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 > 004.阴毒的前世婆婆
  唐爱莲忽然想到,澳门赌博网站:前世的彭玉娘不会真的被亮相了吧?想必,上辈子妈妈因为肚子痛,恐怕都没有出面帮彭玉娘澄清,前世大奶奶跟自家不对付,恐怕就是因为这件事吧?

  毕竟,谁好心帮人,却因为帮了别人导致自己被亮相,自家儿子不好找对象,不会怨恨这被亮相的源头呢?

  唐爱莲又想起,大奶奶对自家还是不理罢了,可对啪啦一家,却是仇恨着呢。唐爱莲感觉,她就算猜的不全对,也跟真相不远了。

  不行,她不能让大奶奶被亮相,她一定要帮她!

  唐爱莲想帮大奶奶,可是,她现在就一胎儿,她能做什么?因为她刚才的动静,妈妈的肚子还在痛呢。虽然没有一刚开始那么痛得厉害了,但痛觉还没有消失。

  不行,她一定要帮她们,她一定能帮她们。

  唐爱莲急得抓耳挠腮的,忽然,她想起了那巫医修炼的功法。对了,巫医功法里不是有消除戾气的方法吗?只要啪啦心中没有了戾气,就会变得宽容待人,不会揪住大奶奶拿了个鸡蛋给妈妈吃这点小事了。

  唐爱莲盘起了腿,静心屏气,默念口诀,手指连连掐诀,一心一意运转起那治病功法来。

  在巫医理论看来,无论什么病,都是各种病气聚集人体之内造成的,这病气,有自然障毒之气、湿毒之气、怨毒之气、邪毒之气、阴毒之气,因此,针对不同的病毒之气,有不同的手印法诀。

  只要化开了各种病毒之气,再辅以天地源气滋养身心,各种病证自然不药而愈。若是辅以灵泉,就算再重的病,也能手到病除。

  口诀和手印不同,凝聚的天地源气也不同,今天,唐爱莲凝聚的驱除怨毒之气的口诀和手印。

  这套法诀施展,必须有非常强大的精神力。当然,如果有功德之力,效果会更好。唐爱莲那辈子的巫医神功修炼的就是精神力,这一世世下来,精神力不是普通的强大。因为怕身体弱时难以承受她那强大的精神力,这才将精神力分成十份,将其中的九份封印起来。

  如果不是唐爱莲阴差阳错,以血为祭打开了灵井,她的身体有灵井护着,她于娘胎之中贸然打开了其中一个精神力的封印,恐怕不但是她自己那小小的胎儿身体,就连她寄身的母体也会被她强大精神力撑爆。

  此时,随着唐爱莲强大的精神力导引,手上一个个手印完成,天地源气马上向着她的周围凝聚而来,首先感觉最清晰的是她的母亲刘秀娟,上一刻,她的肚子还在隐隐作痛,下一刻,就感觉疼痛消失了。

  而且,似乎有一股气流从四面八方向着刘秀娟聚拢而来,这股气令人感觉很奇怪,让她如沐春风般清爽,又如泡在温泉般舒泰。

  她感觉,身体里的沉重都被驱赶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爽让她感觉年轻了很多。

  接下来,是旁边的彭玉娘,原本被妇女队长喋喋不休严厉批评的她,最先还有点理亏,但被妇女队长上纲上线之后,心中也有了想法,不就给怀孕的侄儿女人吃个鸡蛋吗,哪有那么严重的事,还挖社会主义墙脚,还要被亮相!于是,她心中有了怨气,且这怨气还随着妇女队长喋喋不休的批评越涨越高,见被自己帮助的对象刘秀娟不声不响,心中怨气更是化成了怨毒。

  她正打算要以牙还牙反讽妇女队长一顿,但此刻却莫名其妙的就感觉身心舒服起来,心中的有什么东西被化开,又随之消散。

  彭玉娘看了啪啦一眼,顿时觉得为之前的想法暗暗警惕起来,啪啦这个人最是好面子,若是她批评人时,顺着她的意思认错便没事,若是顶了她,恐怕她就要认真起来,一分错也要被她说成十分,最后将人处理。

  彭玉娘暗暗警惕之后,将脸上笑容堆上,带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说:“哎,一个鸡蛋而已,哪那么高的纲,秀娟是光荣军属,咱队上不是拥军优属吗,吃个鸡蛋也不过是给军属的幼苗施了点肥而已。实在要算,就算我的错,从我工分里扣行不?”

  光荣军属?

  唐爱莲几乎忘记了,后世什么优待军属都是空喊口号,可这个时候,军属可是真的很光荣呢。

  唐爱莲记得,前世里她成为小学生后,时常做的事就是组织小学生去为军属家干活,如挑水啦,劈柴呢,帮军属杷松叶当柴烧啦。那时她常恨,爸爸怎么就那么早转业了呢?

  可这个时候,爸爸还在部队呢。

  如果是别人吃个把蛋子,那真的能提到挖社会主义墙脚的高度,但如果是军属那就不同了,嘿嘿,咱是军属,是被优待的,吃个把蛋子怎么啦?

  果然,听彭玉娘提到军属,啪啦的气马上散了,知道自己刚才的上纲上线有点不对,忙说:“呵呵,我不就是看到鸡蛋少了着急吗?行,记在你的帐上,从你的工分里扣。”

  可已经身体大好的刘秀娟哪里能让一直帮她的彭玉娘扣工分,忙说:“哪能扣大伯娘的工分呢?就算大伯娘是为了照顾我,鸡蛋都是我吃了,要扣工分还是扣我的行了。”

  彭玉娘白了她一眼:“扣你的?你确定你过得了你家婆那一关?”

  刘秀娟一听这话,顿时哑了火,她家婆有多厉害她自然知道,要是知道她每天吃队里的鸡蛋被扣了工分,她才不管是别人为了照顾她媳妇(北方称媳妇指的是自己的爱人,南方称媳妇却指的是儿子的爱人)才偷拿给她吃的呢,恐怕她能把媳妇骂上三天三夜。

  刘秀娟担心地:“可是,可是,要是让大伯知道您因为帮我而被扣工分——”

  他们家虽然早已经分家,但大伯却也不是个心宽的人,打妻子这样的事虽然没做过,但骂人的本事却不比女人差。

  “算了算了,谁的工分也不扣了,不过你们得注意点,以后不要再犯了。”

  妇女队长啪啦让彭玉娘和刘秀娟作了保证不再犯,又让九妹也保证不说出去,就决定轻轻放过他们。

  至于那个若祸的蛋子,则被啪啦塞进了刘秀娟的口袋里。

  如果没有别人出现的话,原本很有可能是巨大麻烦的偷蛋事件就这样消弥了。

  可惜,这世上的事总是不那么如意。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你们这是出什么事啦?是谁在挖社会主义墙角啦?”

  唐爱莲听到这个声音,小小的身体里的血液马上沸腾了起来:这是她前世那阴毒的婆婆、李新野妈妈刘美兰的声音!