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29.十年公仆
  129.十年公仆

  乔镇主一怔,是啊,他们都没有听说过肖城主被杀一事,怎么能就凭一个女人因为嫉妒而说的一句话就来抓一个受人尊敬的医者呢?

  唐爱莲还没有说完:“第六,我是一个医者,我可以以我的灵魂发誓,从我来到这个世界,都现在为止,我没有杀过这个世界的任何人,更不可能亲手杀肖城主。”

  她只亲手杀了曾光雄一人,但曾光雄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肖城如果死了的话,也不是她亲手杀死的,而是那些被她从牢里放出来的人杀的。

  她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她一个人去找肖城主算帐的,在城主府见过她的曾光雄她能肯定已经死了,她放出了牢里的人,肖城主不可能逃得脱愤怒的牢犯的报复,肖长老他们也有可能被杀死,肖城,应该如司马教授所料,正在进行城主的交换。因而,没有人能管肖城主和肖长老被杀一事。

  而等新城主上任后,他们肯定会抓杀死肖城主和肖家长老的人,但是,没有人知道是她废了他们才被牢犯杀的,相反,众人只以为,是牢犯暴动,才杀了肖家的人。

  而城卫队,他们只是奉命来抓他们一帮人,然后被他们逃走了而已。他们并不知道唐爱莲不但跑进城主府杀了肖城主,还跑肖府劫了肖府的仓库,废了肖家长老,更不知道,肖家因她而亡。

  因此,无论肖城主是死还是活,都不会有人会来追杀他们,他们也是被司马教授的分析吓住才开始逃亡。

  唐爱莲这一发誓,不但乔镇主相信了她的话,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了她的话。

  司马教授嘴里发苦,她的确没有杀人,那个肖城主,她只是废了他的武功而已。

  就连她的手下这十一个大兵也没有杀过人,他们每次都只是将人打倒,让他们失去了战斗力而已。

  他忽然有种预感,这个唐爱莲,今天很有可能逃过一劫。而只要她逃过一劫,恐怕他们祖孙就麻烦了。

  果然,乔镇主连忙对唐爱莲说:“对不起唐医者,我只是听了举报,而不得不来调查清楚这件事,现在看来,我们都弄错了——”说到这里,他话语一变:“医者仁心,我相信唐医者不会杀人。不过——”

  他看向司马兰:“鉴于司马小姐说谎话导致我们白费时间和精力以及物资,是必须受到惩罚的。”

  司马教授一听,心中焦急:“大人,我们是跟唐医者一起的,是受唐医者保护的。”说罢,祈求的眼光看着唐爱莲。

  但唐爱莲拒不看他。

  这个司马兰,从一开始就妒嫉她,对她有敌意,明明自己救了她的爷爷,她不但不感激,还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她实在不想跟他们祖孙俩一起走了。

  司马教授见唐爱莲不看他,脸上马上变得惨白。

  乔镇主沉吟了一下,看向唐爱莲:“按照我们乔镇的律法,谎言制造混乱者,轻者视造成损害的程度罚金或以劳代罚,重者斩首。司马小姐所造的谣言是肖城主被杀,非常恶劣,按律当斩——”

  司马教授一听按律当斩四字,脸上变成了死灰色,朝着唐爱莲跪了下来:“唐小姐——”

  唐爱莲大惊,让一个老人跪自己,这不是折自己的寿吗?她连忙扶起了他,看向了乔镇主:“镇主!”

  唐爱莲知道,这个乔镇主是想给自己一个人情,心中断定,他对自己定有所求,不过,自己医者的身份暴露,他所求无非是治病救人。

  因此,她看向乔镇主:“请乔大人看在本医者的份上,就免了她的死刑吧。”她只说免她的死罪,可没说免她的活罪。

  果然,乔镇主意会了,马上接着她的话说:“既然是乔医者求情,那就免了她的死刑。”

  司马兰一直抢不到说话的机会,听到乔镇主说她的罪行当斩,心中非常焦急,此时听的唐爱莲求情免死,心中一松,但乔镇主的下一句话又让她提起向心来。

  乔镇主摸了摸胡子,说:“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罚司马小姐在乔镇当十年公仆吧。”

  地球华国的公仆,那是光宗耀祖的事,名为公仆,实为人上人。

  可乔镇的公仆,那可是真正的公仆,按照镇主的安排为镇上的人们做各种事,却没有酬劳。

  当然,吃住是免费的。

  只是,这样的惩罚,对有公主病的司马兰来说,恐怕比死还更难过吧?

  乔镇主的确是有求于唐爱莲,他的母亲已经得了绝症,所有被他请来的医者都束手无策,他母亲现在只不过在苟延残喘而已。

  他在听唐爱莲说她专攻绝症的时候,心中就有些动了,特别听她说到司马先生身得绝症濒临死亡却被她救了的时候,更是心中激动。

  之后,他几乎都是听着唐爱莲说话,很快就相信了唐爱莲。又因为这个司马兰对唐爱莲所做的事按律当斩,而唐爱莲看起来又不忍心,才故意给唐爱莲一个人情。

  果然,这个唐爱莲向他求情,从唐爱莲以德报怨这一点来看,这个唐爱莲就不可能是个会杀人的恶人。

  而他最后给司马兰一个十年公仆的惩罚,而不是罚款,也是看到了唐爱莲对这祖孙两人的态度。

  他看得出,唐爱莲似乎对那个司马先生很尊敬,却对他的孙女司马兰很厌烦,似乎不喜欢她,又不得不收留她,他干脆就帮她解决这个麻烦,让唐爱莲欠他一个人情。

  司马兰一听说要在这个镇上服务十年,当众人的仆人,顿时不干了,只是,唐爱莲一直压制着她,让她口不能言。

  乔镇主不再理司马祖孙,而是转向唐爱莲:“唐医者,我母亲近来身体不适,可否请您去我家里为母亲看看?”

  “我是医者,当然不会拒绝治病救人。”

  唐爱莲哪怕急于离开这里,也不能拒绝镇长的请求,她让白器晚将他这大半年行医的医箱背着,直接跟着乔镇主就走,赵鲁和常子龙跟随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