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10.你们是曾大人的逃奴
  110你们是曾大人的逃奴

  曾会长低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灵气逼人的小女孩,她的旁边,是仙风道骨的老白,后面,跟着赵鲁等十人。樂文小说|

  原来,刚才听到曾会长的声音,赵鲁马上就都围了过来,见唐爱莲要为司马兰出头,自然护在她身边。

  “你是唐小神医?”

  曾会长迟疑地看着唐爱莲,当初在那刚刚传送来的山坡上分别的时候,唐爱莲看起来四岁,现在看起来却有十来岁的样子。而实际上,只过了两年而已

  如果说之前看唐爱莲还是觉得她长得可爱,令人一见就喜欢,而现在,他已经有点惊艳了。特别是一双非常美丽明亮的眼睛,如同星辰般闪烁,令人一见忘俗。

  但一看她身边的白顾问和赵鲁他们,他就知道他没有认错人,这个人的确是跟他一起从地球来的那个小不点。

  只是,他刚才刚见唐爱莲,一时失口,叫出了在古墓探险时众人对唐爱莲的称呼,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不妙,连忙要改口。

  但唐爱莲哪能容他变更,以精神力压住他不许说话,自己就着他的话口说了下去:“不错,正是本神医。原来你还记得本神医。本神医还说呢,司马教授的身体里是被谁下了虎狼之毒,居然令他的身边的新陈代谢加速了千倍。

  司马教授原本身体就有亏空,但原本还有五年多的寿命,却因为吃了一种药,新陈代谢的急速加快,生命力潜能挖尽,看起来,当时象是病好了,实际上,却是将五年的生命在三天里消耗掉了,身体变得油尽灯枯。原来,那药是你给的啊。

  曾会长,要不是本神医恰好遇到,那个吃下你的毒药之人就已经见阎王去了。你说,你以假药害人,还讹诈病人家属,按照肖城律法,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众人一听唐爱莲这话,都是大为吃惊,特别是司马父子,没想到这个曾会长居然下毒害人?他们跟他没仇吧?

  不过想到刚才曾会长说的话,便明白了,这个曾会长看上了司马兰,知道人家爷爷不会同意,于是干脆下毒害死了她爷爷,这样司马兰孤苦无依,就只跟着他了。

  被揭穿了阴谋,曾会长的冷汗越流越多:“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想害他,我只是——”

  “你只是想要司马兰,因为司马教授阻拦,你无法得偿所愿,所要你就要先害死司马教授,再逼着司马还债,让她从你?”

  司马兰马上叫了起来:“曾光雄,你这畜牲,为了娶本小姐,居然敢下毒害本小姐的爷爷!你去死吧,本小姐是绝对不会从你的。”

  曾光雄冷汗直流。这个小女孩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不对,她一直都很厉害吧?在古墓的时候,就将那帮军人迷得只听她的话。

  被传送到这一界之后,他原本想利用这些班底来自己建立一个国家,过过当皇帝的瘾,却被她将这些军人带走,破坏了他的计划。

  就因为他没能拢住那些军人,以至于张天师他们都不再听他的,最后那班奇门江湖的人分崩离析。他不得不用了些手段,才将其中几个人收为自己所用。

  “我——”

  “滚!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我绝不侥你!”唐爱莲的喝声直接碾压他的灵魂。

  曾光雄浑身发软,连忙爬上马车,对那骑门的男人说了句:“回城主府。”便带着人走了。

  只是,临走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赵鲁他们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唐爱莲松了一口气:总算将这个恶心的人赶走了。

  只是,司马兰见曾光雄走了,马上朝着唐爱莲叫了起来:“你怎么把他放走了?”

  唐爱莲心中暗哼,老白说的不错,果然是个白眼狼。她白了她一眼:“不放他走,你想留他吃饭?”

  司马噎了一下,说:“他下毒害我爷爷,该将他抓去城主府交由城主惩罚。”

  一旁的小二忍不住了:“这个人跟城主府有关系。”

  白老一听,心中更加担忧了:这个司马兰就不该帮她,得想个办法,让小师父别跟她来往太多才行。还有,那个曾光雄也不对劲,他不是轻易放手的人。

  唐爱莲见白器晚看着曾光雄远去的方向沉思,问道:“白老,你是不是觉得他那么容易就放手不正常?”

  白器晚点头:“这个人我了解,以前在人前道貌岸然,但人后却是有点卑鄙无耻。今天被你这样削面子,居然就这样一话不说就走了,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赵鲁不屑地:“我们的师父是神医,在医学上面很容易就能戳穿他的阴谋诡计,我们不追究用假药下毒就已经不错了,他还能怎么样?”

  也就是在这里,若是在地球,他不想轻易放过?他还不想放过他呢。他赵家,可不是吃素的。

  白器晚却点了他一下:“你这是没有见他的无耻的一面啊。司马教授服了他的药有问题是不错,但今天师父已经出手救了司马教授,他几天前给的药是真是假根本难以看出。以他的性子,他应该会说司马教授正是服了他的药才好的。可他没有辩解就走了,恐怕是有更大的阴谋。”他看向唐爱莲:“所以,我建议,我们尽快离开肖城。”

  “好吧,反正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尽快找到极品灵石,不如吃过午饭就出发去修真国度吧。”

  唐爱莲说罢,就招呼小二拿来饭菜,准备吃过饭后就去修真国度。但她心中,不知为什么却有些不安。

  果然,不等他们吃完饭,他们所住的客栈就被士兵包围了。

  一个似乎是领队的人指挥着众人围住客栈:“大家都给我注意了,管住各自的岗位,别让曾大人的逃奴从大家的眼皮底下跑了。”

  唐爱莲等人面面相觑:逃奴?曾大人?

  小二哥忽然跑了过来,拉过唐爱莲压低声音问道:“你们是曾大人的逃奴?”

  唐爱莲心中的不安忽然就放大了:“什么,逃奴?哪个曾大人?”

  她心中想着,别是那个狗屁曾会长吧?

  但是,越是担心,越是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