舅?”

  刘秀娟急切地说:“你舅舅他保证过,会加倍还给我的。”

  唐爱莲冷笑:“如果他自己都被骗了呢,他怎么还你?”

  前世的时候,他还不出猫眼戒指时,就说自己被骗了。妈妈虽然心疼猫眼戒指,但弟弟都被骗了,她又能怎么样?实际上,猫眼戒指被他谋下了,直到八十年袋才拿出去卖了一万块钱,起了一栋楼房。

  舅舅怕妈妈回娘家多了,听到风声,便借故跟她吵了一架,跟她断绝了关系。

  不知道,这一世舅舅“借”了妈妈这么多钱,用来干什么?

  这一世,唐爱莲一直提防着,不要让舅舅伤了妈妈,但是,她自己也没有想过会一走就是三年,她知道,外公会在1964年底遭遇“四清”退赔,如果她按照原来说的三年就回来,完全可以避免妈妈受到舅舅伤害。

  只可惜,她晚回来了一年,这个跟妈妈同父异母的舅舅就把妈妈身上的一万块存款,一只价值三千多的猫眼戒指全部刮走了。

  “舅舅拿走我们这么多钱,外公知道吗?”唐爱莲皱着眉头。

  刘秀娟的眼神暗了下来:“你外公身体不好,我哪敢给他知道?”

  唐爱莲忽然想起一点,前世,外公就是在这个年底去世。也是因为外公去世了,舅舅才会肆无忌惮地借口被骗,谋了妈妈的猫眼戒指,并借故跟妈妈断绝了姐弟关系。

  唐爱莲知道,外公对妈妈很好,甚至,想要妈妈不嫁,在家招郎,后来妈妈嫁给爸爸的时候,外公还在床上睡了三天三夜。

  这一世,唐爱莲不会让外公早走的。

  唐爱莲想着,要想个办法跟舅舅算帐,将舅舅骗去的猫眼戒指拿回来,至于骗去的一万块钱,得要看情况再说。

  唐爱莲拿出一个符牌,对妈妈说:“妈妈,我帮外公也求了一块护身符,明天咱们去外公家送给他吧。”

  刘秀娟知道唐爱莲要去跟舅舅算帐,有点犹豫:“阿莲,你外公病重着呢,我之前给你舅舅那一万块钱和猫儿眼戒指,可不敢给你外公知道,我们还是先别影响你外公养病吧。

  唐爱莲不高兴了,妈妈居然防备着自己?

  她不满地说:“妈妈,您忘记了,我是神医的徒弟。”

  刘秀娟拍了一下脑袋:“你看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好,我们明天就去看你外公。”

  按理说,分家的时候,外家应该来人,但他们的家分得简单,加上唐爱莲外公生病,而外婆又是个继的,因此没有来。

  晚上,唐爱莲拿着护身符到上房,给了爹爹奶奶各一个护身符,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奶奶:“奶奶,这牌子是我求师父做的,价值好几万呢,这是给您老人家贴身戴着保健康的,不要再给二叔拿去啊,他们还年轻用不上。”

  奶奶虽然有点尴尬,但更多的是高兴,她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得过这样漂亮的玉器呢。

  爷爷拿到雕刻着生肖的灵石符也非常高兴:“还是我们家阿莲孝顺。”

  他一看就知道这玉的成色比普通玉石不知好了多少,如果是白天当着大家的面孝敬他们,说不会又被二儿子以各种理由骗走。

  除了灵石符,唐爱莲还给了爷爷一个玉烟斗。以前,爷爷生气了,就拿烟斗敲人,虽然不用力,但也敲得很痛,有了这个玉烟斗,他应该舍不得用来敲人吧?

  虽然不喜欢二叔二婶,但唐爱莲还是给他们送去了礼物,当然,不是护身玉牌,而是一支钢笔,送给二婶的是一块漂亮但不实用的绸布料,那是她买的丝织品之中最差的一等,表面好看,但不结实,也不耐用。

  二叔拿着钢笔,一脸嫌弃:“阿莲,这个值什么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