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55.妈妈你的钱呢
  155.妈妈你的钱呢

  分家的事一敲定,刘秀娟就将唐爱莲拉回了房里,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看着。似乎怕女儿身上少了个零部件自己没有发现,

  爱文忍不住笑了:“妈,阿莲没少什么零件,全须全尾呢。”

  刘秀娟眼不错地看着女儿,生怕一个不注意,女儿又消失了,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阿莲,你这三年可有吃苦?怎么也不写个信回来?”

  果然,这才是妈妈啊,别人只关心她有没有赚钱回来,只有她的妈妈才关系她有没有吃苦。

  唐爱莲鼻子发酸:“妈妈,我跟着师父过得很好,因为师父那里跟外界隔绝,所以也没有办法写信。”

  可不是跟外界隔绝么,都跑到异界去了。

  为了冲淡堵心的情绪,唐灵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礼物:“来来来,发礼物啦,每个人都有。”

  兄弟姐妹几个一听有礼物,马上高兴地围了上来。

  唐爱莲先拿了刻了小羊的牌子给已经睡着的弟弟戴上:“弟弟是不是属羊啊,我都没有看到他出生,这个是护身符噢,可以保护弟弟平安长大。”

  刘秀娟笑道:“你弟弟十个月了,正是属羊。”

  爱诗第将刻了蛇的灵石牌抢在手中:“呀,这是我的吧,我属龙。”

  爱文也是属羊,拿了刻着羊的牌子,妹妹爱乐拿了刻了牛的玉牌。

  爱诗拿着牌子穿上红绳戴上,又帮爱文和爱乐弄好,交待:“戴上以后,不许取下来。”将属于爸爸的老鼠和给了妈妈:“妈妈您帮爸爸保管好。”

  唐爱莲这才想起爸爸:“爸爸还在部队吧?”前世,家里分家之后,为了照顾家里,爸爸就转业了。离开了他喜爱的军营,可实际上,他根本帮不到家里。

  这一世她不会让爸爸因为分家而转业。

  “你爸爸——”

  刘秀娟有点难过,说不下去。

  唐爱莲有点奇怪:“爸爸怎么啦?”

  爱诗叹口气:“爸爸准备已经很久没有回来。听说,是要打仗了。”

  唐爱莲心中一顿:爸爸要上战场?前世可没有这件事啊!

  唐大龙原本是抗美援朝的时候参加志愿军的,却没有开赴抗美援朝战场,而是被拉到了湘西剿匪,当了侦察兵。那个时候,唐大龙利用年纪小的优势,深入匪占区当侦察兵,还立过一等功。

  没想到,当初没有上抗美援朝战场,如今居然要参加抗美援越战争?

  唐爱莲轻叹口气,恐怕,这里面有自己教爸爸功法的原因吧。她记得,爸爸临走时,她还拆了两块作为围栏的玉砖,用念力为爸爸做了四个玉瓶,特意用小吊桶打了十米深处的灵液出来,装入玉瓶让爸爸带走。

  恐怕,正是因为爸爸学了功法,又有保命的灵液,才申请上越南战场的吧?唉,但愿他吉人自有天相吧。

  刘秀娟似乎为了转移话题,拿在唐爱莲给的玉牌,认真看了一阵,问唐爱莲:“阿莲,这个牌子好象是玉的,很值钱吧?”

  唐爱莲点点头:“妈,您问这个干什么?”

  怕普通人拿着太高级的灵石会引起祸事,唐爱莲用的是只有十分之一下品灵石的灵玉,相对普通玉石来说,它还是很值钱。

  在异界时,她知道一块下品灵石可以交换一百块的金币,但这个时候的金子价格很便宜,银行好象十多块钱一克,黑市要三十多块钱吧,她估计一块金币大约价值是1500块左右,一百块金币就是150000元。

  也就是说,这块牌子不算自己的加工费,价值15万人民币。

  如果仅只是一块下品灵石,它还怎么值钱,关键是,这块下品灵石,唐爱莲刻了防御和聚灵符阵,这价值就大了去了,如果拿去拍卖,卖个上百万不成问题。

  见唐爱莲没说那牌子的价值,刘秀娟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妈妈问这牌子的价值,难道打算拿去卖钱?”

  一说到钱,刘秀娟就叹气了:“阿莲,这个,不能换钱吗?”

  家里分了家,很多东西要买,但她手上,真心没有钱。

  但是,唐爱莲伤心的是,自己精心为妈妈制作的护身符,妈妈居然脱口就要拿去卖钱。

  唐爱莲顺下眼睛盖住伤心:“妈妈,这是我求师父精心为我的家人制作的护身符,可保平安的。但也容易引起人的觊觎,一定要收藏好,不要暴露出来。”

  刘秀娟惊觉自己伤到了女儿的心,忙说:“阿莲,妈妈说错了。妈妈也是急于——”话说到这里,她说不下去了。

  唐爱莲奇怪啊,她走之前,不是给了妈妈一万块的存款吗?怎么刘秀娟还缺钱?

  再看各位姐妹兄弟,身上穿得都是补丁衣服。不由一阵阵心酸。

  想起空间里那大堆的布匹,她在想着,找个什么名目才好将那些布拿出来给大家缝新衣服呢?之前她只想着买回来大家都有新衣服穿了,却没有想过怎么拿出来不被人怀疑。

  她又看了看这一间房,前后分成两间,前面是妈妈带着弟弟住,后面是她们姐和妹几两个人住,至于哥哥爱文,则是跟着爹爹睡。就算爸爸平时不会回来跟他们一起住,一间半房子怎么住得下?

  唐爱莲不满地:“妈妈,这只有一个房间,我们怎么住啊?”

  姐姐爱诗已经十四岁了,应该有自己单独的房间了。而唐爱莲自己,因为秘密太多,也需要一个人住一个房间。

  刘秀娟安慰她:“不要紧,我已经让交待你爸,让他买点板子回来,在灶门口再隔个房间出来。这样我们就有三个房间了,到时候——”

  “可是妈妈,我哥哥已经十二岁多了,他不能一直跟着爹爹睡啊啊。”唐爱莲提醒妈妈:“不如,我们自己起栋房子吧。”

  她想起一栋两层的小楼,带着两个院子那种,前面院子种花,后面院子种菜。最好,还有鸡舍猪舍,没事时种花,有空时种菜,炒菜时烧红锅头再摘菜,那个新鲜啊,不要太美。

  刘秀娟的眼神有点躲躲闪闪:“阿莲,起房子的事,以后再说吧。”

  爱诗连忙帮腔:“是啊阿莲,澳门赌博网站:家里才分家,哪来的钱起房子。”

  “怎么可能没钱起房子?”唐爱莲带着审视的眼光看着妈妈:“妈妈,您的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