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22.西厢是下人房
  122.西厢是下人房

  司马教授很为难,澳门赌博网站:现在是逃难途中,应该是尽量避人才对,怎么能住客栈呢?“乖,咱还是找个地方拉帐蓬吧,等没有危险了再住客栈。”

  “不嘛,我就要住客栈,我要洗热水澡。”司马兰撒娇说。

  唐爱莲就算能拿出火球符加热热水,但想要象在客栈里那样有浴桶是不可能的。因此,司马坚持要求住客栈。

  最后,司马教授无奈,只好看向了唐爱莲:“你看——”

  司马教授为难地看向唐爱莲,眼中带着乞求。唐爱莲叹了一口气,有这么个大小姐,这路很难走得快啊。她太娇气了。想干脆分头走,偏偏他们一行人都不太熟悉路,还得依仗他们祖孙俩带路。

  不过,既然路上没看到通辑令,已没有人追来,可能真如司马教授说的,肖城在新城主上任之前,是不会有人来追他们了,那就住一夜吧。

  “那就找个不引人注意的小客栈住一夜吧。”唐爱莲想了一下又说:“天气渐渐凉快了,大家都去买几套暖和点的衣服和干粮,或者干脆连冬衣也买好,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养好精神明天好上路。”

  唐爱莲说的是找一家不引人注目的小客栈对付一夜就行了,但司马兰却是不容分说就直接走向了镇上一家最大的客栈——留连客栈。

  司马兰一进去,司马教授只好跟了过去。

  白器晚为难地看向唐爱莲:“小师父——”

  “算了,大客栈也好,大家注意点就行了。”唐爱莲无奈说。

  小二见唐爱莲一行人只有一匹马,且大部分穿的都是粗布衣服,并不是很热情,但还是迎了上来:“客官是住店还是打尖?打尖随意,住店的话,下等房每人两枚银币一晚。你们十五人一共三十枚银币,先交钱后住宿。”

  小二说罢,却不介绍中等房或是上等房,而是打量众人,似乎在寻找众人之中谁作主。

  如果是平时,小二自然能一眼看出一群人之中谁是主客,但这一帮人,那十多个男人似乎隐隐拱卫着那个看起来十来岁的女孩,但那女孩身上穿的却是普通的粗布衣服,而另外祖孙两个身上的衣服料子却是好了不少。

  而且,刚才看那祖孙两个骑在马上,其他人却是走路跟在后面,似乎看起来,又应该是以这祖孙两个为主。

  司马兰见小二的眼神,便知他在分辨主从,她嘴角往上,越过唐爱莲,将手中的缰绳丢到小二手中:“我们住店,给我们来十五间上房。”

  赵鲁有点愤怒,这个司马兰到底想干什么?

  他刚要开口说什么,却被唐爱莲拉住了,又对他摇摇头。她原本就不想出头,有人出头安排,她求之不得。

  司马兰的派头很大,那小二的态度果然变了不少:“除了上房,我们这里还有独立的院子,一个晚上只要八枚金币,客官要不要?”

  司马兰一听有独立院子,心中一喜:“只要八块金币啊,那太好了,我们要独立院子。”转向了唐爱莲:“唐妹妹你快付钱吧。”

  两块金币看起来不多,但是,却是能换五百块银币呢。

  小二皱了皱眉,难道这位不是作主的?不过看她理所当然吩咐小女孩拿钱的样子,又觉得不象。

  “先去看看院子吧。”唐爱莲的话不容反驳,小二便又怀疑了,难道这位才是作主的人?

  小二连忙将几人带到了一栋独立小院,这个小院北面有三间正房,左右各四间房,前边还有三间倒座,一共九间房。院子外面种了树木,最近的房子也离开了五十米左右。

  唐爱莲只看了一眼,便觉得满意,这里干净,又安静,的确比人龙混杂的楼房好多了。

  唐爱莲见这院子的确比住前面的房子好,便对白器晚点了点头,白器晚便拿出了十枚金币放在桌子上:“多出的给小二哥买茶喝。”

  小二大喜,他做一个月也不过两块金币,可这位小姐一赏就是两枚金币,是他两个月的收入。他的脸上顿时笑容可掬,恭敬地对唐爱莲说:“谢姑娘赏,姑娘请跟我来。”

  这个小二的眼光很毒,唐爱莲虽然低调,但随手就能拿出两枚金币赏人。

  而且,近了才发现,这个小女孩身后的十一个卫士都对她都是十分恭敬,这个白胡子的管家说话态度也处处以小女孩为主,自然已经分辨出了谁才是真正做主的人。

  司马兰见小二马上转移了奉承目标,嘴上一撇,心中虽然不服气,她比唐爱莲身份还高贵好不好?为什么这些狗奴才却去奉承那个乡下丫头。

  她看了看爷爷,她爷爷朝她摇了摇头,心中对这个孙女也有些无奈,在她耳边低声道:“人家出钱你享受,你该低调点,别闹了。”

  司马兰很想说,她这钱也是抢来的。但见爷爷连打眼色,只得做出一脸隐忍的样子跟了上去。

  赵鲁的眉头又是一皱:不但这个司马兰,就是司马教授都不是好人,以后还是劝师父远着点才行。

  因为是白器晚拿钱,自然,房间的钥匙也落到了白器晚的手中,他安排唐爱莲住进了中间最大的一间主房,岳浩带着一个叫肖军的战士住进了倒座,剩下八人住了东厢。又安排司马教授祖孙和他自己住西厢。

  司马兰却抢先走进主房左边的一间:“我住这里,爷爷你住那边那间吧。”她全然不理白器晚的分配,也没有去想,自己身为客人,不出一分钱,不应该住主房。

  司马逑却有些尴尬:“爷爷跟白器晚住西边的厢房行了,你也过来吧。”

  他看得出来,赵鲁他们这些人都是将唐爱莲当作主上对待了,因此才主动去住倒座和东厢。他虽然自认跟唐爱莲平等,但若是他敢去住主房,恐怕赵鲁他们肯定会不满意。

  他们祖孙现在可是相当于寄人篱下啊,可这一点,司马兰始终没有认识到。

  但司马兰已经将行李放进了左边的主房,嘴里还说:“厢房那是下人住的地方,我才不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