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044.宋大要他一只手
  044.宋大要他一只手

  这一年,唐爱莲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又是冒充师父给龙九生提醒大旱的到来,又是用灵水催生红薯藤给龙头生产队作种苗,当别人的禾苗颗粒无收,当得到她提醒种了红薯得到丰收的人心怀感激时,她的性光就开始变得淡黄了。

  再后来,龙头生产队的红薯被调剂出去,作为红薯种发到各大队,当唐爱莲帮助龙头村藏好粮食,让龙九生放心地将第二排十二万斤红薯种送出,让全公社的人都得到好处。这些虽然不是她做的事,但因为是她的因,因此,依然算她的功德,而她的性光颜色就开始慢慢加深,如今终于变成了一圈亮黄色。

  她知道,这性光的颜色改变,能够让她在凝聚天地源气时更加容易,治病救人的效果更好,因此,她很高兴多多地积德,获取性光的颜色改变。

  不过,今年遇上大灾之年,她做了好事,才这么容易就能积累到这么多功德,平时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她必须尽快加紧自己的学习了。有了巫医神功,她想着以后要多去为人治病。

  一个接生员都能让自己的性光染成淡黄,她有着巫医的传承,有什么理由不努力修德,让自己多多积累功德呢?

  艰难的六零年过去了,年底,龙头生产队保留了一年大食堂终于停了——过年期间,都是各家各户自己做饭吃的。

  眼看要过春节了,年货却几乎没有办,唐大龙寄回了这个月的工资,以及部队发的一点年货。

  龙头村依然杀了年猪,不过,往年十几头牛犊猪,今年却是只杀了两头,唐爱莲家只分了四斤多肉,根本不够过年待客所用。

  今年的物价特别贵,往年只要三四毛钱一斤的鱼,今年卖到了两块多,而鸡,更是卖到了十块钱一斤。唐老爷子从大儿子那里拿回来的二十块过年钱,连一只鸡都买不到。

  虽然只有二十块钱,唐老太太和唐爱莲妈妈都去了圩上买年货,临走前,唐老太太和刘秀娟带了半麻袋红薯干,准备带到圩上卖。

  唐爱莲却是想到了被自己放在药井空间里的宝贝,很想换些钱出来用,但是,她以什么名义拿出来用呢?就算拿出来,能换成钱吗?

  人参、灵芝她已经不再淋水,人参长成了一大片,灵芝也已经长成了一堆堆的了,银心草有一株终于变异成了金心草,这些植物都成了天价宝贝,可也很难换成钱。

  而那羊脂玉的玉镯还有祖母绿的龙凤玉佩,就算拿出来也没有人敢买。

  唯一可用的就是金子了,但是,想想她一个两岁多的小孩子拿出一个金元宝带出来的震憾,她又忧愁了。

  正当唐爱莲纠来结去的时候,小草忽然哭着跑了过来找唐老爷子:“二伯伯,您快去救救我爸爸吧,有人来家里打我爸爸!”

  唐爱莲听小草一说,念力马上扫了过去,发现唐水生家果然来了一个熟人,两个陌生人。而此时,唐水生正跪在其中一个男人的前面。

  唐爱莲发现,那个熟人,正是唐爱莲重生后过的第一次大年初一,被爱诗带去赶圩时见到的白胡子老头!

  除了那个白胡子之外,另外两个人,一个是约三十五六上下的中年男人,很瘦,长着一双锐利的鹰眼和一个高高的鹰钩鼻,那相貌一看就是精明人,另一个是眼睛上有疤痕的年轻男人,相貌有点阴柔,眼神却透着温和。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唐水生正跪在那鹰鼻鹰眼的中年男人前面苦苦哀求:“宋大,我是真的没钱,您再宽限宽限吧,只要您让我过了这关,我以后做牛做马报答你。”

  那被称作宋大的中年男人踢了唐水生一脚:“老唐,你还有脸让我宽限你?你知道你已经多少次失信于老大了?这次老大交待了,如果你今天还不出钱,就只好要你一只手了。”

  一听说宋大要他一只手,唐水生急了,转头看向白胡子,白胡子忙劝宋大:“宋大,老唐也是背时才赌输了,这次可不是小数目,借了你们一百块,又过了这十来天,要还你们两百块啊,这么大一笔钱你让他一时怎么拿得出来?若是砍了他的手,他没了手做不了事,这钱不是更拿不回来了吗?不如看我面子,再宽限他一次,让他过个安心年吧。”

  宋大面露狞色:“我宽限他,谁来宽限我?我今天要拿不回钱,老大那里可不会放过我。不过,我们老大也不是不讲情理的人,你只要弄到那样宝贝给老大,救了老大朋友的儿子,老大不但不要你还钱,还会送给你两百块钱!”

  唐爱莲听了这些,澳门赌博网站:才知道这次唐水生是真的找死,居然借了高利贷来赌钱,而且,还一借就是一百块!若是赌赢还罢了,偏偏,将那一百块高利贷给输了,以为躲回了家就没有能找到,谁知道,人家愣是将他的老家给找了出来,现在,人家来逼债来了,原来只借了一百块,却因为他的逃避要还两百块!

  两百块人民币啊,这个时候的两百块,那也算得上一笔巨款了。听那宋大话里的意思,似乎对方是在谋小爹爹家的一样宝贝。

  恐怕,这欠钱之事,也是对小爹爹故意下的陷井吧?如果真那样,那么小爹爹是怎么也不会赢的。

  唐爱莲有点不解:小爹爹家会有什么宝贝呢?

  唐水生的脸上似乎非常为难:“我早就说过了,我真不能问侄女要那东西,那是她师父给她救人用的,都已经救了继雄了,用完就没了,那样珍贵的东西,怎么可能还有保留下来的?”

  “她手上没有,可以问她师父要啊。你是她小爹爹,只要你去求她,她定会为你求她师父的。”那阴柔的男子说。

  什么,继雄?侄女?问师父要?

  听到这些话,唐爱莲哪里还不明白,心中不由一沉:这些人哪里是给小爹爹下陷井,分明是算计到自己头上来了!

  好书是大家一起推出来的本书需要您的帮助,请把推荐票投给我吧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