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74.一万块存折
  74一万块存折

  唐老太太是真的很气愤,这个孙女才四岁多啊,居然就敢去做那样危险的事。现在不管,以后长大还得了?

  唐爱莲抱住奶奶的大腿:“奶奶,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呈英雄,去当什么卧底。不过,我可是立了大功的。”她拿出自己的背包,从包里取出一大包钱:“这是我这次得到的一千元奖金。”

  其实她的一千元奖金给了席不凡,这是她之前早就取了放在灵井空间的钱。

  她知道,这次的卧底事件,她肯定逃不过一顿打,甚至,连妈妈都有可能被她连累,因此,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千块钱来江湖救急。

  一千元奖金?全家人都惊呆了。

  这不是一百块,澳门赌博网站:而是一千块啊!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了唐爱莲手中那一大包钞票上面。那都是一张张大团结,整整齐齐的包得很好。

  “这个阿莲,你不是跟着你大奶奶去卖豆吗?怎么跑去当卧底啦?”

  “我听到有人说,有个拐子团伙在咱红莲公社抓了好多小孩子,要是有人能抓到,就能得到一千块钱奖金。我上次给了奶奶一百块钱,奶奶很开心,我就想赚回这一千块,让奶奶大大地开心,所以我就故意去街上逛,发现了人贩子就报了警,然后让他们把我抓去,我当卧底,然后等着公安来救我们。这样我就得到一千块奖金了。”

  一家子人都看着唐爱莲。

  唐太太是心中得意:孙女想到自己,一看到有奖金就想办法拿回来给自己,真没有白疼这个孙女。

  她摸了摸唐爱莲的头表扬:“好孩子,阿莲真是个好孩子,什么时候都想到奶奶。”

  唐老爷子是老怀大慰,这个有智有勇的小女娃是自己的孙女!

  唐二龙也很兴奋,同时,他又鄙视唐爱莲,真是个笨蛋,要是我得了一千块奖金,我肯定不会说,自己藏起来慢慢花。

  不过,这一千块钱到了老妈手中才好呢,这钱在老妈手中,跟在他自己手中差不多。不过,他必须得想个好办法,才能将这一千块钱要到手中!

  爱诗则羡慕啊,妹妹未满五岁,居然就能为家里赚那么多钱了。

  只有刘秀娟心疼地看着唐爱莲:这个女儿,懂事得令人心疼啊。

  爱文已经睡了,因为白天又是学习又是练功,晚上睡着谁也吵不醒。

  审讯唐爱莲的家庭大会最后无疾而终,因为,主审官奶奶数钱去了,其他人都围在她身边看着她数钱,恨不得将钱拿到自己手中。

  刘秀娟给爱诗丢了一个眼色,爱诗连忙将唐爱莲拉到了房里。因为这一千元巨款的奖金,唐爱莲躲过了一顿打。

  睡到床上,唐爱莲还是睡不着,她兴奋不是得了一千块奖励,而是性光啊,这次救人,她的性光终于进阶了,到了淡橙色。对巫医来说,性光可是最难进阶的!

  通过爱诗,唐爱莲了解了今天家里发生的大事。

  唐爱莲立功了,成了小英雄。但是,家里人却担心死了。

  白天在圩上,大奶奶卖完了豆不见唐爱莲回来,不知道她跑哪里去了,只好等在摊子上,等了一阵,没有等回唐爱莲,干脆去圩上去找,这一找就找到太阳下山,还是没有找到唐爱莲。她又累又饿又焦急,连路都走不动了,还是搭了生产队去买肥料的拖拉机才回来报信。

  刘秀娟听说唐爱莲赶圩不见,听说是家婆让她去卖豆才不见的,破天荒第一次朝着家婆大骂:“阿莲才四五岁,你居然叫她去卖豆,你这是望她去死吧?”

  唐老太太虽然理亏,但嗓门却大,立马吼了回去:“我让她去卖豆怎么啦?我交待她跟着她大奶奶,她听我的话了吗?都是你这个吃草的货,教孩子不听我的话,现在,孩子不见了,你怪我?”

  刘秀娟愤怒异常。

  “阿莲才四岁多,你让她听话她就能听?到了圩上那种乱地方,没个定性的孩子懂得什么?谁知道是她自己跑的还是被人拍了花子拉走的?”

  唐老太太也很生气,这个一直老实本分的大媳妇,居然敢跟她叫板,这还了得?

  “拍了花子也不关老娘的事,天生是被拍花子的货,就算不去圩上,在村子里也会被拍花子!这就是她的命,就算她死了,也怪不得谁。”

  “你居然诅咒阿莲?她是我的女儿,难道不是你的孙女?你居然诅咒自个儿的孙女?你还是人吗,阿莲要有什么事,我跟你没完。你个老不死!”

  唐老太太听刘秀娟骂她老不死,马上扑了上去,要去撕刘秀娟的嘴:“你敢骂老娘?雷公叫啦,来劈你个不孝的货水!”

  听着爱诗转述这场架,唐爱莲暗暗后怕。

  “后来呢?”

  爱诗说:“后来,是爹爹来了,吼了一句:你们都给我闭嘴!以阿莲的本事,哪可能有事,说不定是她师父临时有事找她,来不及跟她大奶奶说了。说不定,明天阿莲就回来了。谁知道,你今天晚上就到了家。然后大家都不吵了。”

  唐爱莲叹了口气,知我者,爹爹也。

  她让姐姐先睡觉:“妈妈肯定心疼死我了,我得去看看妈妈。”

  唐爱莲到了妈妈的房子,见妈妈正坐在床上,呆呆地对着灯看着,上神情落寞。唐爱莲扑上去抱住妈妈的腿,朝着妈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妈妈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爸爸?”

  刘秀娟收起落寞的神情,露出苦笑:“你这小磨人精,那样危险的事也敢去做,妈妈总有一天被你吓死。”

  唐爱莲认真地看着妈妈:“妈妈,其实您真的不用为我担心。”她想了一下,伸手抓下旁边一张凳子的一角一捏,然后任由粉末撒下。

  刘秀娟看得目瞪口呆。她拉过那只四脚高凳,看了又看,捏了又捏,还是那张椎木的凳子,不是豆腐做的,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唐爱莲象大人一样叹口气:“妈妈,您知道,我跟着一个高人师父学习,他每天晚上都会来教我练功。我师父的功夫,不是普通人能学的,现在的我别看只有四五岁,但普通十几个大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一只老虎在我的面前,我也能一掌把它打死。所以,妈妈,您根本不用为我担心。”

  刘秀娟看着女儿,似乎不认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