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045.我跟你们走
  045.我跟你们走

  去年,唐爱莲救了被水淹得已经没气的张继雄,因为她杜撰了一个白胡子师父出来,总算糊弄过去,不想,一年多过去,却被外地的人盯上了。

  这边,唐老爷子还在问小草:“那些人为什么打你爸爸?”

  小草说:“他们一来就对我爸说,欠他们的两百块钱该还了,我爸说没钱,然后他们就打我爸爸。”

  唐老爷子原本要跨出的脚又收了回来,这个弟弟烂赌成性,每年都有人来收赌帐,却总不悔改,一开始,他们兄弟还帮忙垫一下,后来就不管了,没钱还就用家里的东西抵。过年的腊肉、粑粑经常在三十晚之前被人夺走。

  可这次,居然输了一百块钱!还借了高利贷,要还两百块!

  两百块啊,就算把自己这个家卖掉也没有两百块,他去了有什么用?他不但自己不去,还拉住了想去看热闹的爱诗等人:“别去惹麻烦。”

  唐爱莲见唐老爷子转身回去,知道他是对小爹爹失望,不想理这件事了。

  可是,那些人是冲着她来的,她却是不能不去啊。趁着唐老爷子拉住爱文,她迈着小短腿从后门跑了出去。

  已经差不多两岁半的她,已经可以在人前跑路也没有什么问题。唉,明明已经是后天四级武者的她,好难装啊。

  唐水生那边,因为唐水生没有答应帮“老大”向唐爱莲要灵药,又挨了几下。

  对这个小爹爹,唐爱莲说不上怪,倒是有点恨铁不成钢,你说你一个穷农民,家里全部的家当除房子不超过一百块,怎么就敢问人借一百块呢?这不是找死吗?

  但想到他终究是自己的小爹爹,当初还从他那里谋了银心草和小灵芝,骗了他的参苗,这个忙,她还得帮。

  而且,她很满意他没有答应那些人来算计自己。

  “小爹爹!”唐爱莲挺着小胸脯,迈着小短腿,跨进了她小爹爹的堂屋里。

  白胡子老头看到她走进来,眼睛就是一亮,另两个男子也发现了唐爱莲,眼中闪过惊奇,却是面面相觑,不敢上前。

  唐爱莲走过去拉住小爹爹的手扶他起来:“小爹爹,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能轻易就跪别人呢?快起来吧。”

  鹰鼻男人快速地看了白胡子老头一眼,那老人微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鹰鼻的脸上马上堆上了笑容:“小妹妹,你是谁啊?”

  唐爱莲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明知道还问,你们要找的人是我吧,给我小爹爹下套子算什么事?”

  那鹰眼男人摸了一下鼻子,被一个不满三岁的小女孩揭穿,还被鄙视,有点下不来台。可是,眼前的小女孩背后可是有个隐世高人,他可以给唐水生下套,也可以打唐水生,却不敢对唐爱莲不敬。

  “唐家妹妹——”

  唐爱莲打断了他的话:“别,称呼我唐爱莲吧。”

  “唐爱莲,是这样的,我们老大想请您去一个地方玩一下,可不认识您,你这个小爹爹又不肯把您介绍给我们认识,所以我们找上门来了。”

  “你们给我小爹爹下套,就为了认识我?你们是想认识我的师父吧?”唐爱莲翻了一个白眼,虽然她是想显示她的鄙视,但她才三岁啊,只是显得更可爱而已

  “呃——”鹰鼻再次偷看了白胡子老头一眼,白胡子老头眼睛朝下,没有给他示意。他噎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鹰眼两次请示白胡子老头,虽然很隐晦,却是让唐爱莲知道了,这白胡子老头,才是这次事件的主谋。这一点,恐怕连小爹爹都不知道吧?

  从小爹爹前年过年在圩上的表现来看,他可是很尊重这个白胡子老头,将他当成良师益友的,没想到,被小爹爹放在心上尊重的人,却算计了小爹爹。

  “说出你们的目的吧,我不喜欢转弯抹角的。”唐爱莲直接朝着白胡子老头说。

  唐水生惊讶地看了白胡子老头一眼,白胡子老头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他知道,自己被眼前的小女孩看破了。

  不愧是隐世高人的徒弟啊。

  白胡子老头干脆直说:“小友,是这样的,我有个老朋友,为人急公好义,老年才得一个儿子,今年才十九岁,他向来将儿子看作眼珠子一般。可不知怎么回事,他儿子今年突然得了怪病,看了不少医生,钱花了,可人却日益消瘦,眼看着人要不行了。

  我那老友度日如年,恨不得以身相代。老朽虽然粗通岐黄,却也救不得他。前日老朽遇见被你救活的张继雄,从面相上看出他原本该早夭,却被贵人相救,一问之下,才知救他的人是小友。所以——”

  唐爱莲心中接了他一句:所以你们就来算计我了!

  唐爱莲不满地看着白胡子:“既然是想要我救人,直接来请我就可以了,为什么要陷害我小爹爹?”

  白胡子老头却是连连摇头:“小友,老朽来找您救人是实,可你小爹爹并非是我们陷害,而是他自己得罪了西潭一个黑道之人,那人要废他双手,故而要引他入局,他自己太笨,轻易就踏入了陷井。

  老朽原本跟你小爹爹有几面之缘,因叹他被虽被恶习所累,为人却还有几分血性,因此才折节相交(好吧,实话实说,其实是从他面相上看出他有贵人相助,才故意接近他,以便攀交贵人)。

  老朽因张继雄之故来找你小爹爹介绍你师父,恰巧遇上那人派来的追债之人,又正好见他们要废你爹爹的双手,老朽承认,想用你小爹爹来你这里讨个人情,才拦住了他们,并押了你小爹爹回来。若不是因为老朽,你小爹爹在外面就被废了双手了,哪里能够完好回来?”

  唐爱莲看着白胡子,若有所思:“这么说,你还是救了我小爹爹了?”

  “这只是老朽给小友的一个人情。实话实说,今天唱作这一出,不过是想引出小友。借机攀交小友的师父。”白胡子老头坦白地说。

  唐爱莲点了点头:“好,看在你救了我小爹爹双手的份上,我可以跟你们走,出手救你老友的儿子。”

  “您——”白胡子老头有点诧异,澳门赌博网站:想说却没说出来:我请的是你师父,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