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11.身份越高,话语权越大
  111身份越高,澳门赌博网站:话语权越大

  小二似乎对他们不知道曾大人感觉奇怪:“哎呀,就是上午来跟司马姑娘要药费的那个曾大人啊,他是城主府的客卿,很受城主器重的。``し他刚刚向城主府举报,说看到他家的逃奴到肖城来了,让城主派了人来帮他抓他家逃奴。”

  小二非常焦急,因为,如果唐爱莲这帮人真是逃奴,作为收留逃奴的客栈,也会被连累的:“你们既然是逃奴,为什么敢来住客栈?你们可害死我们了。”

  唐爱莲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小二哥,我敢肯定地告诉你,我们不是逃奴。上午那个曾大人因为用假药害人,被我揭穿了,所以才来报复我啊。”

  小二看着唐爱莲,却是有点不相信。

  见小二还是不信,唐爱莲忙说:“你想想,如果我们是逃奴,上午他见我们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说破?直到我们揭穿了他的假药阴谋,他才来说我们是逃奴,不是报复是什么?”

  小二听唐爱莲这一说,也镇静下来:是啊,真是逃奴的话,为什么一见面不提出来,却在起了冲突之后才说?

  “可是,他敢向城主府报案说你们是逃奴,恐怕他是有什么证据才有恃无恐的。”小二担心地说。

  唐爱莲心中奇怪:这个曾会长,有什么底气能将他们说成他家里的逃奴?

  小二也是想不通,忽然,他问道:“你们有身份灵牌吗?”

  唐爱莲皱眉:“我们是游民,刚刚从山里出来,哪来身份灵牌?”

  小二面色一变:“恐怕你们还是会有麻烦,难怪那个曾大人敢举报你们是逃奴。因为就算是游民,没有身份灵牌,如果被人举报,除非你有证据证明你不是逃奴,否则也会被当成逃奴的。”

  唐爱莲等人傻眼了,证明自己是游民?正是不想受束缚,才当游民啊,游民没有身份灵牌,怎么去证明自己是游民而不是逃奴?要是登记了身份牌,那就不是游民了啊。

  这就跟人说,你要证明自己是人一般,你怎么证明?

  小二又问:“那,你们可以找朋友亲戚,让他们证明你们不是逃奴是游民。”

  唐爱莲摇头:她们一帮人都是从地球而来,这两年又藏在深山修炼,哪来的朋友亲戚啊。

  这还真是个大漏洞啊,没点本事摆平城主,想当游民不容易。

  恐怕,这个曾光雄就是利用这个漏洞来将他们弄成逃奴了。因为,他明白唐爱莲他们都跟他一样从地球来,不可能有什么背景,既然没有背景,那被当成逃奴抓也没地方说理去。

  真成了逃奴,连生命都是曾光雄的,他们还怎么回家?

  小二压低声音对唐爱莲说:“我听说,那个曾大人曾经用这样的手段,将好几个人游民都变成了他的逃奴。就连他的第一个老婆,也是被他先举报为逃奴,然后才被逼跟他结婚的呢,你们还是快想办法吧。”

  唐爱莲等人一惊,原来,曾光雄不是第一次举报逃奴了。

  司马兰一听,登时急了:“我不要当逃奴,爷爷,我不能被曾光雄抓回去,我不要做他的小妾。我们快逃走吧。小二,我们是住在你们店被那坏人讹诈上的,你店里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安全,你得快带我们逃走。”

  小二见她吵闹心烦:“我们整个客栈都被包围了,怎么帮你们逃?”

  司马教授安慰她:“别怕别怕,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们不会做他的逃怒,小神医会有办法的。”

  唐爱莲看了司马兰一眼:果然是救了个大麻烦。但此时也不是甩脱她的时候,她将一块灵石塞到小二手中:“你有没有办法,能让我们证明自己不是逃奴?”

  小二一见灵石,心中一喜,说:“如果,你们找个城里有身份的人,让他替你们证明你们不是逃奴就行了。”

  唐爱莲等人苦笑:他们游走到肖城还是第一天,哪里能够认识什么有身份的人。

  唐爱莲等人还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那边,那城主府的卫队队长已经在客栈老板的迎接下进入了客栈,直接朝唐爱莲他们所住的这个小院子气势汹汹而来。

  唐爱莲等人暂时想不到办法,只好干脆坐了下来。

  城卫队长带着人进入客栈小院的时候,就看赵鲁等人簇拥着唐爱莲坐在那里,不动如山,却稳稳地压住了城卫队的气势。

  城卫队长卫军气势被压,甚至一行人脚步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他心中忽然就有些生气,眼前不过一个小孩子,自己这是怎么啦?

  他深呼吸一口,酿足了气势,这才上前向唐爱莲自我介绍:“我是城卫队长卫军,有人举报,你们这里窝藏了逃奴,我奉城主之命,特来抓捕逃奴。”

  说罢也不等唐爱莲回复,直接拿出一张张画象,对比着赵鲁等十一个军人:“他们就是曾大人的逃奴,全部拿下。”

  那些士兵一拥上前,就要将赵鲁等人拿下。唐爱莲上前一步拦住了:“慢,他们都是我的人。谁说他们是逃奴?”

  城卫队长卫军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双眼睛非常锐利,见唐爱莲出面,也不着急,站在唐爱莲的面前,双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胡子:“你说他们是你的人?你有证据吗?”

  他可是听说,上午的时候,就是这个女孩将曾大人骂走。

  “那你说他们是逃奴,你有证据吗?”唐爱莲反问。

  “没有证据,但是有证人啊。”卫队长微笑着看着唐爱莲:“而且,这个证人还是在我们肖城有身份的人。”

  “谁?谁能证明我的人是逃奴?”唐爱莲有点气急败坏。

  “就是曾大人啊。”

  “他自己也是当事人,怎么能证明?”司马兰气急败坏地说。

  卫队长轻笑:“曾大人是我们城主府的客卿,他的话自然是有份量的,除非,你能找到比曾大人更有身份的人,替你们证明那些人不是逃奴啊。这是我们肖城的规则。身份越高,话语权越大。”

  唐爱莲简直要抓狂,这狗屁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