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109.为难 (为meinvhaodbb 赠送的礼物 桃花扇加更)
  109地球人何苦为难地球人

  其实,唐爱莲不是没有研究过这个小箱子,只是,她不是阵法师,只因为画符需要禁制,才懂点皮毛,她查看了那个箱子里是个圆形的盘子,念力探测又没有反映之后,就丢开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东西居然是回家的关键。&

  这真是怎么说呢,他们一直在寻找回家的路,谁知道,这个回家的路早就在她的口袋里。

  老人急切地查看着传送盘:“这传送盘外表没有一点损坏,应该还能用。只是,这盘里有十二个镶嵌灵石的地方,听那地球村的老人说,那传送球靠的是吸收周围的能量,古墓所在地的地下,本就有一条灵脉,所以能够给传送提供足够的能量,但传送盘却必须用灵石,而且是极品灵石。”

  他抬头看向唐爱莲和赵鲁:“你们有极品灵石吗?”

  赵鲁傻眼了:“什么灵石?”

  唐爱莲想起了那古墓里的鬼修留下的储物袋里两指长宽的玉石,澳门赌博网站:将那玉石中水头最好的拿了一块出来:“是这种吗?”

  老人的眼睛先是一亮,接着又暗了:“这是灵石不错,可这是上品灵石,不是极品灵石。我们要回到地球,必须用极品灵石。地球村的老人说,这阵盘是仙器,要用仙石,最少也要极品灵才能启动。”

  唐爱莲在古墓中得到的储物袋里的上品灵石有十几块,唐爱莲将上品灵石放入那传送阵盘,果然,没有一点动静。

  “看来,我们想要回去,得去找到极品灵石才行啊。”唐爱莲说。

  老人叹气:“极品灵石哪那么好找,我听到那地球村的老人说,回去的传送盘要用极品灵石的时候,就开始到处寻找极品灵石,到目前为止,连一块都没有找到。我想去修真国度里寻找,却病倒在这里了。”

  唐爱莲惊呼:“修真国度?”这里居然还有修真国度?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修真界?

  “是啊,这一界原本就是修真界。”司马逑说:“我们所在之处修真界的凡人国度,离这里大约有一万公里远的地方,就是修真国度了。不过那里凡人生存很难,要从那里得到极品灵石非常难。”

  老人有点颓废。

  唐爱莲大言不惭地说:“有什么难的,实在不行,我们就去申请加入门派,到了门派里,难道还得不到十几块极品灵石?”

  实际上,她只是想鼓舞众人的意志而已。极品灵石啊,恐怕就算是修士也难以得到吧?

  老人听了,眼睛一亮:“对了,唐小姐不到十岁吧,我看你灵气逼人,肯定有灵根,想要加入那些门派应该不难,只要入了门派,就能得到灵石。”

  他们都不知道,这极品灵石极为难得,不要说进入门派,就算你是掌门,要获得极品灵石也不容易。

  忽然,一声大喝打断了他们的憧憬:“司马逑死了吗?没死的话就给我滚出来。”

  唐爱莲的念力迅速释放了出去,只见客栈外面,一个男人骑在高头大马上,正以马匹鞭指着客栈的大门,大声喝骂。

  让唐爱莲震惊的是那骑马男人旁边坐在敞蓬马车上的那个人,居然是地球上传统文化研究会的曾会长。

  他似乎发达了。只是,他为什么会来找司马逑的麻烦?

  唐爱莲转头看向司马逑,只见司马逑脸上顿时涨得通红,但他还没有说话,就见司马兰已经飞奔了出去,对着那曾会长大叫:“曾光雄,我早就说过不会嫁给你的,你死心吧。”

  那曾会长看着司马兰美丽的脸:“小兰,别把话说的那么绝对,还有,我今天不是求婚的,我是来要债的。前几天我给司马教授吃的那颗灵药,可是花了我十块下品灵石。我在城主府的奉禄,一个月也不过一块下品灵石,所以,这药材我不可能白给,我也不赚你的钱,就给我本金吧。”

  唐爱莲心中一顿:什么,灵石?难道这个肖城还用灵石作通用货币?

  司马兰气得脸色通红:“不可能,那只是一颗普通的凡药,我爷爷吃了没有一点效果,怎么可能用灵石买,还要十块灵石?你这是讹诈。”

  曾光雄挑眉:“没效果?你爷爷三天前已经病得半死,吃了我的药当时就变得生龙活虎吧?怎么可能不是灵药?药你爷爷已经吃下去了,你们当时不说贵,现在才说是不是晚了点?

  小兰,这里是肖城,不是你们司马家可以呼风唤雨的地球。你还是老实还债吧。当然,如果你嫁给我,我为自己第三房小妾的爷爷治病,自然是分文不取。”

  曾光雄越说越得意。

  司马兰听到“小妾”两字,脸上更是愤怒,但是,却又是万分无奈。她朝着楼上喊道:“唐小姐,借我一千块金币可以吗?”

  唐爱莲早就听到小妾两字,心中暗哼,看来,这曾光雄在这里活得十分滋润呢。地球上可是一夫一妻制,在这里,这曾光雄才来四年,就已经娶了两房小妾了,还想娶司马兰做第三房小妾。

  只是,他用一颗假药就想要司马兰嫁给他,实在太恶劣了一些。这还是地球老乡啊。

  唐爱莲忽然想到了那个茅山女道士海英,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此时,外面曾光雄听到司马兰借金币,却冷笑了:“司马兰,你欠我的是灵石,可不是金币。”

  唐爱莲实在忍不住,想要出去,却被白器晚拉了一下,在她耳边低声道:“小师父,那个曾会长不是个好人,最好不要招惹她,还有,这个女人是个三白眼,救了她不但不会感恩,还会给您招来大麻烦。”

  唐爱莲知道,这个老徒弟是个预测大师,也懂看相,而且,这个司马兰的性子的确不好,她救了她父亲,她没有一点感恩之心,反倒觉得你本该如此,仿佛天下人都是她家奴才。

  但不看僧面看佛面,她怎么可能眼看着司马教授的孙女被人欺负?

  她从客栈的二楼走了下来:“真想不到,原来道貌岸然的曾会长也有这么无耻的时候,居然用一颗假药来骗一个姑娘。你也是地球人啊,地球人何苦为难地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