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032.要命的就别出声
  032.要命的就别出声

  唐爱莲知道如果被老太太发现自己在灶房,说不定这偷油喝的就成了自己,她才不想背黑锅呢,因此在听到老太太回来的声音时,马上从前门跑出了屋子,到隔壁小爹爹家玩去了。

  老太太进了灶屋,不一会,灶房里就传出了唐老太太的骂声:“哪个挨千刀的,来偷走了我家的油——”

  总算还好,她只是嚎了几句,就想到了二儿子胸前扣子上的一滴油,心中格登一下:不会是这个短命鬼将自家的油喝掉了吧?

  于是,她从家里的油被偷马上转到了对二儿子的肚子的担心:那罐油至少有一斤多啊,就那么被他喝光了,他会不会闹肚子啊。

  那一斤多猪油,是家里一个月的用油。于是,这一个月,唐爱莲一家就只能吃斋了。

  唐二龙第一个提出了抗议:“这菜怎么这么难吃啊。”

  唐老太太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家里的油不知被哪个偷走了,没油自然不好吃。”唐二龙心中格登一下,难道自己偷油吃的事被老太太知道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不好看,没肉吃还罢了,这下连油都没得吃,这日子越过越难过啊。

  直到下一个月唐大龙寄来了钱,唐老太太才连忙去买了肥油来炼油,让大家过上了有油吃的日子。

  刚刚炼好油的第二天,唐爱莲发现,唐二龙又半途回家偷油喝,只是,这一次,他在灶房里翻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找到——老太太将油也锁了起来。

  旱灾越来越严重,别说是沟里,就连大部分的小河都干了,只剩下大河里还有水——旱情升级了。

  龙头村边的小河也很快干了,只剩下离村两里路远的大河还有水。

  红薯虽然耐旱,但也需要水,龙九生带着大家全力以赴挑水淋红薯,倒进水稻田。

  红薯毕竟不比水稻,稻田里一担水倒下去,还湿不到一个角,但淋到红薯地上,却能保证一栊红薯不被旱死。但也仅是保不死而已。

  几天之后,龙九生队长当机立断,弃水稻保红薯。于是,占据三分之一水田的水稻被放弃了,以保证另三分之二水田里的红薯成活。这样,得到全部力量淋水的红薯不但没死,还焕发了勃勃生机。

  刘秀娟在公家地里挑了一天的水,下工还得到自家的两分自留地去给红薯淋水,每天只是看牛的唐二龙却借口看牛累得慌,怎么也不愿去挑水。每当这个时候,家婆就借口当初是刘秀娟强要种的红薯,得她自个儿管。刘秀娟每天下工后,一个人在淋完两分地的自留地红薯,往往天黑透了才能到家。

  幸好,唐爱莲家的自留地离大河不远的开荒地,刘秀娟还能勉强淋完。只是,回到家中就累得跟条狗一样,动都不想动了。

  每当这个时候,唐爱莲都主动倒了一碗水捧着给妈妈:“妈妈累了,妈妈喝水。”

  唐老太太每次都担心得要命:“哎呀,阿莲你当心点哟,别跌坏了碗。得三分钱一只呢。”她瞪了媳妇一眼,怪她装样,让这么个小人儿倒水给她喝。

  刘秀娟每次都象是看不到婆婆的不满,见到女儿给自己倒水喝,总是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还是我的阿莲心疼妈妈,谢谢阿莲啦。”

  她感觉女儿给自己倒的水特别好喝。而且,每次喝完水,虽然不顶饿,却感觉一天的疲劳一扫而光,特别有精神。

  不过,她还是心痛女儿:“我女仔倒的水特别好喝。不过,下次让妈妈自己倒好吗?”

  唐爱莲心说,这是药井水啊,怎么能不好喝。你自己倒能倒到药井水吗?她仰头露出甜甜的笑脸:“妈妈辛苦了,阿莲帮妈妈。”她现在已经连将一句话连贯起来说了。其实她更想将空间里的人参挖出来给妈妈嚼吃,可她不敢啊。只能自儿偷偷吃了。

  抗旱后期,需水量越来越大,而水桶却只有那么些,生产队干脆组织大家轮流挑水,不到天黑不回家。

  龙九生已经将全村的希望都放在了这些红薯栊上了。

  社员们吃着野菜米粥,干着高强度的活,一个个身上都瘦了一大圈。不过,看到别的生产队地里禾苗已经干枯,而自己队里的红薯依然焕发着勃勃生机,大家都累得特有劲。

  靠了唐爱莲持续不断的灵水供应,刘秀娟尽管白天晚上连轴转,还是坚持熬了下来。

  幸好啊,因为他们家是光荣军属,烧的柴火茅草总有拥军优属的学生送上门,要不,她在家里还要累。

  这天,刘秀娟在干完生产队活又去淋自家的自留地,因为今天生产队收工比较晚,秀娟淋完自留地的红薯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借着天上只有一条线的月亮光芒,刘秀娟挑着空水桶往家赶。

  刘秀娟实在是没有力气了,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心想阿莲应该又倒了水给自己准备着吧,虽然她一再告诉女儿不要帮自己倒水,但每次回家,阿莲一定要倒水给自己喝,就连阿诗和阿文想要代替都不行,还让她一定要喝完,让她在累极的时候,总也感觉心里温温软软的。

  自留地离大江边近,可离家远,前面离村子已经不远,旁边是生产队的红薯田。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了。

  可是,在蒙蒙的月光下,刘秀娟发现那田里有人猫着腰在干什么。

  难道,是有人在偷红薯?

  “谁在那里?”刘秀娟喊了一声?

  那田里的人马上站了起来,惊慌地望了一下之,发现只有刘秀娟一个女人,马上就不怕了,还恶狠狠地叫道:“要命的就别出声。”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又弯下腰去,用一把短锄头在掏着什么——很显然,那人在偷红薯,他的脚边已经有一堆红薯,每个有婴儿拳头大小。

  确定是偷红薯的贼,而且,居然还敢威胁自己,刘秀娟怒了,大声喊道:“你在干什么?那红薯根本还没长大,你这个时候挖出来,能得多少?”

  可她没有料到的是,她这边叫着,那边根本不理,依然在挖着红薯,她想要去制止,刚刚放下水桶,拿了扁担要动手,后劲却突然挨了一下。

  她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她的意思陷入昏迷前,还在想着,该跟九生说一下,红薯该派人守了。

  爱莲家里,爱诗在灯下做作业,爱文被唐老太太派去上屋猪圈烧烟赶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